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

    《黄金时代》在大陆是2014年10月1日大陆上映,曾于2013年读过萧红的《呼兰河传》,因看过萧红的作品在许鞍华女士宣传《黄金时代》这部作品时曾有想法去电影院一睹“萧红”,结果还是望而却步,如今看到网上已有高清版的《黄金时代》借机欣赏的一番。对于许鞍华女士没能给您老贡献票房深表惭愧,请见谅。

  


曾问过一位去电影院看过《黄金时代》的朋友,据他的描述电影院是这样一幅场景:100人的电影院上座率只有30左右(首映日),而且身边的观众看到一半时大多便不耐烦了,或睡觉或玩手机或和同行的小伙伴聊天。

      


     想了想也是啊,毕竟年代久远,没有人(砖家学者除外)会对一个尘封历史半个世纪的遥远女性有多大兴趣,感到无聊也罢、不理解也罢,也属自然,毕竟国人对于文艺电影的误解已曲解很深,也许这部影片不适合这个时代,这个逗比的时代。然而我几乎一动不动将电影看完(也许我像是在装逼,但是我就是装了)。这样一部作品,与其说是电影,倒不如说是传记,一部关于爱和背叛、寻找与逃离的宏大传记,我既钦慕于萧红的无畏与个性,又深深被汤唯绝佳的演技所折服,当汤唯饰演的萧红在剧中紧紧攥住骆宾基的手说这样我才能安心些,然后昏昏睡去时,我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涌出。身为弱女子,一生颠沛流离,一次又一次被伤害,又一次又一次自己坚强站起,仿佛自己是全世界都避之不及的弃儿,却仍怀着对世界最质朴纯真的感情面对一切。最后,终于当她再也站不起来的时候,竟连睡个安稳觉都成了奢望。这样的人生,何等撕心裂肺。萧红在与端木蕻良的结婚典礼上曾这样对朋友说:“我对他没有什么过高的希求,只是想过正常的老百姓式的夫妻生活。没有争吵、没有打闹、没有不忠、没有讥笑,有的只是互相谅解、爱护、体贴。”

     


       萧红的一生是逃离与寻找的一生,为了寻找、继而逃离,她几乎用尽了自己短暂而传奇的生命。童年时父亲的暴虐与祖父的慈爱成了她整个一生逃离和寻找的魔咒。一代才女,命运多舛,祖父那句“长大后就好了”并没有成真,而代之以现实无尽的苦痛与遗憾。在她的家乡东北,一片广袤、闭塞而又沉滞的土地,带给萧红的是难言的创痛和无比的焦灼,她渴望用自己的意气、用自己的理想逃离这使她窒息的冷漠与沉重。新风激荡的民国时期,堪称黄金时代,而对于萧红自己,一名作为来自农村的最最普通的中国女性的一员,这种变革过程是非常艰辛直至惨烈的,她离家去哈尔滨、逃婚去北平、颠沛流离时与萧军相爱、又在身怀六甲时与端木蕻良结婚,她一次次不顾旁人眼光做出自己的选择,毕竟往事已矣,无人知道萧红做出这些抉择时内心又是经历了怎样的矛盾与煎熬,这样一个充满诗性的弱女子,面对比父亲的冷酷与自私更为甚者的命运,她并没有跌入凡尘安于守己,却本能地去做出了令人吃惊的抗争。萧红临终前曾说:“一生最大的痛苦和不幸,就因为自己是个女人。”来自男权社会的伤害,生为女人的无奈,也带给她无限痛楚,她的抗争与不服从,换来的确实支离破碎的一生。而正是这种痛楚与抗争,成就了传奇的萧红,也书写了独属她的黄金时代。 也许正是这部《黄金时代》的补充让我从非专业的角度去了解这一代才女的人生历程。

      从《呼兰河传》到《黄金时代》出现更多的孤独寂寞,从出生到老去,从呼兰到哈尔滨到北平到上海到日本到武汉到重庆到陕西到西安到香港等等仿佛一直未体验到“温暖”更多的是疲倦,也许是战争,也许是***,不管是什么,只希望来世的萧红,能如她所愿,一生安好一切安好。   

 


       也许我的这个所谓的观后感和砖家学者有很大的出入,毕竟他们更多的是更深入的研读萧红这个人而我们这些所谓的局外人更多的是了解这个知识分子女性一生的颠沛流离一生的孤独寂寥。为一次次的被伤害一次次的坚强的站起来的精神所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