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条只能向前走的路,叫时光”。突然看见了这样的一句话,沉默了一会,沉思了一会,心突然开始很疼。 
       这条叫做时光的路带走了许多原本属于我们的东西。回头看看,那些酸甜苦辣,那些物是人非,飞快的在眼前掠过。快的让我觉得不真实,快的让我迷惑,快的让我觉得像是一场梦,怀疑有些事情并未发生过,一切只是自己的臆想。庄周梦蝶,是蝴蝶做梦成了庄周,还是庄周做梦成了蝴蝶?谁知道。人生如梦,梦如人生,曾以为这苦痛的人生很漫长,但眨眼间我却走过了二十多年,快的仿佛南柯一梦。曾以为梦只是一瞬间,而有时一个梦却让我从童年走到了老年,漫长到让我醒来时还真误以为自己已是老年人。
        那年我13岁,刚喜欢上黄家驹和刘德华,张国荣还活着,张学友正当红,谢霆锋刚出道。我天真烂漫还有点叛逆,对一切都看不顺眼,看谁都像SB。若干年后再看当年,发现原来当时谁都聪明,就自己是SB。那时的梦想是拥有一辆拉风的摩托车,这样可以载着心爱的女孩。喜欢风吹过头发,头发再重重的打在脸上的感觉,那个时候,头发长到遮住眼或半边脸是比较酷的,至少我们自己这样认为。哦,那时还没有嚣张讨厌的90后非主流,因为他们正拖着鼻涕在幼儿园里忙着玩泥巴。不过那时咱八十后也不比现在的九十后名声好听多少,有人称咱们为垮掉的一代,糖水里泡大的一代,总之也是什么难听的话都听过。 
       那年我还不知道时光的残酷,我以为我的快乐没有尽头,会像上学的那条路一样,今天走完了明天可以再走。我们拖着书包,在放学的路上尽情的欢笑,任何小事都能让我们笑到肚子痛。因为那时还有太多东西没有见识到,所以对年轻的生命而言,每一天都是探险,每一天都能遇到新鲜事。会偷偷的触碰同座女孩的手臂,女孩的肌肤光滑细腻,那是一种触电般的感觉,心旷神怡,舒服的全身都酥软了。也曾为某个女孩嗳味的眼神欢呼雀跃,为某个男孩轻视的眼神而剑拨弩张大打出手。喜欢校门口那1角一串的麻辣串,尽管家长们都说那些小吃脏。
     那年14岁,所有的父母在唠叨十四岁要变大人了,要懂事了。我们也以为自己是大人了,于是开始抽烟,开始谈恋爱。爱情是什么啊?两情相悦吧,彼此喜欢,聊的来,那就是恋人了。胆大的可以偷偷牵牵女孩手,再胆大的可以吻吻女孩。没有恋人时,也会做些恶作剧,去寻找那些像吸血鬼一样喜欢躲在黑暗处的恋人们,找到了就大呼一声,好啊,谈恋爱,我要报告老师。看着恋人们抱头鼠窜,开心的大笑。笑完也心酸,为啥咱就这么失败,不能躲在黑暗处窃窃私语,而是傻傻的在光明处游荡。
        喜欢宏声香烟的广告,入眼的是一片宁静唯美的画面,心也变得柔柔的,不觉得停下了手头的事,盯着那片缓缓流动的光影。耳边传来温柔的女声“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必在意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我们记得沿途的风景,沿途的心情,可惜的是要么遗忘了目的地,要么没到达目的地。也只能这么劝慰自己,好歹我们曾经走过。风景也许没有改变,只是看风景的人儿变了,陪伴看风景的人儿丢了,所以再也没有当年那种看风景的心情,所以美丽的风景变成了利刃,将我心割的生疼。顿时想逃离那片勾起伤心往事仿佛不再美丽的风景。
       做为一个渐渐老去的八十后,突然发现属于自己的青春和时代竟然被一群叫做九十后的孩子抢了去,心头五味杂陈。想抓住那青春的尾巴,想做那最后的挣扎,换来的只是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青春最终还是远去了,十八岁的可爱姑娘还有,但可惜你已不是十八岁了。风景依旧,永远依旧,但当年的人没了,所以这风景也就不属于自己了。 
          我们都走在这条叫做时光的路上,只能回头看,不能往回走,时光像鞭子一样抽着我们前行,不管我们愿不愿意。我们像纤夫,背着沉重的回忆一步一步艰难的向前走,偶尔会走不动,偶尔会失去力量,但是还得继续的往前走。 
         时光带走了黄家驹,带走了张国荣,带走了梅艳芳,带走了曾经心爱的姑娘,带走了我们八十后的一切,唯独留下我们这群孤单单的八十后,还活在这无奈的地球上。有一天,时光也会把我们带走,我们是否能留下属于自己的足迹? 
         人生有很多条路,踏上了就不能回头,人生有很多风景,路过了也就错过了。我们总觉得自己不是路过了风景,而是错过了风景。因为某些太过美妙的东西,如何舍得只路过一次,可偏偏它只能路过一次。你可以再找一个十四岁的女孩亲吻,可你找不回你十四岁时初吻的感觉,因为那些看风景的心情都老去了。 
      很多事情我想不起来了,我不知道我怀念的是具体的事,具体的人,还是一种缥渺的感觉。我们总是记得太多的第一次,也许那第一次感觉并不美妙,但还是忽略了或许更美妙的第二次,第三次。时常遇见某个非常面熟的脸孔,甚至想起了和她做过的事,唯独想不起她的名字。人的记忆是很奇怪的东西,一大串破事能想得起,唯独一个两字或三字的简单名字想不起。 
       喜欢爬到学校的顶楼,登高望远,难过时,上去偷偷伤感,开心时,上去手舞足蹈。看着顶楼满地的烟蒂我们很有罪恶感,觉得我们都是很坏的学生,而现在的时代,听说学校顶楼不仅仅是满地的烟蒂,还有满地的安全套。我想,八十后与九十后最大的区别是,八十后那时还有一点羞耻之心,八十后做坏事时总有点不好意思,不是担心对不起天地,就是担心对不起父母,这是比不上九十后的最大原因。
网盟咩咩(亲笔)
此文保留在本人空间http://174416087.qzone.qq.com,未经许可不可转载
更多IBM/CISCO技术资料保留于博客
                               20091216日 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