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有许多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为了三餐,沦为乞丐。近来,大概是觉得中国人较有善心,常见到有几位衣衫褴褛的白种人,默默地长跪在中国城的街头,胸前挂着一块牌子,用中文写着他是一个无家无业无钱的人,期待大家的施舍。

由于每天在曼哈顿都会看到许多行乞的人,纽约客纵有爱心,久而久之,也变得无力去一一察看哪一位是真的窘迫到需要济助。

一个冬日的下午,我经过路边一个在寒风中瑟缩发抖、默默长跪的乞丐身边。走到离他几步路遥的报摊,要购买一份杂志。我拿了我要的杂志,掏出五张一元钞票,交到店主的手上。就在这一刹那,猛地刮起一阵冷风,店主的手发抖,兀地一松,其中一张一元钞票即离手飞扬,而我俩的眼睛齐瞪着那张钞票在空中飞扬,落在地上,又随风飘浮,飘到街角乞丐的位置。此时,说也奇怪,风忽然停止,那张钞票竟停留在乞丐的膝盖旁。

这时,店主呀地一声,说:“糟了!这下肯定拿不回来了!”我的脑子没反应过来,只是朝着乞丐望着。只见乞丐拿起了膝前的钞票,跟着起身,一步一步向我们走近。他一言不发,伸出污垢的手,将那张钞票交还给我。

我脑里还回响着店主的话,我诚敬地将钞票又塞回乞丐的手中。他的手迟疑地停顿在半空中。我轻声地说:“这是你的,这是神的意思。”他嗫嚅地说声谢谢,拿着这一块钱,又蹒跚地走回原地,跪在街头。

望着店主讶异的眼神,我从口袋掏出另一张一元钞票,补给店主:“他是个好人!”店主紧紧握着失而复得的钱,说:“你也是个好人!”

我笑了笑,冬日微弱的阳光,照在我身上,也照在乞丐的身上。

“贫”和“贪”,这两个字看起来很像,意义却迥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