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以为自己会在三尺讲台上穷其一生;曾以为漫天飘飞的白色粉末会将我的黑发染成白色;曾以为桃李满天下,薪火相传。但是,“孰料”一词不是摆设,它为千千万万或曲折动人或意料之外的故事真实地存在着,人生如戏,高潮迭起,都靠着它来联系。比如我,孰料,从教师之正道出轨,混迹江湖,阴差阳错之下,以saas网络推广工作者的身份来行走江湖。不求谱写传奇只求无悔此生。
 
   什么是saas?在我踏进这行业前,闻所未闻。进来也很糊涂。面试的时候甚至不晓得要从事什么行业。可能面试官觉得这是新兴行业,熟悉的人不多,不如自己培养,只要这人学习能力还行。这里再次印证了一句话:学校教育不是单单让学生学会某项具体的知识,更重要的是形成学习能力。我有过从教经历,为人师者,学习能力应该可以信任的,这是世人的第一个一般见识;几乎每个中文系出来的人都该能写的,这是世人的第二个一般见识;文字无行界,能写就意味着行行都该出彩的,这是第三个一般见识;我曾经从事过类似的文案工作,这是第四个一般见识。我猜想是在这“四大见识”的指导下,我就被成为了潜力股,被放在他们认为合适的位置上。
   记得头一次上业务培训课的时候,我们的领头羊H先生发出[sa:s]这音,我还以为是03年那曾搞得人心惶惶的非典SARS。后来才知道是Software-as-a-service的缩写,译作软件即服务。办公软件在线租用的一种新兴模式,因为不用购买软件和添置服务器等硬件设备而具吸引力,被很多IT巨头看好已纷纷涉足,抢占战略高地。在国外这种模式发展得比较成熟,据说世界500强有超过半数的企业都有在用这种服务。国内则是处于刚刚起步阶段,基本是复制外国的做法,厂商服务商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大部分的企业更不用说了。我的职责就是要将这个好东西推向企业,让他们获得实在效益。
 
    我常跟我的同事说,saas推广是一件光荣而艰巨的工作。光荣在于它的新兴,如果做成功了这对于企业的信息化进程来说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是件蛮有成就感的事;艰巨在于它的漫长,因为从企业了解到愿意接受这种服务的距离有多远,虽然不能计算但时间肯定是要耐得住花的。就是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简单来说:剩者为王。我把推广的位置视为驱动,一方面企业用户使用saas的愿望需要被驱动,另一面厂商将这事业坚持做下去的愿景需要被驱动,第三中国企业信息化程度提高从而创造更大价值的展望需要被驱动。有好的硬件没有好的驱动,那是一种遗憾;有好的硬件又有好的驱动,那是一种和谐。
 
    驱动的不是saas,而是河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