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从作者04年毕业后在IT圈底层混迹一年,机缘巧合进入国内著名IT企业方正科技工作,担任笔记本产品专员。从踏进这个大门的第一分钟他就错了,血淋淋的职场人生、惊人的行业秘密、曹雪芹都编不出来的感情悲剧~~
 
上帝一次次的跟他开着玩笑,而他一次次的顽强坚持~~
 
 
噩梦开始。。。。。。
 
      20056月份的一个能晒死人的下午。明哲胆怯的走进位于海淀区中关村燕京大学东门对面的FZ大厦。
一踏入一层大厅,明哲心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真不该随便再网上投简历,这么大的公司,我来面试,不是自找没趣嘛?人家哪能用我啊!”
不过,既然来了,起码要看看传说中的著名IT公司的办公环境吧,回去可以跟我那些同样是毕业一年多还混迹在社会底层的狐朋狗友们吹嘘一下。
站在一层大厅,明哲完全被那种场面震撼了,对于一个毕业后混迹社会一年的人,而且又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按理说,一个IT公司的大厅还不至于让他胆战心惊的驻足观看。
      但大厅足足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于他以前因为那可怜的一年工作经验所接触过的有限的IT公司相比真是不可相提并论。大厅中央居然矗立着四根大大的棕榈树,让你仿佛置身于植物园的温室花园。抬头看来,在大厅的中央悬着一副汉白玉质地,彩绘贴面的中国画。足足有20长,也不知道清明上河图摊开来有没有这个壮观。因为悬挂的太高,又是书法,很多字基本看不懂,但最后落款明哲可是看明白了,“――江泽民”~!
      这时一个沙哑却又透着尖锐的声音打断了明哲。“先生,请问您有预约吗?找哪个部门”
      顺着声音回过头,奇怪,怎么没人?再一低头,哦,看见了,一个白白的矮胖子保安,他的声音,他的扮相让明哲第一时间想到了一个人,“曾志伟”。
      别说,这哥们眉宇间还真透着那么股子“贱气”。
 
 
“来面试,找产品支持部”,明哲强忍笑意对“曾志伟”说。
“学生吧?别乱走,我们公司经常有领导来视察,你先到门口等着,我联系一下”。
“曾志伟”那本来看似还有些可爱的长相,怎么突然变得那么狰狞,让人不由得联想到满清政府搜刮民脂民膏的八旗兵丁。
“让咱等,就等等呗,大公司嘛,人都忙。”明哲自言自语的边说边走到大厅旋转门外。
。。。。。。
一个小时过去了,忐忑不安的明哲往里面看了看,“曾志伟”正在跟一个保洁员手舞足蹈的聊着。明哲炸着胆子又一次跨进了大门,想问问什么时候会得到召见。
还没等明哲开口,“曾志伟”便没好气的扯着“沙哑又高亢”小嗓冲明哲嚷嚷:“嘿,刚才你干嘛去了,给你打电话了,产品部的于经理让你上7楼前台等着。”
明哲正想辩解一直在门口拔军姿呢,没有离开。
“志伟”一抖手,甩出一个门禁卡,扔给明哲。“拿着,没这个你进不去,出来后,在7层前台填单子,把卡放前台。”
 
明哲赶紧双手接过这“通关文书”,张望了一下,哦,看到了,电梯在大厅的两侧,因为明哲是左撇子,下意识的选择了左边的电梯。
到了直梯前,明哲又愣住了。这电梯按钮在哪啊?这怎么上去啊?
正当明哲打算转过身爬楼梯上去的时候,从后面走过一个中年男人,在电梯间旁边的一块蓝色水晶面板上熟练地轻轻敲击了几下,“叮”的一声,明哲面前的这部电梯门开了。
哦,原来是触摸按钮啊,在液晶屏上输入楼层电梯才可以打开。明哲又长见识了。
生怕这中年男人进去后电梯马上关上,自己又不会开了。明哲赶紧一个箭步跨进电梯。
在电梯里,明哲通过四周光滑的电梯壁观察着这个男人。
考究的西装,锃亮的皮鞋,耳朵上还夹了个“NOKIA”的蓝牙耳机。眼睛不屑的往上翻着,明哲就不明白了,这电梯的天花板有什么好看的?
明哲顺手按了7层,转身礼貌的问中年男人:“您到几层?“
男人看都没看明哲,从嘴角挤出一句:“me too~“。
还好,这句我听得懂,不然多丢人啊。明哲心中窃喜。
  Seven-story elevator is coming  〕电梯里传来了提示音,到了。
明哲一闪身示意让身后的男人先下,想抓紧这几秒钟,在电梯里照一下自己的发型有没有乱。也许是明哲的举动令男人感到不爽,男人侧身走过,从鼻子里又挤出了一个声音:“CAO”.
天哪,明哲的脑子一定是进水了,居然还在拼命的想着,这个“cao”的发音是英文里哪个单词? 
 
---------真是缺心眼的明哲, 哈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