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间,到这所大学任教已七年。

刚进这所大学,我就感到自己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学校鼓励老师申报各种教研、科研项目,外加写论文。大家都围着学校的指挥棒忙得不亦乐乎,好能够从中多挣钱、评职称,评了职称就意味着各方面的好处。但在我看来,那些所谓的教研和科研项目的学术价值和应用价值都极为有限,甚至是没有。至于说论文,基本就是给钱就发,能有多少含金量呢(也许是有一些高质量的学术研究,但我没看到过)?因此,当别人谈论起谁谁发了什么论文,弄了个什么项目,我都不稀罕。我并非不愿意做学术研究,只是认为做这种没有价值的“学术研究”,纯属浪费生命。我一直认为,学术研究就应该做出真正有价值(学术价值或应用价值,或两者兼而有之)的成果出来,否则就没有必要做,即使体制在引导、甚至逼迫你去做。父亲说我太理想主义,我则认为自己既是理想主义,也是现实主义。因为从现实的角度来看,只有有价值的东西,才能转换为实际利益。而且即使跟着体制走,在我们这所名不见经传的地方院校里,我也看不到事业发展的前景。换言之,即使评上教授又如何,能为社会做出多大的开创性贡献?

甚至于,沿着体制指引的方向前进,个人能力非但不会进步,反而会退步。这是如何说起呢?因为体制要求的各种项目、论文,其内容都很虚,严重脱离实际应用(也许有极少数具有实质价值的,我同样没看到过),说不好听的话就是忽悠。这些东西,除了体制认可,市场根本就不认可,自身的技术能力自然也无法从中得到锻炼。前段时间有个博士说,自己给别人说这也能做,那也能做,实际上什么都做不出,心虚啊!不过这些项目、论文会耗费你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却是实实在在的,使你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研究有实际价值的技术。而且研究这些技术会耗费更多的时间,也很难从体制内得到回报,因此几乎没有人这么做。所以说,你越跟着体制走,你就越被体制化,实际能力会越差,你就越离不开体制,以至于恶性循环。

至于说教学,由于现在的大学生普遍不爱学习,我只需要把自己知道的拿出来一点点,就足以满足日常教学的需要。年复一年,讲的都是重复性的、最基本的知识。课时费是挣到了,但是对个人技术能力的提升,意义很小。

另一方面,学校这几年生源还不错,日子似乎还过得下去。但是从长远来看,生源减少,而学生选择的余地却越来越多(出国等)是大的趋势,而且现在学历的含金量也越来越低。在这种情况下,难保学校不会倒闭或者裁人。我把这种观点说给周围人听,大家都不相信。父亲尤为不屑,声称本地只有这一所公办本科院校,当地政府肯定会保它,无论如何不会让它倒闭。我丝毫不为父亲的言之灼灼所动。计划经济时代的国企被认为是铁饭碗,有国家担保,如果当时有人说国企将来有一天会破产,国企工人会大面积下岗,大家一定会把他送进安定医院。可是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全国人民都知道。历史不会简单重复,但难保不会重演相似的一幕。如果在我中年的时候学校倒闭或者要裁人,那我很有可能命运和当年的下岗工人一样悲惨。我还年轻,不能把全部的赌注都押在学校不倒上。

基于以上这些理念,我认为自己必须面向市场,面向体制外的广阔空间,发展自己的专业能力及各方面能力,使自己即使离开这个体制,也能生存下去。甚至于,自身事业的发展,也必须着眼于体制外。因此,我对学校要求的各种项目、论文,极少关心,一门心思研究技术。除好几年前为了评讲师,花钱发了一篇论文外,我没有做过一个科研项目,没有发表过一篇科研论文,因此年年扣钱。我也不在乎,因此连到底扣了多少钱,我也不知道。在我看来,只要自己的技术能力将来达到了一定的水平,挣钱不是问题,反倒是若为了迎合学校的要求而被体制化却是更可怕的。

不过在工作的前几年,由于没有深入企业一线的机会,始终无法形成自己的技术方向。网络研究过,还用.Net写了个小东西,UNIXJAVA也搞过,但都无法深入下去。

前年省教育厅组织青年教师到企业顶岗,我很珍惜这次能深入开发一线的机会,老老实实在武汉租房、上班。而有人申请到这个机会后,只是打着顶岗的旗号干其他的事情,或者还在上课,顺带着去一下企业,效果自然打了很多折扣。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我确定了JAVA作为我的主要技术方向。返校后,尝试着带出一个学生团队来承接项目,不过最终由于种种原因而归于失败。不过我并不后悔,反而有些自豪。因为毕竟我尝试过试图带领团队面向真实的市场,周围的大多数人连尝试过都还没有呢!

但奋斗了这么多年,至今还没能独立承接项目,也就无法证明自己走的路是正确的。与此同时,周围的人在体制的指引下,都或多或少地取得了进步。有人考上了博士,有人升了官,有人升了职称。而我在外人看来,却是原地踏步。想到这些,心里不免失意、着急。

按说,七年时间,应该能让一个人对某项技术达到很熟练的地步,独立承接项目应不是难事。但是,在这个不知道能不能归为三线的城市里,前几年根本找不到与企业合作的机会,也就不知道该往哪个技术方向发展,因此前几年的技术方向都是凭感觉在研究、发展,网络、.NetJAVAUNIX都搞过,但始终无法在某一个方向深入研究下去。这两年虽然确定为JAVA方向,但一直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遇到问题只能靠自己,没有人可以讨论、求助。而且,还有教学任务需要完成,无法像企业的员工那样专心编码。不过,这里面也有自身努力程度不够等问题,不能完全怪客观环境。

但既然选择了这条道路,就不后悔,我还是会按照既定的方向坚持走下去,相信有志者,事竟成。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目前与企业合作已经取得了一定的进展。就在前段时间,省教育厅下发了新的文件,对教师分类管理。以后我若能够在技术应用、推广方面做得好的话,可以评社会推广应用型的职称(不过条件很苛刻),这也算是体制内政策的一个进步和突破吧。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