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拯救次债危机,美国财政部又提交了一份高达7000亿美元的救市计划,但是,无论美国怎样努力,由于金融衍生品过度发达的杠杆效应无限制地放大了风险,次债危机已经无药可救。昨天夜里,央视记者采访我的时候,问我次债危机下一步发展的方向。我的回答是:第一,美国将有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破产倒闭。第二,次债危机向金融危机蔓延,接着将向制造业等实体经济领域蔓延,引发经济危机。采访内容将在今晚播出(9月23日21:30新闻频道的东方时空首播,重播时间为:央视新闻频道东方时空9月24日凌晨1:30和早上9:30,央视一套节目东方时空9月24日17:05——也可能会推后一点)。我建议决策部门应该做好应对最坏局面的打算。事实上,现在为时已经晚了,我们的银行和外汇储备,购买大量美国债券包括次级债券。央视记者问我有何良策,我说当初最愚蠢的决定已经作茧自缚,现在只能听天由命了。在昨夜的采访中,还对美国为何在开始的时候掩盖次债危机的严重性、美国政府为何救两房而不救雷曼兄弟等问题进行了解读。
    此前,我已经在多篇文章中,阐述过我对次债危机的看法。以下为2008年刊发的与次债危机有关的部分观点:
    观点:美国次债危机正在从住房领域向金融领域延伸,使得投资人对美国金融业和整体经济的前景愈加担忧。
    ——2008年1月17日《存款准备金率上调对股市有何影响?》
    观点:在次债危机蔓延的今天,我们必须对种种成本或风险转嫁行为保持警惕。
          中国没有为次债危机买单的义务。事实上,由于我们的大方,一些外国投资者从我国金融投资者获取的好处已经超过了其次债损失。
     ——2008年2月26日《再融资背后藏着多少猫腻》
     观点:美国的救市只是改变了次债危机的阶段性走势,延缓了危机恶化的时间,并不能消除次债危机。次债危机的严重后果仍在释放中,次债危机的信号一日不解除,美欧股市的下跌就难以真正止步。目前,美国政府通过美元贬值,向其他国家输入通胀、转嫁危机。因此,温总理在答记者问时特别提到:“我现在所忧虑的是,美元不断贬值,何时能够见底?美国究竟会采取什么样的货币政策,它的经济走势会走到什么地步?”
    ——2008年3月25日 《现代快报》《A股可能在什么时候出现逆转 》
    观点:对美国而言,次级债的高明之处在于,通过精巧的设计把全世界许多知名金融机构都拖下了水……次级债衍生品,在关键时候发挥了绑架作用,当这个涵盖了许多国家中央银行的阵容豪华的救援队一遍遍地去救火的时候,他们甚至还没有弄清楚火势究竟有多大。当近万亿美元注资无法产生效果,他们才惊愕地发现:由次级债衍生出来的创新产品,已经掘出了一个深不可测的无底洞,而这个无底洞就是作为一个超级大坟墓而存在的,再多资金也填不满!
  ——《南风窗》2008年第4月份《次债与金融泡沫的终结》
    观点:许多人把次债危机简单地看作一场金融危机,它实际上是实体经济发生危机的前瞻,紧随次债危机的,就是美国实体经济根基的动摇,而这必然放大而不是缩小、加剧而不是延缓次债危机危害的扩散。在整个国际经济发展趋势比较悲观的情况下,购买美国的房贷债券当慎之又慎。中国投资在美国最大两家住房抵押贷款公司房贷美和房利美中的债券面临困境,就已经是一个惨痛的教训。
    ——2008年7月17日《警惕美国又来中国推销房贷债券》
    观点:在受次债危机影响出口增速下滑的情况下,内需的拉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迫切和重要。
    目前,美国为了转嫁次债危机,施行弱势美元政策,加剧美元的贬值。美国在救市过程中,向市场输入流动性,继续向世界输入通货膨胀。
    ——2008年03月25日《通压股市 来防治通胀是错误的》
    观点:美国次债危机经过短暂的稳定后,接下来会不会进一步恶化,是值得关注的。我个人认为,次债危机在未来可能继续恶化,终止美股的反弹,从而,对周边股市产生影响。
    ——2008年5月12日《通胀压力会改变股市走势吗?》
    观点:美国次债危机,它让政府和银行如此清晰地认识到,次级按揭贷款的巨大隐患一旦暴发该是多么可怖。
    ——2008年7月3日《南风窗》《房价终会压垮谁》
    观点:早在2004年,格林斯潘就向国会发出预警:“和其他金融机构不同,房贷美和房利美没有有效风险控制,却不断扩大的业务规模,潜藏很大风险。”    
  然而,中国掌管庞大外汇储备,掌控着人民血汗钱的有关官员,却对格林斯潘的警告置之不理。报告显示,从2004年到2007年,中国对美国证券的持有从3410亿美元三翻至9220亿美元,且偏重债券投资。仅2006年到2007年间,中国对美国债券的持有增幅就高达32%,而日本对美国债券的持有只小幅上升8%。在次债危机即将露出狰狞面孔的前夜,中国增持美国债券的依据是什么?
    ——2008年7月17日《谁来拯救中国3760亿美元财富?》
    观点:伴随着房价的持续上涨,在近十年当中,或明或暗的外资及大量热钱涌入中国楼市,获取了丰厚的利润,在楼市成交量萎缩的情况下,这些外来资金无法及时变现(房地产的变现能力是非常差的),而在次债危机不断扩散,美国等西方国家企业资金紧缺的情况下,这些已经获利丰厚的资金亟需从中国楼市撤离,以规避中国楼市即将到来的调整。
    ——2008年9月12日《鼓吹拯救楼市暗藏五大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