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个清闲的下午,才有时间和同事们调侃几句。这时手机传来熟悉的短信声。掏出手机来一看是我那位来的。


 

“我们分手吧。”看完后心想她又哪根筋不对了。因为我曾一天收到过她以三种不同方式告诉我们的分手,在我麻木的看完她的分手宣言的时候,非常佩服她的文采的同时更佩服她的创意。所以也没去理她。同事问我你那口子来的啊?我说:“不是,广告!”于是激起我们对手机广告的厌恶。


 

晚上工作了一整天的我脱了鞋就趴在床上什么也不想干。手机的短息铃声响了。心想:要是有第二个人才出了鬼呢。一看手机果然是她。


 

“我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这段时间你总是不理我。我已经受不了了。给你说分手你也不给我回个信,你想干什么啊?”我就知道她会来问我这个,我也早就盘算好了应付她的对白。拿起手机就要发,可还输没几个字手机就自动关机了。哎~~~~!说来也是自从被我妈用洗衣机洗过后就一直这样了。这可不是我不想给你发啊,手机不配合啊。我拿出充电器充上电,就把手机扔床了。


 

就这么平平静静的过了一个多星期。我手机彻底坏了,老自动关机而且待机时间及通话时机极短。打长了还得插上充电器打。每当我想打电话的时候都是我开机再打电话。自然她也联系不上我。中午我正要收拾东西要走的时候,来了个我不太熟悉的学妹,张口就是一阵带有对无赖说话的口气。“你那还有烨姐什么东西啊你快点还给人家,都分手了还赖着干什么?”对于这个毛头小丫头我能说什么。


 

“就她的几本书和几件衣服没什么了吧,不用你给我会给他宿舍的人,这几天我忙完这个难缠的客户我就给她送去。”


 

她看我没给她耍什么无赖就口气缓和点了“那好啊,你可别再拖了。”


 

“好!好!中午用我请你吃饭不?”


 

“不用了留着钱你自己吃吧,我来找人的。”


 

随说着在我公司实习的一个学妹阿美来了,笑嘻嘻的说:“你俩认识啊?”


 

“咱们走,谁跟他认识啊。”看得出阿美一脸的不解。还没等问怎么回事的时候就被拉走了,就只匆匆回头给我说了声再见。


 

想想“老罗”说的“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就拿上包喂脑袋去了。


 

下午阿美回来就问我怎么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能说什么?说她给我女朋友捎话,并在捎话的同时让我女朋友上过了一节生动的思想教育课。反正女生一提到没良心的男人都特有同感和批判的冲动。我说:“不知道啊,也就是来找你的时候我见过她几面啊。也许我长得太对不起观众,她看见了有种想骂人的冲动吧。”


 

“我看好像是上次你女朋友去我们宿舍说了什么吧,那时候我正好不在宿舍也不知道什么事。萍萍一直跟我说要离你远点。可我说你不像坏人。她就是不信,总是说让我小心点。”


 

“那你就小心点吧,听人劝按吃饱饭。”心里真是气的要命啊,果然不出我所料啊,看来这思想教育课真的是上了。“不是我说气话啊,社会上什么人都有。不要认识两天就说这个人是好还是坏。往往坏人到隐藏的很深。比如像我!”


 

王梦在旁边说话了:“怎么了老麦同志,又开始自我批判了?阿美,别信他,他还坏人!这小子穷的吃不上饭的时候晚上抢劫小巷里的小姑娘,最后发现人家丢了工作半个月了又被男朋友甩了,现在晚上饭因为没钱还没吃呢。这小子听了动了恻隐之心,把身上仅有的25块钱给了那小姑娘20。这种人还当坏人?”阿美笑的快背过气去了。


 

“什么都有你小子的事!有这事吗?你看见了!要有那种事我就先趁虚而入了,还什么给人家钱吃饭。”我对于刚才的事都已经不去想了,专心跟他扯淡。


 

“别信他那女朋友说的话,他女朋友有名的河东狮!上次气的这哥们自己一口气干一瓶二锅头,要不是我们之前给他兑了一半水,我估计你就看不见这小子了。”王梦非常享受的糟谈(方言挖苦的意思)我!


 

“谢谢你了,下回记得给我兑一半敌敌畏。我一想起还要见到你小子那张嘴,我就开始厌世了!”


 

“不是你女朋友折腾的你吗,怎么又都赖我身上了!看了吗阿美这小子分手了还在维护他女朋友。我可看出来什么是有异性没人性了。”王梦的一番攻击激起办公室其他同志们的支持。都深刻表示我除了能欺负欺负他们,连我前女友一个不字都不敢说!我在声讨声中度过了一下午。不过我反而在这声讨声中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