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年底,我的社会身份从“51CTO传媒副总编”变成了“InfoQ中文站高级策划编辑”,个中理由都写在了我的2012年个人总结当中。


2012年,我的最大收获是发现了编辑没有竞争对手,只有同学。


2013年,我的最大收获是重新思考了“编辑是什么”这个问题。(当然,男朋友升级老公也是个很大的收获!)


编辑是什么?如果你在今年1月问我,我的答案是“鼓动专家成为好作者的人”;今年5月问我,我的答案是“通过为专家建立良好的内容提交流程、反馈流程、在专家之间建立快速的Review通道,刺激专家成为好作者的人”;今年10月问我,我的答案是“通过主动的沟通、培训,将专家培养成好作者的人”。从拉壮丁到服务壮丁再到培养壮丁,其中的转变有成长的因素,也有无奈的因素,因为这个行业的好作者实在太稀有了。


临近年底,一个朋友在邮件里问了我三个问题:


1. 在“娱乐至死”的今天,一个内容至上的精英媒体真的能够得到广大群众的认可么?

2. InfoQ是一群人对质量的坚守,是什么力量支撑着这种坚守,又是什么支持着InfoQ的生存?

3. 一年又将过去,你有没有新的体会可以分享呢?


这三个问题触发了我的神经,决定写一篇年终总结来给这位朋友做一个回复。说来也多亏了这位朋友,否则以懒菜之懒,有没有这篇年终总结还是个问题:)


但是,这个回复并不好写。我原本应该在三周前完成这篇回复,但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我一直在犹豫,写了又删,无法成文。就这样到了2013年的平安夜,我忽然知道该怎么写了!


我先回复第三个问题,最后我会回答前两个问题。


想象一下北冰洋的冰山,南极的冰盖。南北极是极寒之地,人迹罕至,但这堆冰块可以调节整个地球的水位和生态。众所周知,冰山在水中是这个样子的:


  / \    <- 水上的冰

------------- <- 海平面

  /       \

 /         \<- 水下的冰

/           \

/______ \


海洋代表整个产业,产业中的大部分人都生活在海水中。冰山代表这个产业的核心圈子,影响产业发展的关键事件都发生在冰山当中。冰山的一小部分露出了水面,大部分则在水下。


专业媒体站在冰层表面研究冰山,娱乐媒体站在冰盖和大陆之间的海岛上研究冰山,广大群众们则站在温暖的大陆上看那些海岛居民的研究成果。


做为一个专业技术媒体的编辑,我在冰面上走了四年多,居然到最近才发现在水面下有一个很大的世界,这个世界叫做产业的上游。媒体只是产业下游中很小的一块,如果产业的上游做砸了,媒体就死翘翘了。


这可是个颠覆性的发现!我之前实在是too young too simple,一心想着让更多人走出水面,却没有意识到冰山本身的整体分量严重不足。如果你现在再问我“编辑是什么”这个问题,我的答案再次更新了:


编辑应该是游走于产业上下游之间,通过对信息进行控制与转发,以加速上游产业健康发展的人。


这直接改变了我做内容的思路。


以前做内容的思路是:做内容公开出来给读者看。


现在做内容的思路是:从A获取信息,分享给对A感兴趣的B看以辅助B的决策,反之亦然;精心选择要对外公开的信息,确保该信息的公开对行业是有促进的(而不是引入信息垃圾);不传播虚假信息和带有误导性的信息。


其实这不就是出版行业诞生的初衷吗?最早从事科技写作的人不都是来自产业上游吗?从专业的学术期刊,到儿童的启蒙教材,到面向大众的媒体,做的事情本质上有任何不同吗?大家都是为了促进行业的发展才存在的啊!为什么媒体的价值会变成了抓眼球、卖广告呢?


当然,娱乐大众不是一件没有价值的事情,我很尊敬迪士尼这样致力于给人类带来欢乐的公司。人们需要娱乐,所以人类文明要有艺术,有音乐,有小说,有电影,有戏剧,就是因为人类大脑里感性的一面需要被满足。有些媒体将自己的价值就定位在娱乐大众,这是没有问题的。


但,娱乐不是人类需求的全部。


一个定位于服务行业的媒体如果不能促进行业的发展,那它就毫无价值。我们的目标不是取悦“广大群众”,我们的目标是为需要我们信息的人提供信息,为需要我们人脉的人提供连接,为需要我们影响力的人提供平台。这些需要我们服务的人是我们的客户。


我们对质量的坚持是我们取信于客户的根本。我们不去取悦他们,那没有用。只有取信于客户,让客户通过我们的服务促进了他的成长,我们才能够生存、成长。对于媒体来说,客户最常见的需求是强化他自身的品牌——市场部与销售部的对接,这很常见。但事实上,这只是一个最表面的需求。技术公司的立命之本是强化自己的技术,强化自己的团队,强化自己的产品,强化自己的合作伙伴生态圈,强化自己的客户群,在这个基础之上才有资格谈论品牌的强化。行业媒体不能把眼睛仅仅盯在靠自己的影响力强化客户品牌上面,而要深入行业,帮助客户实现更深层次的强化。


从传统意义上来说,这可能已经超出了一个媒体或者编辑要做的事情——这其中的有些价值,现在是通过分析师、调研机构、猎头或者培训机构来实现的。但我觉得媒体不应该给自己设限,编辑更不能给自己设限,不要说什么事情是我不该做的。只要对行业有好处的事情,我们都可以尝试,选择我们认为最有价值的、最适合做的事情去投入的做。


编辑的成就不在于自己写了牛逼的稿子,或者发布了牛逼的观点,或者采访了多少牛逼的专家。编辑的成就在于做一个行业信息的交换机,让信息流动到它能够创造价值的地方去。


我相信行业会认可我们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