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身处重围之中的李心白,竟然迟迟不动——难道他在等死吗,或者,他已经被吓得动不了了?

    其中一名考生出剑的目标正是李心白的右手手腕,就在李心白凝立不动的一瞬间,那人的剑尖已经狠狠地刺在了他的手腕上!

    那人只觉得剑的那边忽然一滞,心中便是一喜——击中了!

    然而,就在那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一股强横无匹的力量忽然从他的剑尖上反弹回来!还没来得及反应,他的长剑便已被那股强力硬生生地逼得从中崩断!

    与此同时,身处重围之中的李心白忽然一闪,手中的半截竹枝以众人根本无法捕捉的速度连出数招!

    数道青影犹如流电一般闪过,然后,五把长剑便被击得飞起在半空!

    看到这一幕的同时,猪头教官的眼眸不由得一阵收缩!

    眼看李心白如此狂妄,那些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气愤的神色。猪头考官也乐得见到李心白被人群殴的样子,于是也爽快地答应了。

    从高中到大学,李心白确实曾经在几次群架之中大显身手。但是,说到要以一对六,这还是远远超出他的能力极限的。何况,现在他手里拿的是半截竹枝,而那六个人手上的都是真实而锋利的长剑。一个不小心,说不定连小命也搭进去!

    可是,在作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他就是那么有把握。就像一个成年人面对一道“1+1+?”的数学题一样,他知道自己肯定能对付得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有信心,这也容不得他多想,因为,此时此刻,那六个人已经手持长剑,站在了他周围。他们的眼睛告诉李心白,这一局,他们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李心白微微一笑,右手斜斜地举起了那半截竹枝。

    旁边有个人怒吼一声,一剑便刺向了李心白的右肋!一个人动,其余五个人也同时出剑!霎时间六剑齐发,分别攻向李心白身上的六个要害部位!

    李心白的动作,快得连他也看不清!

    院子里一下子死一般安静。

    那六名考生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李心白。其中出剑刺中李心白的那个人更是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那一剑,他分明刺中了李心白的右手手腕,可是,李心白的右手上面,却一点痕迹也没有!

    真是见了鬼了!

    这时,猪头考官神情严肃地对李心白说:“你到我的剑室里来一下。”

    李心白露出了微笑。

    虽然,他自己也不知道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他赢了。!~!

    当那只鸡再次在空中凄厉无比地悲鸣时,猪头考官的嘴巴像放炮一样说出一串话:“出剑刺左边翅膀胳肢窝对出顺数第三条羽毛的下方的右侧的倒数第二条羽毛!”

    他一边说李心白一边哆嗦,空中的竹枝划出漫天青影,然后,满天的鸡毛就像大雪那样落了下来。

    等落到地上,那只鸡已经变成了一只一毛不剩的裸鸡。它用光秃秃的双翅捂住胸部,一甩头,悲痛万分地泪奔而去。

    满头插满鸡毛的猪头考官慢慢地举起了一个零分的牌子。

    第四项考试,考速度,略去不提,零分。

    第五项考试,由考生任选对手进行对决。李心白对着与他同组的另外六名猪头说:“我想和这六位仁兄一起同场竞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