说谎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交际,有些谎言是善意的,而有些则是恶意的。说谎的人会露出马脚。大部分人都会努力对谎言加以掩饰,但同时控制话语、声音、表情和肢体语言可不是简单的事情。声音和表情都是重要的线索。任何一个人都不喜欢被骗,可是别人对你说谎你又怎么知道呢?更何况是在微信聊天中。

现在,研究人员发现这些模式在文本消息中能够表明一个人是否说谎。从数以百计的对话中分析揭示了女性在撒谎时,倾向于使用更多的单词,以及自我导向型的话,如“我”。而男骗子可能就难以确定了,因为他们似乎缺乏许多语言线索——可能是因为他们使用的词汇信息很少的缘故。

在这项研究中,康奈尔大学的研究人员开发了一个Android消息传递应用程序,专门用于对大量的参与者中收集样本文本进行研究。在过去的七天,团队聚集1703个谈话。然后剔除只有符号,没有文字的对话,再次分离谎言和真实的消息之后,通过这样的方法,他们发现女性聊天时包含假信息对话的平均字数大于说真话的对话(真话8个字,假话9.2个字),而男性无论说真话还是假话,用的字数都差不多一样在7个字左右。

研究人员也看了“self-words”的比例(比如我/我们),和态度不明朗的短语(可能是、可能的、当然等等)。代词是特别有趣的欺骗,因为一个人积极选择代词时,他/她想用沟通或者自我导向型代词显示所有权和责任,而其他代词可以表示信号距离和缺乏问责制。如果女人聊天字数很多,还频率很高地谈论关于自己的事,很少说到别人,大量使用“我”、“我如何如何”这些语句或词语,其所述为真的可能性就更低。

数据显示短信中也包含谎言,总的来说,比真实的文本要多。平均而言,诡诈的文本包含8字,而真实的文本包含7字。研究人员还发现,这是男女之间的不同。而女性使用平均8字的短信,男性倾向于使用9字来当他们撒谎。这项研究还显示,撒谎者更有可能使用自我导向型词语,比如使用“你”。

早些时候,我们发现自我导向型字词的使用是说谎的表现,然而,当我们把数据分解成性别,女性用自我导向型单词更全面。然而男人使用“我”大大减少,却增加了使用“我的”频率。不过,男性和女性被发现在说谎时使用短语更多的情况,在研究人员看来也是不足为奇的。对于男人来说,“肯定”一词是说谎中最有可能出现的,而女性倾向于说“试一试”这个词。

尼采说:“为了生活我们需要说谎。” 但撒谎的前提是利他而不利己。没有人希望被骗,在要求别人对自己忠诚的前提,自己也要对对方同样诚实守信。所以以诚相待,宽容他人。(科技新发现 康斯坦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