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全球都在忙着救市。当人们把希望完全寄托在救市方面的时候,就说明,市场本身已经丧失了基本的信心依托。救市尤其这种全球性的救市会导致两个结果:
   
救市成功,人们的信心暂时稳定,为解决因次债危机及其滋生出来的一系列问题争取时间;救市未遂,人们再次丧失希望,全球性信心崩塌,次债危机演变成金融危机后,再在信心崩溃的推动下发展到经济危机。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全球性的救市,其实本身就是一种带有浓厚的豪赌色彩的投机行为。尽管谁都不希望看到这个结果,但在目前准备好应对最坏情况的方案确是非常必要的。
    对中国股市而言,现在,悬着四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第一把剑是次债危机的发展。次债危机从四个方面影响中国股市:一,导致美国、欧洲、日本的消费需求下降,直接影响中国的出口,甚至导致相关主要依赖出口维系发展的企业倒闭。二,次债危机促使美国继续采取弱势美元政策,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价格将快速上涨,增加中国企业的原材料进口成本,企业利润进一步下降。三,次债危机导致的流动性不足,会促使美国、欧洲的企业抛售所持中国资产套现,从而形成一股做空中国楼市和中国股市的力量。目前救楼市的呼声此起彼伏,一旦政府救楼市,等于给热钱高位抛房套现提供一个梦寐以求的机会。四,会进一步重创投资者信心,而信心既是支撑虚拟经济的最重要根基,也是支撑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根基。
    第二把剑是高高在上的房价。中国楼市长达十多年的上涨周期已经走完,远远超出民众实际购买力的房价面临着深幅调整的内在需要。9月24日,中国人保资产管理公司断言:国内住宅价格会一跌10年,缩水50%是完全可能的。其依据是:“在整个世界经济史上找不到比目前中国更高的房价收入比,中国的房价泡沫已经居于巅峰状态。”以北京为例,2007年每个家庭可支配的收入是6.6万元,而四环内房子均价是每平方米1.84万元,房价收入比是27.8倍。而联合国和世界银行所认为的房价收入比在3倍到6倍是合理水平。中国楼市的“泡沫”程度甚至远远超过了1991年的日本和1929年的美国,更是超过了1997年的香港和次贷危机爆发前的美国。因此,我此前撰文称:中国楼市不跌,股市难以真正筑底——指市场底。
    第三把剑是解禁的大小非。由于大小非的持仓成本非常低廉(有的经过分红、送配股持仓成本已经降为负数),与广大普通投资者完全不在一个起跑线上,每一次股市的反弹都是大小非疯狂抛售股票套现的良机。加之股改后发行上市企业所产生的新的大小非,比股改时的存量大小非更多,也更令人畏惧,这不断严重损伤市场的信心,是一个巨大的隐患。在救市的同时,新股依然不断发行上市,如此迫不及待的圈钱欲望,是中国股市的巨大隐患。
    第四把剑是市场的透明度不足。层出不穷的财务造假行为,老鼠仓、内幕交易、信息的不对称等等问题,都是损害投资者信心的重要因素。在一个公平、公正、公开、透明的市场,所有的投资者在统一的规则下博弈,有利于股市的稳定健康发展。尤其在一个受政策因素影响非常明显的市场,权力能否超然于利益之外极其重要,如果权力作为利益主体参与市场博弈,它就会借助政策之手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事实上,每次救市政策出台的前夕,股市都会发生非常明显的异动,这种现象在国外要被调查并严厉追究司法责任,而在我们这里几乎没有制度对其进行惩治。
    中国股市要健康发展,需要认真对待这四个重要问题。
    补充说明:国家队先建仓,然后救市政策出来,至今已经获利30%以上,如此借助政策的羽翼牟利,乃是与民争利。长期看,容易损伤投资者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