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得起,放得下
    有一种养心的方法叫“放下”。擅画者留白,擅乐者留声,养心者留空。何时放下,何时就会获得一身轻松。“放下”、“自在”是禅家的两重至高境界。
有一种处事的方法叫“放弃”。获得幸福的不二法门是珍惜所拥有的,放弃无法拥有的。重要的是放弃之后就不要悔恨。
有一种办事方法叫“放置”。放置不是闲置,今天无头绪可能明天就有条理,因为事缓则圆,事缓就有变。
有一种管理叫“放手”。管理不是抓住不放,更非事必躬亲,而是有条不理地调动大家的积极性,捆住手脚当然就无活力而言。
有一种思考方法叫“放飞”。放飞思绪才会天马行空。创造源于想象,想象力远比知识重要。
有一种表达方式叫“放声”。若不影响他人,不妨放开喉咙,压抑是致病的罪魁。需要注意的是,放声之后应知道何时收声。
有一种观察方法叫“放眼”。能放眼时就放眼,放眼之处皆风景。目力所及可看银河星汉,高山流水,云卷云舒,远比眼前风景好看的多。
有一种用人方法叫“放心”。
有一种比赛方法叫“放开”。
一个“放”字千般哲理。运用的好,就会使复杂的生活回归简单,纷乱的思绪回归明晰,浮躁的心境回归淡然。
“放”作为生存只态,是化烦后的睿智,是画龙后的点睛,是深刻后的平和。美国作家梭罗说:“一个人越是有许多事物能够放得下,他就是越富有。”是啊,“提得起”常被人称道,“放得下”则更令人称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