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股灾,越是意味着重大的机会

投资本身很简单,就是一买一卖,但是获得机会是很难的事,投资胜负就取决于洞察行业、产业的大趋势,买进,敢不敢重仓也是非常难的事。投资是一个非常有余地的事情,眼光非常重要,能够看到巨大的产业发展方向。

我24年的从业生涯告诉我,往往股灾的时候,就是重大的机会,无论是海外还是国内都是一样的。总的来说,每隔几年都有大的机会,股票市场也分大年、小年,股灾的时候往往是大年,越是股灾,越是大年,我们说互联网泡沫是个大年,中概股泡沫破灭的时候是个大年,这种越是股灾,越是个人资产暴跌的时候,往往意味着大的历史机会。

机会永远都有。你说错过200倍、300倍,还有没有机会呢?有!腾讯1996年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时候,我们一点没有留意,这点错误了;2006年,腾讯股价12块钱的时候,我们差不多满仓买入,总的来说,持有到现在有10年了。错过了腾讯,以后有没有机会呢?2013年,我们整个资产翻了一番,为什么呢?2012年正好碰到股灾,海外的基金经理认为中国的相关公司造假,纷纷抛售股票,我们买了奇虎360,是被当时做空最高的公司,我们17块钱买的,中概股危机过以后,我们在100块钱左右卖了。

我喜欢跟大家分享腾讯的案例。我们跟数据跟得比较紧,在2011年-2012年,微信还没有出来的时候,我们判断腾讯的游戏业务有可能会放缓,所以当时做了卖出的决定,也是吸取了2008年的教训。后来等到微信出来后我们又买进了,因此我才说“总的来说”,我们持有腾讯到现在。

有一篇文章写得很好,叫做《马化腾给我们上了一堂金融课》。在座的各位,你们是否愿意去跟董事长交流?董事长告诉你们的信息,你们是否会当作第一手资料非常信任他?我自己投资那么多年,牛市的时候,董事长告诉你的第一手东西有可能让你赚到很多钱,熊市的时候有可能让你亏很多钱,你跟董事长关系越好就死得越惨。对于一个投资家来说,金融危机不怕,你敢坚持。但是当一个公司的大股东或者董事长告诉你,他自己在卖股票的时候,那就要警惕了,我身边很多朋友都是在2008年卖的,为什么会在2008年卖?因为他们都被金融危机吓死了,另外一点是马化腾自己也在卖股票。所以我们说做投资实际上应该比马化腾他们看得还远的情况下才能够真正赚到这个钱。我们当时一致认为互联网行业会形成基础性行业,就像电力、石化一样,BAT会占到这个行业的至少一半。我有一个朋友,他当时就买了网易,他说当时钱并不多,就两百万美金,网易让他赚了几倍,创维让他赚了几倍,苹果让他赚了几倍,就从两百万美金,做到了几十亿美金。

投资胜负取决于大趋势

我认为如果你有洞察力,一个是长期的大的社会变革的洞察力,还有市场的洞察力,产业方向的洞察力,公司的洞察力。如果你有这样一个长远的眼光,足够的耐心,你就可以靠自己的智慧,赚到很多很多钱。能够持有不动,享受巨大盈利的人,世界上是非常罕见的。一个股票,10倍以后你还敢继续持有吗?那100倍、200倍呢?所以当我错过新浪、搜狐、网易,当腾讯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一点都没有犹豫,我在海外买腾讯股票非常多,我70%左右的仓位就买腾讯,而且一直持有到现在。到现在,腾讯的回报大概是56倍。深圳那边有很多就是只买一个股票,把一个公司研究得透透的,然后赚了很多钱,有腾讯帮,茅台帮,以前还有万科帮。他会持有很长时间,是做真正的价值投资的。

我也想跟大家分享一个产业变革的例子。大家可以看李嘉诚和李泽楷的例子,我们可以说李嘉诚是全中国甚至全世界最伟大的商人之一,你看到他两年前卖中国的资产,当时一个教授说不让李嘉诚跑,去年李嘉诚开始把公司都离岸化。我们看现在香港的情况,可见李嘉诚是多么具有远见的人。实际上做投资家和做企业家是一样的,就是比谁看得远,看得远才能提前几年做大的布局。大家可以看到,李嘉诚看得就非常远,而且他的行业是房地产、港口。房地产是过去38年改革开放获益最多的利益阶层,而且也是分享了中国大蛋糕的阶层,在福布斯富豪行榜里房地产板块的富豪非常多。而且李嘉诚有个特点,他在北京、上海、深圳的地都是最好的地,他还有港口,深圳的盐田港是他的,这个最好的港口是他的,而且又是稳定的。即便是这么两个行业,都没有他儿子不犯战略性错误获得的资产多。如果他儿子在腾讯的220万美元不是在两年以后以1260万(仅仅赚了6倍)就把腾讯卖了。如果李泽楷用15年的时间,只需要持有腾讯不动,他的资产就可以超过他老爸一辈子的努力。

过去很多房地产的商业模式是几万家在竞争、在分食,但是互联网不一样,就那么一到两家。此外,你可以看像无人驾驶、谷歌,因为我们在海外也买了像谷歌、亚马逊这样的公司,我们A股市场炒得很热的无人驾驶,真正的无人驾驶有可能成功的是谷歌,想象一下,如果谷歌的无人驾驶成功的话就相当于苹果改变了手机工业,苹果把传统制造业变成了新商业模式的公司,它吃了这个行业90%多的利润。如果谷歌能够把整个汽车工业、制造业全部打垮,变成无人驾驶,全世界就那么几家公司,比方说像谷歌、特斯拉、苹果,假设这三家公司把全世界的汽车工业统治了,大家可以想象这个公司会有多大,所以现在的商业模式完全颠覆了,过去的商业模式,像美国烟草垄断了90%的市场,但是它触犯垄断法就给分拆了,但是未来是很难再分拆了,就像腾讯一样会越来越大。现在很难分拆像Google、腾讯这样的公司,未来的公司会比较大,我们应该把钱、财富放到类似这样的商业模式里面。

从配置来说,如果要想拿股票大额资产做配置的话,永远的思考就是商业模式、行业的情况,我们说行业的天花板,比方说思考Google这个行业的天花板,腾讯这样的行业天花板情况。另外商业模式,护城河到底在哪里?最近几年的白酒危机,很多人认为反腐对茅台危机很大,实际上白酒行业唯一盈利的还是茅台。这些年真正赚到大钱的都是轻资产、高盈利、宽护城河的公司。

海外投资选错,可能一天跌92%

640?wx_fmt=png

对于我们来说,所有资产配置总的来说是应该放在比较好的行业里面做投资,实际上这个表也是我在读中欧的时候,2009年上平台经济的教授,他用30个表,这是其中一个表,当时让我赚了很多钱。这是1992—2006年的情况,总的来说软饮料、制药、化妆品的稳定回报,而且可以看到海外的消费品估值非常高,稳定的公司估值非常高,所以我们说如果要配置的话,还是要放在好的行业里面、好的公司里面。在海外千万不能投机,投机是有很大问题的。海外投资选错,惩罚是非常严重的,如果在海外选错企业的话,可能一天瞬间跌92%,什么都没有了,所以在海外投资要非常慎重。

我们现在的投资情况来说,就是两个市场:美国市场和中国市场。在美国从数量和金额上都远超中国,另外选择标的特别多,好企业特别多,而且估值相对来说也是比较便宜,在美国还是有很多。现在香港市场是全球最便宜的一个市场了,当然因为香港市场的很多组成部分是和大陆相关的企业,所以现在估值是最低的,总的来说也是有一些机会。

实际上,资产配置的核心,我认为在海外或者在全球。除了房地产以外,如果把大部分资产做股票投资,还是要选择基本面非常扎实的公司,这是在国内和海外投资一个非常重大的区别。很多人去香港买投机性很强的股票,很容易被杀掉。在海外千万千万不能踩到地雷,还是要以蓝筹股投资为主。资产配置是个非常严肃的事情,在海外一定要选择基本面非常扎实的公司来做投资,这样的话你的资产才能够不断地增值。

再说国内,创业板去年达到过接近142倍,有了三轮股灾了,现在中位数是86.8倍,中小板中位数大概是68倍,主板36倍,还是非常高的。另外A股市场,特别是小公司受到青睐,估值高,流动性好,港股的估值却十分低,流动性差,这是股灾导致的结果,我想最后中国也是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实际上新三板已经很明显,70%都没有流动性,我想A股市场未来也会有这样的变化。

最后,做投资千万不要借钱炒股票,实际上你只需要利用你的本金做好前瞻性的把握,而且机会不是没有就没有了,只要有耐心,每隔几年都会有大的机会出现。

互动问答

吕曦(广东英扬传奇董事长):问三个问题,第一个中国市场的下一个大年你预判在什么时候?第二你觉得一个企业家国内和海外的资产配置比,应该是多少合适?第三放眼全球投资什么比较合适?

但斌:我先回答第二个问题,我建议是放一半资产。中国市场的下一个大年,我个人的认识,不一定对,供参考,我估计可能有个两三年,甚至三四年的过程,另外还有一个我亲身的经历,去年6月份的时候,我去上海约一个朋友喝下午茶,我早到一个半小时去洗脚,那个洗脚工一半洗脚一半看股票,当时我就想,这个市场肯定快完蛋了,他已经把洗脚工的钱都全部拿去炒股票了。顶部能量要转到底部能量,需要很长的时间。

国家已经投了2.53万亿,投了这么多的力量进去,实际上还在非常弱的反弹,要从顶部能量转到底部能量,我个人判断还要几年时间,我个人判断,不一定对,大概是在2018年。

第三越是大年的时候,往往是伴随着产业的变迁、行业的变迁,可能有一个行业引领着社会大的潮流变迁。如果能抓到这个行业,这个回报是几十倍、上百倍的,越是股灾回报越大,我们历经的几次股灾,人们往往在高潮的时候比较乐观,在最悲观的时候又害怕,往往你的财富在这个机会会有新的起始,新的循环,这是我的个人判断,当然不一定对。

提问:最近的股市您怎么看?

但斌:股市我觉得有两点,一个是估值,一个是供求关系,估值按照中位数的估值,创业板现在是86.8倍,中小板是68倍,主板是36倍,估值还是非常高的。可以这样说,是全球估值最高的一个市场之一,只会反弹,不会反转。供给关系已经说得很明确了,中国经济现在企业都是高负债、高杠杆,所以要靠持续融资解决中国的高负债问题,所以资本市场肯定是一个供给量会增加的,无论有没有注册制。为什么那么多企业家跑到新三板,供给是无穷的,包括这么多企业私有化,包括香港的很多企业私有化,都想A股上市,想要高估值,无论有没有注册制,供给量是非常大的,756家企业每天上一家,三年差不多上完,但上完以后还有,从供给关系来说,可能也是发生逆转的情况,所以说我个人是看反弹的,既然看反弹的话,反弹之后,我觉得我自己认为会创新低,我个人认为,不一定对。

提问:下一个“腾讯”是什么?

但斌:类似这样的公司可能是一个产业变革,一个大的行业变革,我觉得可能还是需要酝酿的,下一个风口像VR这种产业,我个人认为在治疗癌症方面有突破性的公司,如果要有这样的公司有突破性的技术,可以把癌症攻克,生物制药行业可能会有机会。

当然另外我觉得需要看样子,现在在美国市场不是在最高点,通常最高点一般企业上市的时候估值非常高,你很难买到具有巨大潜力的公司,我觉得可能还是需要等一下再看,需要酝酿,目前没有特别让人眼前一亮的大机会,还没有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