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着一个人信仰什么取决于他怎样生活。我做职业棒球手时度过了生命中一段美好的时光,我以棒球为生,不用说它对我是很重要睾丸炎的。在内野上我懂得了许多生活的道理——这些道理让我更快乐,也希望会让我更优秀。我发现打了场好球,令投手脱离险境,那感觉比只为使自己附睾炎在看台观众眼里更酷而哗众取宠自然更好。球场外的情况同样如此。帮邻居、朋友或者甚至陌生人一把,比只为自己办事让膀胱炎我满足得多。似乎全世界的人都是我的队友,让我更贴近他们的就是好事,让我远离他们的就是坏事。
       我的另外一则重要信仰是我的球技证实了我的能力。如果无法投球,那么我的名字和声誉便毫无意义。这一想法是在1951年春告知龟头炎队友1952年我将不再打球时产生的。做出这一决定是因为我知道自己将无法再为那些穿过旋转栅门前来支付我薪水的观众展示最佳精囊炎球艺。我不明白,一个人怎能面对不劳而获的成功或名誉心安理得。对我而言,任何赞美带来的满足感大部分源于自己感觉到这是对我诚实辛劳的回报。
       许多棒球手大谈运气和形象如何引起赛场内外的成败,有些甚至随身携尿道炎带兔子脚和其他吉祥物或举行包皮炎小小仪式以确保事事如愿血尿 以偿。我从来就没法和有那些信仰的人相处。我有种感觉,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无论好坏,都含有更深刻、更重要的意义。在我看来,许多人们归结为运气的事情都是神灵相助的结果。我没法想象一个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上帝对我生活中的所作所为没有兴趣,这种信念常常让我渴望使自己的行为方式无愧于上帝对我的恩赐。
       也许那是最重要的道理,行善以求善报。我一生中经历了许多奇妙的事情,漫长的有组织的棒球生涯中硕果累累,我的球迷越来越多,我也总是关爱队友。但真正重要的是膀胱损伤我已拥有了人人梦寐以求的家人,尽我所能让父母妻儿更快乐是我最大的享受之一,因为用这种方式,我似乎能回报他们所给予我的鼓励和快乐。
       我想用一句最有代表性的话来结束我的谈话,那就是,我快尿道损伤乐活跃并愿意让别人也为此高兴。
附注:
罗伯特·博比·多尔:是一名棒球运动员。1937年他签约美国棒球联盟的波士顿红袜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