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毕业的那一刻起,我迷茫了,站在高楼大厦中,看着穿梭的人群,忽然感觉到原来自己是那么的渺小。我不知道未来该何去何从,父母说我长大了,该把握自己的未来了。可是,路在哪里?十字路口,又是十字路口,在大街上,我烦躁的抓着头发。
十八岁,经历了感情的摧残,经历了人和人之间的冷暖,习惯了别人的无视和鄙视。在别人鄙夷的目光中,逃开,低下头,逃避着现实的摧残和理想的折磨。
在公园内烦躁的吸着烟,凝聚,散开,再次凝聚...
一位舞着剑的老爷爷看着满地的烟头和我颓废的目光,问:小伙子,有什么事不开心?无奈的笑了笑,不语。继续问,或许有的事说出来会更好。吧唧一下嘴,吸口烟,问:吸么? 他笑了,谢谢,戒了。 扔掉烟头,再点一根,深吸一口,问:你绝望过么? 他笑,说,有过。问:想过死么? 他又笑了笑:想过。 问:害怕么?  答:不怕,我连死都不怕了,还怕活么? 问:爷爷,为什么我的命运总是掌握在别人的手中?答:你试着改变过么? 答:试过,没用。答:几次?  我说:一次,两次。 答:或许,第三次你会成功但你却没有做呢? 我震动。烟在肺里开始往嗓子外冒,咳嗽。 说:爷爷,谢谢。 答:谢我什么? 我凝视,一脸的笑容,似乎他这辈子没有不开心的事。转身,离开,去继续改变命运,也可能只是又一次的挣扎。 身后:小伙子,逆天!
再次震动,肩膀颤动了下,看了看天空,摸了摸自己的脸,何时流泪的? 擦干,仰望天空,发现,原来天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远了。伸手,抓。 空的。 握住拳头,再一次轻念: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