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成都到来上海正好过了两周(上上周日),生活终于是走上了正轨,所以记录在此。一是回首总结,低头看路,二是抬头往前,瞄准方向。

    星期一,在成都把工作辞了后,用了四天的时间来准备买票并和家人朋友暂别,星期五,抱着自己的台式电脑(衣物都邮政帮的忙)踏上了去往上海的火车,37小时硬是坐到了终点,车上人多又睡不着。上午8:00终于到站了,下车后的第一感觉就是,怎么会突然胃疼了呢(可能是由于在车子上很少吃东西造成的)!在出站口等了差不多一小时一高中同学来接我。运气不错的是,他已经把房子租好了,我们就直接奔回去。中午吃了个饭,就开始去买了一些必须品,床、枕头、被子等等。忙活了一下午算是把自己住的地方安置妥当,吃个晚饭洗个澡。晚上闲着也是闲着,据说南京路美女挺多,我只是慕名而去的,嘿嘿!去了过后,发现这人山人海状,已经分不清哪里是美女,反正黑夜你看不清我,我看不明白你,感觉美了就美了。

    南京路实在人多,我们也只是走马观花,速速就走到了外滩。在这里,吹着江边的风这种感觉真是不错,随意走了一圈后,除了江对面的硕大的"日本漆"(Nippon paint)广告牌让人很不爽之外,一切还是显得那么的河蟹。个人 觉得老外以老早之前修的这些老房子(现在被各个银行全部占完了)配合那种向上打的灯光真的是别有一风味。感慨良久,这可是老外几十年前修的房子啊!几十年前的房子啊。

    因为当时暑假还没开学,正好学妹也呆在家里,就约出来聊了会儿天,谈谈最近过得怎样,有说有笑,其乐融融(故事叙述方式稍显老套,但是经典就是这样)。晚上十一点过,自回自家。

    星期一开始找工作,运气还不错。上午去网吧投了简历,中午来了个电话面试,下午就去面过了。能有这么的神速,当然是小公司啦,呵呵!一方面可能是自己有点懒,另一方面发现工作内容是自己比较喜欢的(网站和服务器的安全服务),当天就被录取了,自己也就懒得做其他挣扎了。星期二休息了一天,星期三开始工作,一直到现在正好过了10天。果然是跟想像的一样,这工作确实我很喜欢。这几天跟一个客户做网站的安全服务,一个cracker(我更愿意称这类人为”脚本小子“,毕竟是自己信息安全毕业的人,对”***“词语有一种敬畏的情结,称得上的***的一定是那些有大家风范有涵养有技术的人,像Stallman,Mitnick等等,可不是这种到处去搞破坏之流,你没有个30岁我真的不好意思称呼你为“***”那种感觉了)貌似是跟我扛上了。我今天把的JS文件里挂广告删除了,明天他又用文件重定向挂广告了,今天我把所有网站的webshell删除了,明天他又把系统帐号SQLserver口令给猜解出来了。本以为该封堵的已知漏洞,该做的策略都做好了,突然发现网站所有的html文件都被嵌入QQ中奖广告代码了。。。。在这一攻一防的拔河比赛中,还真有点漫画样儿了。这人跟你扛上后,学东西倒也真是有干劲,似乎每天对手都能给我带了一两个惊喜,每天都能告诉我网站的另一种***方式,每天自己都是学习到网站的另一种防御方式。这脚本小朋友,还真是亦师亦友啊。谓师:我能学到东西;谓友,给我们公司带来了客户。

    到了上海这边后,很多朋友都会问我同一个问题,”怎么突然就到跑上海去了,怎么想的呢“。我的回答通常是”想跑就跑了嘛,没什么原因。” 其实不然,还是有点原因的,毕业我们是技术人员,目标只是很理所当然是向世界看齐。对于信息安全来说,上海相比国内其他地区来说,离世界显得更近一些,所以我就到这儿了。

    明天继续上班,不知那位“脚本小朋友”是否又能更我来带来点意外的收获呢!

    世上本没有坏人,只是我们选择的道路不一样而已。世上本只有普通人,因为我们都只是在属于自己的路上行走着。世上本只有快乐和不快乐的区分,何必要随意“指责”他人的生活呢。 我快乐,我乐意,态度决定我的开心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