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国内做管理软件的,用友就是一个标杆。
用友有U8,金蝶就有K3;用友有NC,金蝶就有EAS。用友有通系列,金蝶就有KIS
时代在发展,曾经辉煌的管理软件行业成了没有人关注的壁花。大家都在关注互联网,关注嵌入式,关注PPG哄孩子,关注阿里巴巴和垂直行业网,关注如家分众橡果国际,关注网游、搜索、地图、QQ,关注通信手机3G
阿里软件横空出世,Salsforce打起SAAS,顿时让过惯了既定游戏规则的管理软件大佬一下子不知道怎么玩了。
中小企业曾经是块最难啃的肉。没有钱投资软件硬件,没有钱雇佣IT维护人员,虽数量众多却失之无味弃之可惜。阿里携商品展示、沟通(IM、邮件、短信)、支付、营销群发、
商机搜索、社区交流、广告营销、口碑营销、诚信评价、销售管理、市场营销管理、客户管理、客户联系历史、客户回访、事务提醒、客户订单过程管理、财务管理、采购管理、库存管理、文档管理、企业域名、企业邮箱、企业WEB全套SAAS打了用友们的阵营。凭借阿里巴巴和淘宝数以千万的客户,和阿里集团的强大宣传和运营团队,还有阿里最重要的支付安全而带来的数据信任,一举把用友们多年来一直想解决而未解决的问题突然攻克,并且迅速占领了大量中小企业信息化市场份额。
用友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但阿里具备了谁也不具备的数据诚信优势,所以其他人干看也吃不了。还得想想在自己优势的中大企业怎么站好脚,别让阿里抽底,SAP削顶。
U8已经到V890了,T3在老通的基础上摇身一变,T6就是轻量级改进型U8NCv5.5具备了从模型搭建到外部数据交换的十八般功夫,但还是无法满足客户日益变换的应用需求,究竟如何办?于是,U9横空出世了。
管理软件,技术门槛并不高。其突出特点就是:需求不断,每个企业都不愿意和别人一样。管理软件,说到本质,还是管理思想的落地。只有保持差异化的管理思想,才能保证差异化的竞争。尤其每个企业面临的内部外部环境都不相同,面临的问题,目前的竞争地位,过去的历史包袱,现在的人的利益平衡,未来的走向,都决定了一个企业肯定与另一个企业不相同,所以落实到管理软件肯定是不相同的。(当然,你可以骗企业你是最先进的管理思想。不过这个吹法已经过时,都在商界江湖混了N年的,玩钱玩人玩术玩销售多年的老板,你以为他们就是不懂现在信息化的原始人?当然,你也可以宣传你这是模仿SAP做的,你这是模仿欧洲美国做的。但是现在老板们都清楚,中国和外国不一样,从人的思想层次到经济发展到外部经济干预,都需要立足现状,而不能赶英超美。过去大跃进,每个老板都记得)
需求不断,是咨询顾问缺乏的恶果。但是,软件公司擅长的是制作软件,而非咨询。如果非要在咨询和软件都双头并进,那么还没有那么多资源做,而且也不专业,不符合现代企业特征。就连世界管理软件老大SAP都专业做软件,合作伙伴做IT咨询,如IBM、埃森哲、德勤,而IT的安装、软件操作培训、软件二次开发、软件支持,还得分到东软之类的集成商手里。这也就是王文京爱将高少义出走创办IT咨询公司,都是顺应发展潮流。(高少义出身军人,管理强悍,当然销售也强悍。曾经负责U8事业部,后来做华东市场。高在用友的影响力,非常类似三国关羽,官称“老大”;而王文京又极为类似刘备。王文京对这位兄弟是又爱又恨又没有办法,每每决议都是华东市场除外。最后,还是王文京杯酒释兵权,给高投资创立公司,送走了高爷。当然,高爷还是代理销售用友的系统、IT咨询、实施。估计定制化和支持不管。这两块既不肥又麻烦。估计高老大以后会涉入)
时代要求产业链必须分工合作了,所以才有了王文京的制造软件,高少义的软件服务。而且,现在的客户,也不是U8 10年研发那样规模小经营单一,要不是U8在这快10年中不断被内部重构,甚至在高的领导下重写了U8U8早就无法承载用友这个每年需要几亿资金才能让财务报表好看的大航母。(当时何经华无奈而走,高觉得自己能挑起未来大梁。U8,小菜,我过去不是管理U8事业部么,我也懂研发。如今U8家架构老化,我还能让它跟上新时代。所以U8架构重新用新架构思想新技术开发。当然,思路是好的。无奈高的技术眼光还停留在过去的U8架构思路,当然U8重写也不能变动太大,还有平滑升级的问题。所以,动用了直到现在还没有推广开的XAML/WPF技术。做了一个能兼容过去,也不至于过去包袱太重的新U8产品。但新U8产品出来后并没有什么大起色,让高感觉大势已去,统管一个事业部,从研发到销售,而且还能面向未来领导,高觉得自己已经不适合时代了。于是自己专注做好一方面,软件制作或服务,挑一个,高挑了后者)。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