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白领!你才是白领!
你们全家都是白领~!!!
 
 
 明哲拖着一大堆笔记本电脑的Demo备件走出7楼的电梯。
“呦,又要出新品了?正好你来了,这有你一个快递。”前台的MM一手捂着电话听筒对明哲说。
 “是啊,是啊,哪有你轻松啊。哪发过来的?”,明哲随意的回应了一句。
“好像是Intel吧,你等一下,我接个电话。”
 
明哲把手里的东西堆在前台,坐在会客区的豪华沙发上。
这组沙发明哲只在宜家的样板间见过,意大利米洛的,在北京只有展示,还没有销售。真不知FZ从哪搞到的。
会客区的沙发,正好面对着电梯间,明哲凑巧又看到了那个触摸输入楼层的液晶屏。
那时候,真面,整个面试的过程就跟上刑的似的”。明哲回忆起了第一次来FZ大厦面试的场景,暗自苦笑。
 
“给你,怎么你们部门就你的快递多啊,不是外地分公司发来的就是上游合作伙伴发来的,以后给你收快递我要收费了啊~!”
明哲接过快递熟练的在登记簿上签字,头也不抬的说:“是啊,劳烦FZ首席大美女雯子小姐了”。说完,明哲拿着这一大堆东西往自己座位走去。
 
若大的Office,每个人的座位都布置的或温馨或整洁,一点不逊于Google的办公环境。
再看看明哲的座位,一个带转角的办公桌,已经够大了,怎么就这么乱。满桌子的笔记本备件。
“唉”,明哲叹了口气,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了侧面文件架上。
因为又快到9月份了,每年这个时候FZ笔记本都会推出几款适合学生使用的产品,为的是挤进这个庞大却又被几家国外品牌长期把持的笔记本市场。
每当有新品推出的时候,则是明哲爆发自己小宇宙的时候。本来就忙得不可开交,如果再不超越生理、心理双重极限,这工作恐怕完成不了。
明哲的任务就是为这些即将上市的笔记本电脑,制作 NPI (New Product Introduction) 新产品导入说明。包括产品拆分图、备件编码、产品测试报告、以及Q&A
这些全做好之后,再发工作流,等待部门经理、产品总监、备件部总监、生产平台总经理一个个的审批,所以明哲必须要尽快的完成,这么多大领导审批,耽误个3,5天很正常。
但下面维修站的工作压力就很大了,压力一大,他们找到的第一个出口就是明哲,因为明哲和几个产品工程师的手机号已经被贴在FZ内部服务网的首页了。
明哲可不想每天下班后还总要接几个外地长途,再遇上几个操着江浙一带口音工程师,真是痛苦不堪~~~!
 
这周要做6款产品的NPI,最麻烦的就是这产品拆分图。这可是个力气活。
把一台完整的笔记本拆成30多个小零件,还要摸索出一个最便于拆装的路径。
用DV把这个过程拍下来,将视频放到FZ的官网中,可以让全国将近400FZ维修中心的笔记本工程师在面对新产品维修时有一个拆分的参照。同时还要制作一个PDF文档便于工程师在外出工作时携带。
每次做NPI的时候,明哲都很自豪,不是因为这项工作有多高的技术含量,而是一次次的NPI让明哲自信的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拆装笔记本最快的人。而且在给服务站的工程师培训时,明哲总会留下一两个小时来组织工程师们弄个笔记本拆装比赛。每次明哲都能在10分钟之内搞定,而且一点看不出这台笔记本被拆过。这已经成了每次培训,明哲的保留节目了。明哲真是“被”熟能生巧了~~~:)
 
明哲正在埋头研究手中的这款ASUS代工的本本,“啪”的一下,有人从后面冷不防的拍了明哲一下,差点把手中的笔记本给飞出去。
回头一看,原来是FZ第一剩女,培训管理部的Jivey大姐。
“呦,我们的青年才俊小白领,怎么天天鼓捣笔记本啊,MSN上跟你说了半天,你都不理人”,Jivey姐姐“风情万种”的靠在了明哲的办公桌旁。
“谁是白领!你才是白领,你们全家都是白领~!!! ”。明哲没好气的拽了一句回去。
这要是别人,明哲肯定一笑了之,只不过Jivey姐姐虽然人近40,但还努力地保持着一颗20岁少女的心,让明哲跟她开起玩笑来总是感觉那么理所应当。
“刚才北京公司的Sales ,Jim何。找你来了,我正好碰见,他说你的电话没人接,好像还挺着急的呢~。”,说完,Jivey姐姐扭动着芙蓉姐姐般的腰肢去茶水间了。
明哲手里拆着那个从Intel寄来的盒子。没说话。
其实,一听Sales,明哲就饱了。从心眼儿里明哲最腻味这帮Sales,感觉他们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天天就会说大话,吃喝玩乐,溜须拍马,每个人还都装出一副日理万机的样子。
你看吧,凡是在Office走廊里或电梯间看见耳朵上连个耳机,来回踱步,手舞足蹈的人,一准儿是Sales
再听听谈话内容,动辄就是几百万的大单。
想起《大腕儿》里李成儒的经典台词,”您要是在电话里说少于一千万的单子,都不好意思跟别人打招呼。“
真不明白了,电话那头的人,难道都是这帮Sales的亲爹亲妈,怎么就能让他们这么热情呢?
“嗡嗡“,桌上的手机振动响了,明哲一看,是8252开头的,甭问,肯定是公司内部电话打过来的,多半是那个油头粉面的Sales Jim何。
果然,明哲接通电话还没等出声,电话那头就传出了Sales人群专有的热情洋溢的问候。
“嗨,明哲,刚才去哪了,真是大忙人啊,可让我好找。我是北京公司的Jim。“明哲好像都能看到Jim何在电梯间,拿着手机踱步的样子。
“哦,刚才不在座位,有什么事吗?“
“听说你也是北京人吧,咱可是老乡啊。也没什么事,在FZ北京人不多,想找个机会跟老兄你聚聚。今晚我做东,咱去俏江南撮一顿儿。“
俏江南~!这可是北京有名的饭馆,随便吃一顿也得小一千块。怎么从Jim何嘴里说出来,就跟去趟成都小吃一样轻松。
要是平时,明哲肯定屁颠屁颠的跟去见世面。
但这会儿,明显有种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感觉。
明哲赶紧推脱说:“哦,今晚我家里有事,可能不方便,我们都是一个公司的,不用这么客气,您还有事吗?我这正好有个会~~~”。
还没等说完,电话那头的Jim赶忙打断了明哲,“别啊,哥们儿~!位子都订好了,公司的招待费,不用自己掏腰包,你别不好意思。一会儿下班我过来找你,就这么订了。
嘟嘟嘟~~~,电话那头已经挂断。
听了Jim最后一句话,明哲的气更不打一处来。
我这天天就恨自己不是八臂哪吒了,这帮Sales居然这么悠闲,而且还堂而皇之的占公司便宜。
 
"这就是命",明哲苦笑一声,继续做他的NPI.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