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fice的同事陆续的下班了,明哲桌子上的笔记本备件却是越拆越多。
经理老于拿着一个大可乐瓶子走到明哲座位旁的饮水机,“哗哗”地开始接水.这可是每天下班时Office里的一景儿~。老于每天都要在公司接满3大瓶纯净水带回家。就好像他回家要穿过撒哈拉沙漠似的。老于属于那种典型的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老好人。听说他从大学毕业后加入FZ,一直在产品支持处,因做事稳健,又对领导的话言听计从,后来被提为产品支持处Manager。在这个位子上,一坐就是4年。老于接完水,一回头,正好赶上明哲抬头看他。手里拿着个大瓶子,很是尴尬。
“小李,下班了,忙得差不多就回去吧”,老于没话找话的说。
老师,我这还有一点,在收尾了,马上好”。
FZ这样一个有国企背景的公司,凡是搞技术的,都喜欢被人称作“老师”。明哲来了以后也学会了这一套。
老于点点头,转身回去拿了外套和他那三大瓶水,从Office的侧门出去了。
 
差不多快7点了,明哲收拾好桌上的东西,抓过鼠标在电脑上的员工签到系统中点击“签退“。关上电脑,准备下班。
疲惫的一天终于过去了,回家还能去踢会儿球,放松一下。明哲背起他的双肩背刚想走出Office,没留神在门口跟人撞了个满怀。
“明哲,太好了,还好你没走。我这刚有个行业大单的客户来,给耽误了。完事儿赶紧跑过来找你了。“
明哲这才想起下午Jim何的电话。
 
“嗨,Jim。真得不用麻烦了,有什么事您现在说吧“。
“誒呦,哥们儿,哪儿那么见外啊,咱走着,到地方再说“,Jim何操着一口正宗的北京话,拉着明哲走出了Office。让同是北京长大的明哲想到了标准的北京胡同儿串子。
 
俩人来到了公司对面太平洋电子大厦17楼的俏江南宫廷菜馆。
一进门儿,明哲就被这金碧辉煌的大厅给晃着了。够意思,这范儿,真赶上中南海紫光阁了。
“来来来,座座座,到这咱就到家了~!誒,小姐,点菜“。Jim何一边把明哲往包间里让,一边招呼着服务员。
包间里没有桌子,而是有一张超大的床榻,就是您在电视里见过的,康熙皇帝在养心殿批阅奏章时,躺着的那种。气派~!
更经典的是,服务员拿来的菜单居然也跟奏折的外形一样。
“给来一个珊瑚鱼头,奶汤锅子鱼,海八珍、富贵牡丹、龙虾两吃、荷叶绵羊脑、一套精品凉菜、再来俩个血燕。开一瓶极品干红。”Jim何 熟练的翻着菜单。
 “天那,一个月的工资也不够来这撮一顿的。” 这些菜名,有多一半明哲连听都没听过。
不一会儿,酒菜都上齐了,Jim何先端起酒杯冲着明哲“咱都是北京人,看着就亲切,我先走一个。“说着,一仰脖儿,一杯红酒干了。
看着Jim何那无意于街边小店北京小混混的模样,明哲心想“这红酒哪有这么喝的啊,怎么看怎么像喝二锅头呢~”。
满桌子的好酒好菜,但对面却是这样一个家伙,明哲一点吃饭的心情都没有。
于是便开口问到“Jim,这么破费,来这里吃饭,有什么事我能帮忙的,你就说吧,我一定尽力”。明哲只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赶紧结束这次奢侈的晚宴。
“不行,咱这感情,咱哥儿俩得连干三个,你也满上”。说着,Jim何拿起明哲的酒杯,倒了慢慢一杯红酒。
“我真不太会喝酒,这样吧,就这一杯,喝完了,您说事儿”。明哲也豁出去了,要是不喝一杯,这家伙指不定又得闹出什么妖蛾子来呢。
一杯酒下肚,明哲顿时感到有个小火球从胃里直冒到嗓子眼,平时只能喝点啤酒的他,可是第一次一口气喝这么一大杯红酒。
Jim何 见明哲端起酒杯就干了一个,那是非常的满意。
转身从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递给明哲。
“看,这是什么?“
文件上的标题写着《北京儿童医院移动办公设备采购计项目------FZ科技投标计划书》。
“这不是公司的标书吗?我看,不合适,你收起来吧。”明哲没有打开,又递回到Jim何手里。
“呦,还真谨慎,别担心,这不是什么商业机密,这个计划所有移动事业部的人都知道,你不会不清楚吧?”
明哲愈发的感觉,这事情不那么简单,赶忙开口问“您别绕我了,有什么事,赶紧说吧。不然我走了。”
“好好好,哥们儿,别着急,我说,我说”。Jim何往嘴里塞了一口龙虾。
“这不是儿童医院要把所有的办公用机都改成笔记本嘛,因为之前用的PC机是想联的,所以他们这次还想用想联的。不过,想联目前几款适合他们医院价位的机器库存都不足,重新安排上线生产时间怕来不及。这不就给了咱FZ一个机会嘛,这单子,有门儿。”
“那就好啊,那就走采购,产品稳定测试,审批,下单,就行了啊。你跟我说这个干嘛啊?”明哲疑惑不解。
“你看,这咱不都是哥们儿嘛~!好处,自然想着你啊~”。Jim何此时表现出一副仗义的不能再仗义的表情。
“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当然有了,你不是产品端的接口人嘛,每次有大单的时候,你们部门都会派负责相应产品线的工程师跟进,主要是提供行业用户的产品测试报告。”
“是,有这么回事,但这次这个单估计我参与不了了,NPI太多,都做不完,没时间做这个,可能让PC机工程师徐哥哥负责吧。”
“就他,整个儿一面瓜,我看还是你行。”
“停,停,我还是没听懂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如果是上面派下来的任务,我照做就是了,产品通过不通过,测试接过出来就OK了啊。也犯不上你这么大费周章的请我吃饭吧?“明哲还是没听出这事跟自己有半毛钱关系。
“你看,这关系可大了,你听我给你分析一下啊。“说到兴头儿上,Jim何索性把衬衫的扣子又解开了两个。
“咱们现在跟想联拼这个单子,他们的机器生产需要时间,我了解到,咱们上地大库有1200K400的库存,可以马上发货。“
K400?这恐怕不行吧,这是去年暑期推的学生机,功能比较单一,我听说儿童医院的大楼都已经做了无线AP的部署,所以用的笔记本也需要有无线上网功能的。“
“嘿,哥们儿,还是你专业,一下就看出问题来了。这款K400,就是内置的无线天线有些简陋,还有就是无线网络模块好像芯片有点过时了,因为考虑到学生用,可能对于无线连接不是很看重,为了降低价格,当初就这么设计了。“
“嗯,是,这个我知道,无线网络模块使用的是802.11a的,传输速率是11m,现在都是802.11g的,如果带宽够的化,能达到50M左右的传输速率。还有,无线接收天线这边,因为考虑到成本,藏在LCD屏里的发射端只有一个,所以,无线传输的距离比其它的本本要低一倍还多。“
“嗯,这问题就出来了啊,咱们公司在做行业大单的时候,一定要经过你们部门的工程师测试,出据项目测试报告。如果,在你这能把测试报告通过,那订单就没问题了。现在咱FZ笔记本不是总想搞出点响动来嘛!如果能拿下这个单子,肯定是一个轰动性的新闻点。”
“这哪行啊,我得按技术理论来做啊,还要有实际测试的过程,你这么做,就不怕人家医院在使用时出现问题,要求退货啊“。
“儿童医院采购科主任老刘那,我已经打点好了,拿着咱们的K400过去测试的时候,他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至于他们医院信息办的那帮人,他们才懒得多嘴呢”。“这你放心,不会有问题的。
“其实这单子,也是个死单,本来公司也没打算能做成。如果,咱俩合作,以你推动一下东莞工厂的生产平台,给他们提一个意见,把笔记本LCD屏中的接收天线,加一根,增加信号的接收强度。应该花不了多少钱,我再从我这里推动设法向上面要一些专用款项,加进去就OK了。至于无线传输模块,肯定不能给他们升级,否则咱就亏了,这个我能摆平。”
“恩,加一根天线,成本不会上去,但工作量很大,需要拆机重新安装。必须得在北京找很多工程师来一起完成这个任务,再把产品发回到东莞工厂,肯定来不及了。”
“兄弟,这就看你的了,在北京的5星级服务中心有3个左右吧,笔记本工程师,拿到高级认证以上的起码有10个左右吧。而且都是你培训出来的,你招呼一声,让兄弟们加个班,应该不难吧,我会个人从业务提成中拿出一部分,给他们发奖金,保证让他们满意。再说,如果你能把这项目做好,到时候肯定有轰动效应。集团那,大老板知道了,没准,老板一高兴,就给你调到核心业务部门了,不用再天天那么忙了。”
这时,明哲终于明白Jim何 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了。但是,如果真像Jim何 说的那样,能调到核心业务部门,比如说研发部门,那可真是不错。明哲,暗自下定决心,要抓住这次机会。
“好!”明哲端起酒杯跟Jim何干了一杯,此时两人简直犹如兄弟一般。  
最后的结果,在之后的三天时间里。明哲先从经理老于手里争取到了这次大家看似费力不讨好的项目测试任务。从产品测试入手,公司儿童医院两头跑,最后把产品测试报告发工作流,产品总监审批通过,发东莞工厂。从东莞工厂发来了需要的一千多根无线网络接收天线。  
接下来的一周是忙碌而充实的,明哲通过服务管理处找了维修站的8名笔记本维修工程师,每天下班后几乎吃住都在FZ上地大库里面。
 
Jim何 也没有歇着,他四面出击,一层层地在各部门老板面前申请资源。没过几天,全公司与这个项目有关的部门都被他一一攻克,几乎成了公司内的一个热点新闻。  
明哲虽然忙碌,但感觉很是幸福。觉得这么搞下去,公司应该会看到自己的努力和勤奋。  
 
但半个月后的某一天,早上刚到公司打开电脑,明哲就收到总裁办发的一封全公司通报表扬信,主要内容是表扬Jim何,大胆构思,巧妙公关,一举拿下儿童医院1200K400的采购项目。但却只字未提为这个项目幸苦了半个多月的明哲,更甭提那几个跟着受累的维修工程师了。
 
看着邮件上提到的“一个人完成”几个字,明哲彻底明白了。  
他们被涮了,被Jim何彻底给涮了。  
就在明哲为了这个项目废寝忘食的时候,其实Jim何已经定下了利用他的计划。
而当明哲憧憬着一切美好的未来的时候,Jim何却已经单枪匹马地在大老板面前
留下了一个完成不可能任务的印象。  
 
高明,实在是太高明了。
职场中的利益原则,并非明着用的,而是要藏在暗处。一个职场高手,必定是内外有别的双面人,心里藏着利益,表面全是公,如Jim何那样。
我们不推崇伪善,但这不妨碍伪善的存在。
Office里从来都只有两种人,主角和龙套。就算龙套再累,再辛苦,但最后的掌声一定是属于主角的。
明哲第一次遭遇了职场黑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