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机关办公楼进行改造。我认识了民工老李。老李每天的工作就是将建筑用砖从地面挑到三层楼上的施工现场。他每天6点起床,吃两个馒头,喝一碗粥,花掉1块5毛钱,然后就开始工作。他每次能挑30块砖,约合120斤,超出他的体重13斤。他挑着砖块要走过42级台阶才能到达目的地。每天完成规定的任务,他需要上楼167次,334个来回,走过10028级台阶。

中午12点半到下午1点半,他休息一会儿,花10元5毛点一份家常豆腐和一碟青菜,再加一瓶啤酒,用10多分钟解决掉,然后花40来分钟打个盹儿。

下午,老李接着干。一般要熬到晚上8点,他才能放下扁担,到工地对面的公共澡堂洗澡,花费1元钱。不过,老李也知道在晚餐时给自己加餐一盘青椒炒顺风和一瓶啤酒算是沾一点荤腥,花费13元5毛钱。

晚上10点左右,在工地旁的地铺上,老李带着疲累进入梦乡。

一天下来,老李共挑砖5000块,每块挣3分5厘,一共挣175块,扣掉伙食费25元5毛,实际进账149元5毛。

老李盘算过,一个月下来,可以赚到4485元。有了这些钱,老李就可以给瞎眼的老娘买一个能听戏的收音机,可以给患风湿的老婆买一床电热毯,可以给大儿子交上一部分学费。

可是,老李的盘算落空了。老板并没有让他挑满一个月,第7天就让他结账走人,因为别的民工愿意按3分钱一块砖的价钱挑完剩下的砖。

这就是民工老李的数字化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