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8日(周六) 凌晨0:26分,
 
        这是一条长长的走廊,昏暗、潮湿、阴冷。拖着沉重的脚步,感觉走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曲折迂回地来到那个房间,空气中立刻弥散一种不知名的令人窒息的味道,大哥就这么静静地躺在那张冰冷的床上。化妆师已经把衣服穿好,胡子也刮了。师傅们摆好了纸人纸马,点上了“白事”的蜡烛,全家人的泪水早已模糊了视线。。。
        大哥五十多岁的年龄,突发脑溢血往生。过去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也是这个家最能够撑住事儿的主心骨。在年轻的时候,大哥也曾经是“江湖”上叱咤风云的人物,也是出了名的义气和仗义,帮过很多人,也得罪过很多人。中年后因为一次偶然的事件,一时的误用江湖义气使自己的人生轨迹发生的重大的转折和改变!大哥不是一个生意人,但一心想发大财。过去和我谈的多是一单就要赚个几十万、上百万,就是不肯从赚一点吃饭的小钱开始。大哥缺钱,几个兄弟姐妹们出钱为大哥筹集资金,血浓于水。过年过节,大哥总是给家里带回好多好多好吃的,好喝的,大哥对这个家还是那么富有责任!
        那个风和日丽的早上,白色的烟雾飘的很远,风透着春天的温暖轻拍到一束束圣洁的白色纸花上。大哥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躺在那个红色的棺木中,白色的面庞透出一种宁静的安详,大哥睡得是那么香。我和家人一字排开接受大哥的老朋友们向他最后的道别和问候。四十多人参加的小小的告别仪式,不到半个小时就结束了。
       于是让我明白了,你在最后的这个时刻谁还来看你,谁还陪着你,那才是你生命中拥有的最珍贵的东西。那些为你哭泣,为你而悲伤的亲情、爱情和友情才是你生命中的不可或缺!
        会议室中,那位兄弟用那么坚定的语气和我说:“Jack, 你总不至于因为工作上这点事把面子掰了,我们成了仇家吧?”。多年以后我才体会到,原来我过去是那么无意识地伤害过别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和你说声“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请兄弟原谅!”
        2008年的最后一天,我问候我人生的引路人LX, 这些年兄弟们中给到LX的问候恐怕只有我一个。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问候你新年快乐。” 电话那头是冷冰冰的“啊,啊。。。” 明年我一定还会问候你,因为你是我人生的引路人,我不能忘记!
        电视中谢霆锋对记者说: “我想过,在我有一天躺在那里的时候,一定有一个人会站在我身边, 那一定是柏芝。”
        那人是我吗?站在那高高的楼上,四周的天是那么蓝,远处的西山是那么的绿。。。我失去了一切,工作、收入、金钱、地位。。。一切的一切。楼下是鼓噪的人群和已经搭好的应急气囊和等待的救护车,远处看的见交通警在维持继续。
 
        “楼上那人为什么?”
        “听说是金融危机丢了工作。。。”
        “不是, 听说他把炒他的那个香港女老板从太平洋百货的楼梯上给踢下去了, 弄成了个植物人儿。。。”
       “啊! 不可能啊! 听说这哥们儿脾气好的不得了,从来没和人红过脸,也没见他和谁急过。。。
        “这有什么奇怪, 蔫人出豹子,这话一点都不假!”
        “半天了,还不跳,还,想什么呢?”
        “是啊,嗨, 别磨蹭了,该跳跳,我们还得上班哪。。。”
          我一点点挪动了身子,人群鼓噪了起来。。。
        那人是我吗? 我和大哥一样静静地躺在那里,大厅弥漫这沙拉-布莱特曼的 “Time To Say Good Bye!”。我的周围摆满了花圈、花篮和挽联。
        我看到你了,我的家人、我的爱人、我的老朋友、我的老战友们、我的老同事们、我的学生们,你们都来送我了。。。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泉一般地涌了出来。。。
       主持人肃穆地念着悼词“Jack先生于2061年某月某日,在一堂心灵激励课中突发脑溢血,累死在讲台上,他的逝去是我们最大的损失。。。Jack先生一生致力于他所钟情和心爱的市场营销和心灵激励教育事业。他培养和激励了无数的中国市场营销人,他是中国当代最杰出、最有影响力的市场营销培训大师,心灵激励大师。”
       。。。。。。,。。。。。。
 
          人群再一次的鼓噪起来。
 
             一束束五颜六色的鲜花洒在我身上头上,“Jack老师,新婚大喜,幸福美满!!”,“祝Jack和嫂夫人幸福美满,白头偕老!”。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已睡着了吗?我不是已经熟睡了吗?怎么又回到我的婚宴?这是哪一场婚宴呀?是第一次?还是我的第几次?
         火焰渐渐地烧到了我的身上,我的身体整个变得暖和起来。我不再感到寒冷。原来是红树林外的篝火映红了天空,让人的心里暖暖地,还有那漫天的星斗。我怎么会回到了海南?那些美丽的记忆不是在厦门的鼓浪屿吗?为什么我的记忆全部都是交错的?
         我展开双臂轻柔地飘向了空中,像一个小小的蒲公英。。。我飞的越来越远。。。
        “兄弟你别跳,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那样说你,让你想不开!!这些年我一直想和你说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伤害你,我错了。。。都是我的错!”
        “Jack,我必须走。。。我那里还有一点颜面啊!我什么什么都没有啦!我没了工作,没了家,人们怎么看我呀?!每个人都笑话我。。。瞧不起我!”
        “兄弟,是你自己瞧不起自己,没有别人瞧不起你!没了工作我们再找!你还有家人,你还有爱你的人!”
        
         突然,那是一个轻轻地呼唤,那个声音由远及近,那么模糊又那么清晰,那么虚无缥缈又那么真实可信,那声音向我缓缓地向我飘来。那是我的家人的声音,那是我的爱人的呼唤。。
 
   “Wake up! Jack, Wake Up! ”(醒来! Jack, 醒来!)
 
全文文字:1995字
完稿时间:2009年3月22日晚上22:13分
完稿地点:北京草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