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如许多青梅竹马的爱情一样,他们俩的感情也着实令人羡慕。不过,当青涩的爱情瓜熟蒂落时,她却感到一丝担忧:他们俩在经济地位上的不平等。他已是一家大公司的副总经理,而她只是一家小公司的文员。
  不过,他并没有抛弃儿时“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诺言。鲜花、钻戒呈现在她的面前时,她才相信这一切真的是事实。披着婚纱的她也暗暗自责:想不到自己这么小女人心,难道二十几年的情感就是那么容易猜忌的。
  婚后的生活也是让她感到无比幸福,他丰厚的薪酬早为家庭的幸福奠定了基础。她不必像别的女人一样,挤在菜市场大声地讨价还价,也不必看着商店橱窗里那漂亮的衣裙而犹豫不决。他时常捧着她的小脸,劝她把工作辞了,全心做一个家庭主妇,认认真真做他的小女人。不过,她却不想过分依附于男人而生活,他也尊重她的选择。淡淡的一笑,只要有爱,生活怎么样过都是幸福的。
  或许猜忌是女人的天性,有时看着他成天衣光鲜亮地早出晚归,她却有一种莫名的骚动:男人有钱就变坏,他是公司的高层,整天有许多应酬,天知道他出去干了些什么。有时她坐在电视机前等着他回来时也傻傻地笑,他怎么会是那种人呢?但莫名的烦躁却是一天天地滋生和增长,想到他们俩地位的不对等,她很怕真的有那么一天,他会感情出轨,离她远去。
  那天,她也是带着满腹的心事去上班的。同事正在办公室里埋怨,说现在城市的路面真是太脏了,才穿了几天的皮鞋就蒙上了厚厚的一层灰尘,自己擦么,费劲;让擦鞋的擦么,又怕费钱。看到她进来,同事却像发现新大陆地大叫起来,说,真是有钱的人家好,皮鞋也是每天锃亮锃亮的。
  她低下头看看自己的鞋子。其实,她并不在意自己的衣着打扮,却发现自己的皮鞋真的很干净,那洁净的鞋面甚至可以映出她的面容。她记得自己已经好长时间没擦皮鞋了,想不到这鞋面还是这么的干净。她一脸迷惑,只是浅浅地朝同事笑了笑,心想也许是她走的路面比较干净罢了。
  晚上回家后,她依旧坐在电视机前等他,心事却是越来越重。终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拖着一副疲惫的身躯回来了,她拉着他的手说,早点睡吧。但他却回绝了她的柔情,说等一下吧,像往常一样走进了卫生间。他在卫生间待了很久很久,这更令她产生恐惧。她终于打开了卫生间的门,发现他正弓着腰擦着他们俩的皮鞋。两双皮鞋的鞋面上光亮如故,能清楚地映出他憔悴的面容。她这才明白,每天他回家钻进卫生间,原来是在擦他们俩的皮鞋。
  他笑着说,我把咱们的皮鞋擦干净,我们每天出去工作都光彩照人。
  那一刻,她却不知说什么好,只是紧紧地抱着他。她知道,她已不需要太多的猜疑,每天能将所爱的人的皮鞋擦得锃亮锃亮的,那他们的爱情肯定也是光彩照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