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重复千遍就是真理。”--德国纳粹宣传部长 戈培尔

还记得1986年左右,当时的高中政治课说:“资本主义是腐朽的,没落的,必将被社会主义所代替。”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还在等待生活在社会主义红旗下的我们去解放他们,最终实现全人类的共产主义。

当时,我居然信了!

历史还在重复不断重复上演!把虚构的东西演绎成现实或者成历史的还有很多!

后人复哀!


参考资料:

0、《乌龙山剿匪记》作者访湘西 虚构人物已有故居

(2012年04月24日03:15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郭震海)

  提到《乌龙山剿匪记》读者都不会陌生,讲的是解放初期,湘西匪患严重,我人民解放军英勇剿匪的故事,上世纪八十年代上映后,因为故事生动曲折而热播不断,一度达到万人空巷的地步,该剧也成为了几代人记忆中的经典之剧。去年新版的电视剧,也再次受到观众的喜爱。

  据《乌龙山剿匪记》的作者水运宪自己说,他在创作这部小说的时候,“乌龙山”三个字只是一个虚拟的地名,作品也写得极其恣肆无羁。后来随着电视 连续剧的反复热播,“乌龙山”这个莫须有的地名居然名扬天下。湘西的龙山县因为有“龙山”两个字,便自诩是道中正脉。该县有个很长的峡谷,原名“皮渡 河”,索性挂牌改成了“乌龙山大峡谷”。20多年来,湘西老乡十分看好这个虚假地名,当地烟厂出“乌龙山牌”香烟,酒厂生产“乌龙山牌”苞谷酒。有一家颇 有特色的餐饮企业,取名“乌龙山寨”,若干连锁店开到了省城。

  《乌龙山剿匪记》剧组的一个成员,20多年后到湘西古城旅游。发现当年剧组所住的县武装部招待所依然还在,只是已改名为“乌龙山宾馆”。更让人 忍俊不禁的是演员申军谊当年住过的房间,门口赫然挂着一块招牌钻山豹旧居。有一年水运宪到湘西某县参加会议,县委书记、宣传部长陪同参观旅游景点。旅游局 长点了一名熟悉情况的女导游沿途讲解。穿过一个山洞时,导游指着对面的悬崖,认真地讲解:“上头有几间木屋子,那就是榜爷的故居。湘西剿匪之前,钻山豹、 四丫头他们经常聚集在那里开会。那里面摆放的全是实物,珍贵得很呢,一般是不对外开放的。”县领导知道水运宪是《乌龙山剿匪记》的作者,一听导游这么说, 不免有些尴尬,赶紧打断她说:“莫乱讲,那些人物都是作家编出来的。哪里有什么榜爷嘛。”没想到导游非常执著,反驳领导说:“这您就不知道了。那个作家小 时候也是从我们这里读书出去的。他们家的祖屋紧挨着榜爷,三代以前跟榜爷家还有血缘关系呢。”

  在《中国青年报》读到作家水运宪撰写的这篇文章后,感觉很好笑,笑过之后又感觉很荒唐。值得庆幸的是现在《乌龙山剿匪记》作者说出了真相,如果 他没有说出真相呢?我作为一个不知情的游客到了该地旅游,或者是我们的青少年到了该地旅游,听导游的生动介绍,看陈列的“实物”,肯定会信以为真。

  像这样把虚构的东西演绎成现实,或者说演变成历史的相信还有很多。借助某一部文学作品或热播的电视连续剧发展当地旅游业,确实是一种促销手段,无可厚非,但如若以假乱真,甚至以讹传讹,不免有失分寸。这很容易让人想到现在的电视剧, 从宫廷戏到间谍戏,战争戏,层出不穷的戏说、歪说到穿越。过去对一些虚构的影视作品还标有“纯属虚构”等提示,生怕观众误解,现在全省略了。一次,一位中学历史老师对我说,现在给学生讲历史课费劲儿多了,一些学生老拿虚构的影视作品往里套,讲半天学生们都不信,现在的影视作品如果是虚构为 什么就不能提示清楚呢?这样肆无惮忌地发展下去,与篡改历史有什么区别呢?

1、当代资本主义的发展与“两个必然”

2、戈培尔

3、后人复哀:杜牧“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夫!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4、转:戈培尔的名言:

  “我们的宣传对象是普通老百姓,故而宣传的论点须粗犷、清晰和有力。”
“真理是无关紧要的,完全服从于策略的心理。”
“我们信仰什么,这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只要我们有信仰。”
“宣传的基本原则就是不断重复有效论点,谎言要一再传播并装扮得令人相信。”
“群众对抽象的思想只有一知半解,所以他们的反应较多地表现在情感领域。情感宣传需要摆脱科学和真相的束缚。”
“如果撒谎,就撒弥天大谎。因为弥天大谎往往具有某种可信的力量。而且,民众在大谎和小谎之间更容易成为前者的俘虏。因为民众自己时常在小事情上说小谎,而不好意思编造大谎。他们从来没有设想编造大的谎言,因而认为别人也不可能厚颜无耻地歪曲事实……极其荒唐的谎言往往能产生效果,甚至在它已经被查明之后。”
“大众传播媒介只能是党的工具,它的任务是向民众解释党的政策和措施,并用党的思想理论改造人民。”
“宣传是一个组织的先锋,宣传永远只是达到目的的手段。”
“宣传如同谈恋爱,可以做出任何空头许诺。”
“即使一个简单的谎言,一旦你开始说了,就要说到底。”
“谎言重复千遍就是真理。”
“报纸是教育人民的工具,必须使其为国家而服务。”
“报纸上的言论,应当趋于一致的目的,不能被出版自由的邪说所迷惑。”
“报纸的任务就是把统治者的意志传递给被统治者,使他们视地狱为天堂。”
“人民大多数比我们想象的要蒙昧得多,所以宣传的本质就是坚持简单和重复。”
“必须把收音机设计得只能收听德国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