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李心白起了个大早。他在水缸面前搔首弄姿了很久,终于捣弄出了一个自以为最帅的发型。

    欧邪子一边打着呵欠一边从他的茅草屋里走了出来。

    “喂,今天第一天接受正式的剑法修习,你小子可不要丢了老夫的面子啊。”

    李心白拍拍屁股,说道:“你放心好了,我走啦!”

    但是他突然转身回来问道:“喂,老头子!今天本少爷上山学剑,手上连条毛都没有。你应该送一把盖世神锋给我才对!”

    李心白一回头,赫然看到了张三虚那张老鼠一样的脸!

    “哇~~~~你是鬼啊?怎么突然出现在我的后面?”这一下他吓得不轻,靠,人吓人,吓死人啊!

    张三虚面无表情地说:“明天记得按时来上课啊。”

    然后,他的脚动也不动——就这样整个人飘走了……

    李心白又一声惨叫,仰头倒了下去……

    这时,在很远很远的一堵围墙后,张三虚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奸诈的微笑:“哼哼哼,这一次还不让我赢你一局?臭小子,竟然在老酒鬼面前下我面子,以后有你受的!”

    欧邪子随手扔过来一样东西:“接着!”

    李心白接过来一看,脱口而出道:“奶奶的,木剑?老爷子你不是这么寒酸吧?”

    欧邪子揉揉屁股,放了个很响的屁,然后又摇晃着回去睡觉了!

    李心白捏着鼻子大嚷道:“死老头,说话要用上面的嘴巴,真变态!”躺在茅草堆上的欧邪子理都不理他,伸手又去揉屁股。

    李心白一看,毛都竖起来了,急忙撒腿就跑。!~!

    李心白一把抓着欧邪子的手臂说:“什么?这一招叫做穿墙术?靠,实在是太酷了,我一定要学!”

    然后有个人在他肩膀上轻轻拍了一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