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的10月1日 星期四 万里无云
       如果问民工十一长假哪一天最难熬,民工觉得应该是十一这一天了。这一天,在首都北京,在天安门广场一定发生着祖国历史上重要的里程事件,也就是这一天,民工接受了睡眠严重不足,烈日暴晒,高强度的体力劳动等的考验。。。。。。
       早晨四点,睡得正熟的民工听见爹的喊声。花了五秒钟的时间民工才反应过来要起床去火车站买票了。初秋的天气已经变凉了,被窝里真暖和。再加上头天的长途跋涉,民工真想赖床不起。可是已经答应爹要陪他一块去了。哎,难(男)人嘛。起床!这样想着,民工迅速的起床穿好了衣服并洗刷完毕。
       爹已经起动了摩托车,于是爷俩二人走在了去火车站的路上。天气确实凉了,清晨的空气很清爽,虽然没有风,但是由于摩托车开起来带风,所以还是感觉有些冷。爹问,冷吗?民工说,不冷。其实民工已经冻得不行了,真后悔出门的时候没多穿件衣服。民工说,这小破摩托跑得还挺快,两年了吧。爹说,嗯,挺好骑,得三年了吧。民工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三年前。那时候民工家的日子还很难过,有很多的债要还。爹那时候跟着村里的施工队去给别的村的人盖房子,那时候好像除了爹其它的人都是骑摩托车了吧。经常是爹骑着一个破自行车追不上人家。民工看到眼里急着心上。发了工资以后,留了些自己的生活费,专门跑回家花了两千两百块钱给爹买了现在这个座骑,圆了爹的心愿。当然这车也成了爹的宝贝。。。。。。
       一路说说笑笑,四十分钟的车程竟也过得很快。五点多点就到了火车站。这时候天刚擦亮,广场上还没有什么人。爹留下看车,民工去售票厅买票。售票厅开了两个售票窗口,买票的没几个,倒是横七竖八的倒着很多人,看样子像是刚下火车的,等着买票的。民工挤到售票口一问,说早晨七点二十开始卖五号到十号去北京的票。看时间才五点过几分,民工决定先去和爹说会儿话,等会儿再说。出来售票厅,和爹说明了情况。就在广场上站着说话 ,其实这会儿的空气是很舒适的。空气清新,没有风,温度虽然不高,但是正合适。和爹说了一会儿话,民工觉得不放心,说我再进去看看。没想到这一进去就是两个半小时。
       有句诗是怎么说来着?“相见时难,别亦难。”民工觉得这首诗就是写的现在这个时候的情醒吧,想回家的时候买张回家的火车票难上加难。好不容易挤回家了,想买张去北京的票还是这样的难。哎,民工想起了去年的冬天买票时候的事儿了,很艰难很无助的一次经历,一直想写出来祭奠自己饱受寒风煎熬的身心。但是一直没时间,迟迟没有动笔。而现在的场景,似曾相识,大有“感时花见泪,恨别鸟惊心”的意味。 民工问了一下,竟发现好多人,都是刚下火车,然后就来售票厅等着买票。哎,也挺不容易的。挤了一夜火车,三点多下火车,然后就要在火车站等着到七点半买票。看看别人再想想自己,民工突然不觉得自己冤枉委曲了。因为并不是自己一个人过得很辛苦,似乎每个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可能是这个时代给我们这代人开的玩笑吧。
       五点半的样子吧,售票厅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还好民工进去的早,排在第六七个的样子。五点四十左右,售票厅开始清人,买票的排队,不买票的出去,因为要打扫卫生。六点的样子吧。民工向售票厅外望去的时候,发现售票厅外已经排起了长龙。哎,才六点啊,人们早早的起床,在售票厅外等着七点二十的放票,这时候离售票还有一个半小时。
       排队的都有哪些人呢?说说民工看到的听到的吧。民工在和爹在售票厅外说话的时候,看到一个老妈妈开着电动三轮拉着一个中年妇女来买票,中年妇女下车后让老妈妈先回家了,省得等着怪冷的。在售票厅里,民工听见这位妇女给自己的爹打电话问娘到家了没;一位中年父亲,儿子在北京当兵,三点多刚下火车,他把儿子送回家又跑来排队买票,民工不小心看到了这位父亲的名片,好像是XX局副局长,一下子让民工竖然起敬;其它的好多刚下火车的兄弟姐妹,北漂或者南漂,因为不甘平凡的心,因为年轻不能平凡,因为这个国庆节聚到这间屋子里。还一个很让人觉得不尽人意的一件事儿。一位年过五十的父亲,三点多来买票,看卖票时间还早,于是决定在售票厅外转转,结果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售票厅已经不让进了,只能在外面排队,白来这么早!!!还好这位父亲认识民工的爹,给民工打了一个电话让民工代买了两张票。哎,买完票出来,当爹给民工说这事儿的时候,民工又有想流泪的感觉。民工为什么执意要和爹一块来买票呢?就是怕爹也会这样做费力不讨好的事儿!因为那位父亲虽然来得很早,但是很有可能白起那么早,而买不到票!!!
       相信买票的结果大家已经猜到了,经过长达两个半小时的漫长等待,民工如愿买到了回北京的票。这时候太阳已经很高了,匆匆的赶回家,吃了点饭就赶紧下地干活了。。。。。。
       爹娘所在小工厂虽然刚恢复不久,但是好像活还挺紧。十一就放一天假!也就是今天。民工家里有七亩棒子要收。其中五亩在一块,另外两亩在一块。为了保证十一当天能把五亩的一大块地里的棒子收完,娘提前给民工的三姑打电话,三姑家的棒子正好还不到收的时候,于是三姑,姑夫,还有姑姑家的弟弟来帮民工家收棒子。本来收棒子是很简单的事儿,可是漏屋偏逢连夜雨,由于采用了新品种,民工家的棒子好多都歪了。这给收棒子带来极大的困难,必须采用先割倒再掰的策略。于是民工再次体验了面向黄土背朝天场景,体验了汗流夹背和嗓子干的冒烟的滋味。
       说起下地干活,民工已经四五年没有这么正儿八经的下地干过活了吧。很多同事见民工长得细皮嫩肉的,都认为民工应该从小就骄生惯养的。其实民工从小就是在地里长大的。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正是这些地里的生活锻炼了民工的身心,让民工不再认为有怎么艰辛的生活是自己不能承受的。因为已经降到底了,还有什么可降的呢?其实民工挺满足现在的生活的。虽然也免不了辛苦,但是起码干净体面。当然民工也更加感激自己的娘,是娘的一句“孩子长大了干什么都行,就是不能再种地”奠定了民工现在美好生活的基础。能在首都有一称心的工作,也算是圆了娘的一个心愿吧。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孩子大了这些话题自然提到议程,年前三姑问民工什么时候把媳妇领回家,那时候民工回答说,还不知道在谁家养着呢。现在又问起这个话题,民工也不知道咋回答,只好说,让人家再帮着养两天吧,养个媳妇挺费钱的。三姑说,那不行,费钱也得赶紧带回家。民工笑,不说话。心里想,感谢那个帮我养媳妇的好心人,谢谢你帮我养了那么多年,虽然我还不知道我的媳妇是谁,也不知道你还要继续帮着养多长时间。娘说他们现在的厂子要签合同的。爹签了三年的合同,娘只签了一年。问娘咋签了一年?娘说,过两年就要看孩子了,怕没时间。哎,可怜的娘啊,一辈子只为孩子着想。。。。。。
       一天的紧张劳动结束,最后以一天完成了四亩的成绩收工(剩下的是民工自己的事儿了,呜 呜 ~~~),回家的时候那辆年迈的三轮车上装了满满的将近四千斤玉米吃力的爬回了家。哎,穷人家的东西总是物尽其用,每辆三轮车,自行车,摩托车等家用产品都会比“同龄人”多干几倍的活,多出几倍的力。末了,吃完饭,民工实在是不愿再动了。爹说,你先睡吧,我卸完车再说,民工说先睡觉吧,明天早晨起来再说。爹说,不行,这些棒子太沉了,压一晚上把车压坏了咋办?哎,想想也是,可怜的三轮车,在这么大的重量压力下,万一想不开,想不干咋办?民工二话不说,爬到车上开始卸车。很快就卸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