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花

17:58 2005-12-30
打开电脑,上了MSN改了名字叫“一个人消失~”。发呆。
然后接到表姐的电话,告诉我大舅昨天晚上悄悄地去世了,走的时候,周围没有人,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没有人知道他走的时候说什么。我不敢问,我不敢问他们发现大舅的时候他是什么样子的,是在睡觉还是在干吗?
我好象回到小时候,他叫我“小和尚”的时候,看见他冲我笑。
不停地留眼泪,又一个我亲的人在我还没有缓过来的时候,就静悄悄地走了。
妈妈的名字是他起的,在我看来,大舅其实是个很神的人,他说话结巴,但是唱戏唱得很好,看起来他很邋遢,可是却是一个相当好的老中医,在妈妈走前几天,我还抱有希望的时候,大舅从老家赶来,给妈妈号脉,说妈妈再不出七天就会走了,我不信,可是真的,在第七天的时候,妈妈走了。我不知道大舅知道不知道自己的离开,只觉得自己心疼。
从妈妈去世开始,我就莫名地害怕,怕身边的亲人离开,可是无论我怎么还怕,他们都还是走了。一点预料都没有地走了。走得那么匆忙,不仅仅是伤心,更多的,是痛!
好多好多他的样子现在就在我脑子里面像电影一样播放,可是时间却不能像电影一样再倒回来重播。
我越来越恨时间,可是我却无能为力。一个人消失,他真的就消失了,全然不顾爱他的人和他爱的人的感受。
他走的时候痛苦么?他走的时候情愿么?没人知道。我只知道,他可以和大妗在一起了,可以我的妈妈爸爸在一起了。
三姐告诉我这个消息,她在哭。她说她没有说话的地方了,她疼,我知道,那是她的爸爸。三姐还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他们也都结婚生子了。她却说她没有说话的地方了,是呀,三姐的生活好难的。她说从我妈妈去世开始,亲她的人就走了,一个一个,傻三姐,你疼,我比你还疼。
傻三姐,你没主意了,我替你出,可是,你却不知道我多疼。
不知道,老家的人会不会真心心疼大舅的离去,可是,就算他们市侩,也知道他们的损失。
亲爱的大舅,我情愿相信你不是真地离开,我好矛盾。
好疼。

突然想到了那种白色的小花,想送给离开的那些亲人们。这个年末,我的心,在哭。

爱你们,即使你们离开,我还是爱,而且爱得越来越深,也越来越疼,爱,永远爱着,永远不会忘记,直到我消失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