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写的,又看到募捐晚会,重新翻出来再发一遍。。。

 
5月12日14点28分之后,全国乃至全球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四川汶川,两个沉重的字眼——“地震”成为让全国人民最为揪心的东西。罕见的8级大地震几乎夷平了四川北部山谷中的城市、乡村;千万人失去了熟悉的家园,死难者与失踪者累计超过8万名,伤者则超过了35万名。灾后,整个社会全面运作起来,众多大公司、小企业也都伸出援助之手对四川灾区捐钱捐物,作为考量“企业公民”的责任来说,捐赠额度的数字仿佛成为了最直接进行衡量标准,也成为了众多议论者关注的焦点。

然而,议论不仅仅停留在捐款的多少,一些热心的网友将企业捐款总数汇总之后,归纳出同行业的佼佼者。一时间,“以后就喝X老吉(捐款1亿),存钱到X商银行(8726万),手机还是用X动(5820万),买保险买X安(3500万),喝白酒喝X州老窖(3000万),DVD买XX高(2500万),买药X正牌(2500万),上网用XQ(2000万)……”等等类似的语句被迅速传播到互联网的各个角落,而乍一看,将捐赠数字按照降序排列并与消费挂钩,使得号召中选择性消费促进赈灾的结论显得颇有些合理的味道。

笔者并不否认任何捐款捐物的企业或个人的爱心善举,但仅仅以捐助总额的多寡来衡量“爱心”乃至是社会责任,是否有些片面呢?让我们添加几条信息综合来看看:

产业地位

不能否认,我国目前一些行业中的巨头仍具有“一家独大”竞争优势,这种“舍我其谁”的霸气主要来源并非是自身竞争力的优势,而是行业内或者地域内没有竞争对手的状况让用户在进行消费时无从选择。

根据经济学博士戚聿东所著《中国垄断行业竞争状况研究》一文,自1998年我国开始对垄断行业进行以分拆重组、引入竞争为主题的改革以来,大部分垄断行业都初步形成了多家市场主体相互竞争的市场格局。但总的来看,改革效果还不是很显著,与竞争目标相联系的众多深层次问题(如产权结构、治理结构、业务结构、规制结构等)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制约着改革的深入。

以电信产业的市场结构为例,我国电信产业2001年12月的重组与改革并没有形成完全的竞争。无论移动业务还是固定电话业务,各企业的市场份额差距很大,不可能形成有效竞争的局面。其中,在移动业务市场上,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占市场份额为70.80%,是中国联合通信有限公司的3倍;在固定电话业务市场上,中国电信集团公司占市场的67.70%,是第二位的中国网络通信集团公司的2.5倍。而中国铁通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卫星通信集团公司市场份额总共只占市场5%。

市场利润

20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逐步地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体制转变,到目前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已经初步建立。人们对市场经济的感受和认识越来越直接、具体和深刻。一方面市场经济带给人们更加丰富的商品组成,另一方面,企业作为主要经济体对利润最大化的追求也解构了传统秩序,尤其是冲击了传统的文化和价值观。

我们以房地产为例,新华社“新华视点”专栏播发《房价成本揭秘》的调查显示,我国房地产开发行业的平均利润率约50%,新华社报道据此认为房地产是“暴利行业”。研究房地产人士透露,房地产行业利润甚至可高达到200%,而银行一年期存款利率只有4.14%,房地产开发行业利润率为存款利率的十倍以上。

通过上面两点分析,我们可以简单看出一个企业在捐款时的自身“底气”。

道德门槛

不可否认,社会各界都在忙着捐款捐物救济灾区的时候,各种媒体在报道灾区情况的同时,也把企业、名人的捐款数悉数刊登在显著位置,读者观众在关注灾区的同时,也会被这些或高或低的数字吸引过去。其他欲捐赠的企业、名人也会在为到底捐多少钱合适还伤透脑筋,不仅自己要和同行业者进行比较,而在捐赠公布后又要被百姓舆论所比较。尽管最后的结果可能是捐赠数字本身的扩大,当然这对于需要救援的灾区是一个好消息,而另一方面,舆论本身也就设立起一扇道德门槛,这道门槛高度的不断提升甚至会阻碍一些人或企业的善举。

捐赠心态

同胞遭受灾难,援助义不容辞。慈善捐赠本来是一种道德自觉,“社会责任”之类高调最好只是求已,不能强求他人。不同的个人、企业,经济能力有大小之分,对社会的认知和行为方式也各不相同。我们可以进行道德呼吁,却不应该做道德警察,以自我的标准来衡量并指责。我们不应该打着“爱国”旗号,对他人自由和权利进行干涉。无论是热情的选择一次性大量捐款,还是冷静的选择多次捐献;都是慈善援助的体现。

一方面慈善爱心通过捐款、捐物得以体现,另一方面很多个人、企业也通过行动成为了灾区救援的志愿者,由江苏某公司董事长在灾情发生的36小时之后就率领60台挖掘机等大型工程机械组成的抢险突击队抵达绵阳、北川一带,全面展开大规模救灾行动,为及时的寻找灾后幸存者起到了重大的作用;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IT业内也有为抢救红十字基金会网站的类似情节,这些无法用金钱衡量的行动与捐款相比是否也拥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大灾当头,逝者已去,愿真爱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