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程序员阶层——一股待觉醒的力量

 

西北工业大学软件与微电子学院 710072

 

0.摘要

程序员出现于上世纪四十年代,他们卓越的工作,逐渐使整个世界登上了信息产业革命的高铁。本文通过考察中国信息产业发展进程,发现程序员已经作为一个阶层出现。随后,在给出该阶层明确的划定基础上,创造了一个社会三层次研究模型,进而总结出该阶层的先进性,即掌握当今社会最先进生产力,大有可为;但局限性是缺乏正确的人格培养和健康的发展环境,以致陷入严重的生活困境。总之,中国程序员阶层是一股待觉醒的力量。随后,笔者提出该阶层是位于新兴的虚拟社会和进步的现实社会当中的新时代的“士”的新观点,并给出了阶层应当担负起的崇高的特殊的历史责任。最后指出,该阶层的觉醒应由自身的发掘、成长,以及政府的引导、支持来实现。

关键字:中国 程序员 阶层 觉醒 虚拟社会 政府

 

1.阶层的划定

本文受掌握文献和研究能力的限制,落脚点放于中国的程序员阶层。

1.1程序员的定义

 “程序员”的概念历来很模糊,程序员必然是和程序有关的人。本文对程序员给出一个明确的定义。

定义:从事计算机程序研究、设计、编写、测试工作的人,是程序员。

程序研究者主要从事编程思想、编程方法、编程语言、编程工具的创造和研究,一般称作计算机科学家。这部分人同样具有哲学和数学功底。

程序设计者主要从事软件的需求分析、系统架构、详细设计工作。

程序编写者主要从事软件的代码实现工作。这部分人是程序员的主体。

程序测试者主要从事软件的测试工作。

这里,对程序员的内部细分并无严格限定,一个程序员可以同时从事几项工作,一项工作可以同时具备几类特征。

同样,程序员没有职业化的限定。一个人,无论是以农民、产业工人、体育运动员还是教育工作者为职业,只要现阶段进行着程序的研究、设计、编写或测试工作,都可归为程序员;而且这类人中不乏水平很高的人。

另外,计算机硬件技术人员从属于程序员阶层。一方面,他们为程序员开发满足需要的硬件设备,配合程序员的工作;另一方面,他们靠编程来开发硬件,自身也是程序员。这里体现着“阳中有阴”的易理思想。

为了研究方便,我们将职业程序员划为一线程序员,将非职业程序员划为二线程序员。

 

1.2阶层的历史和规模

1945年,美国科学家冯诺依曼在关于EDVAC的报告中首次提出将“程序”的概念引入计算机领域。按照我们给出的定义,他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位程序员。

19569月,我国派出赴苏计算技术考察团,闵乃大、王正等15人可以认定为中国的首批程序员。

经过60年左右的发展,中国程序员已经作为一个阶层出现。中国现在有多少程序员?信息产业作为新兴产业,从业人员变动很剧烈,而且根据前文给出的定义,有大量二线程序员存在,因此现在对程序员的总体规模还无法给出一个权威的数字,只能给出概数。

中国CSDN网是程序员经常登录的网站,有注册用户220万。但是注册用户成分尚不明确,占全国程序员比例也不得而知。

《北京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发展蓝皮书:2010》中写道,截止2009年,北京软件和信息服务业从业人员达到37.8万人,十一五计划期间人员数量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3.5%。根据这个数字,预计2010年末达到43万人。另据调查,北京的比重为全国25%,也就可以估算全国一线程序员有170万人。但是这个数字并没有包含其他行业中的职业程序员。

可以确定的是,中国程序员的数量级在百万和千万之间,占全国总人口数量尚不及1%。但是,中国程序员的力量不容低估。我们以史为鉴,民国初年的工人阶级总数不足百万人,同样不足当时中国人口的1%,但正是这批人在五四运动中登上历史舞台,开辟了浩瀚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一个社会阶层的立,就在于其独特的创造力和破坏力。那么中国程序员又有何德何能呢?

 

2.阶层的地位

笔者认为,程序员阶层是新时代的“士”。

一般认为,大学生是士,规模有数千万人。但是现在,中国大学的社会形象越来越像技能培训班,学生毕业后迅速被分化,多数降至社会底层,无法为祖国培养具有高尚情怀的士。

古代的士,在等级社会中处于贵族阶层和平民阶层的中间地带,他们下学而上达,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有着特殊的人生志趣和社会责任。

但是,在崇尚人人平等的今天,靠贵贱划分人等的时代已经过去,需要确立新的标准。笔者发现,随着信息产业革命的纵深发展,进入二十一世纪,人类社会出现了新的划分方法,那就是分为现实社会和虚拟社会。其中,依靠信息技术发展而来的本地环境和网络环境是虚拟世界,虚拟世界中的社会是虚拟社会。

程序员阶层正处于现实社会和虚拟社会的中间地带。程序员是现实社会中的生产者和服务者,是虚拟社会的缔造者和建设者,同样有着特殊的社会责任。

因此,笔者说,程序员是新时代的“士”。

 

3.阶层的特征

3.1研究模型的提出

笔者给出一个三层次模型进行分析。一般的,一个系统可以分为三个层次:物理层、逻辑层和表现层。例如计算机屏幕显示的一张图片,在表现层就是一张图片,在逻辑层就是一个像素矩阵,在物理层就是物理设备和高低电信号。这三个层次各有映射关系。人类社会也可以依此划分,对应为现实层、中间层和虚拟层。现实层即为现实社会;虚拟层即为虚拟社会,为现实层提供了服务接口,使现实世界的人能够不经过中间层而进出虚拟世界;中间层为逻辑层,这里存在着虚拟层的设计蓝图和实现技术。现实层为中间层输送现实价值,如物质、文化和政策信息;中间层完成虚拟成的构建和更新,创造并向虚拟层输出虚拟价值;虚拟层为现实层提供服务。

虚拟社会的出现,还影响了一门重要的学科——时间管理。在虚拟社会的生活已经成为了人类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必然要在时间分配上进行调整,重新认识时间的管理。笔者在此提出“虚实时间比”的概念。顾名思义,就是一个人在虚拟生活和现实生活平均分配时间的比例。应当认识到,虚拟生活无法完全代替现实生活,因此这个比例不能过大,否则饮食、起居、道路交通,以及真实的情感交流、旅行、体育锻炼、修身养性等时间将被迫压缩,效果大打折扣。

 

3.2阶层的先进性分析

在上述的三层次模型中,程序员阶层是人类唯一有能力横贯三个层次的。一些人认为,这就好比一个酒店的建设工人和服务生,虽然有能力进出酒店的各处,但无疑处处看人脸色,而且几乎没有时间去享受自己提供的服务——这是一个错误认识。因为该阶层有着独特的先进性,是当今最先进生产力的代表。

首先,生产力的决定要素是人,中国程序员阶层以青年人为主,多受过高等教育,且训练有素。由于长期受计算机知识的熏陶,思维敏捷而理性,为人忠诚朴素,工作认真勤奋。

其次,该阶层掌握了当今最先进的生产工具——信息技术。大量行业调查显示,该技术直接创造的产业价值每年都在以100%500%的速度增长,这是史无前例的。

另外,该阶层的贡献和影响也体现了其先进性。第一,程序员的服务是具有全球性影响的,因为虚拟社会是全球性的,这是显然的;第二,程序员提供的服务是强大的,不仅在虚拟社会中发挥作用,而且深刻的变革着现实世界,例如网银、网购、微博、视频会议,最新例证是突尼斯的“维基革命”;第三,程序员是脑力劳动者,培养一个专业程序员需要很大代价,而且信息技术发展日新月异,程序员需要时刻学习新知以保持活力;第四,信息技术发展仍相对落后于虚拟世界发展需要,生产工具仍欠发达,程序员不仅要进行高强度脑力劳动,还不得不进行大量体力劳动,如程序录入、程序调试、文档编写等,程序员的吃苦精神可见一斑;第五,程序员的成果为社会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信息产业本身有巨大人才缺口,网上商城吸引了大批人员开办商店,各种网络平台还催生了威客、拍客等,企业信息化改造还促进了相关行业的发展。这些都是其他行业生产者无法比拟的。

最重要的,该阶层是人类新的社会形式——虚拟社会的缔造者。进一步说,该阶层掌握了人类社会发展方向的决定权。人类应深刻意识到虚拟世界的出现和发展所带来的全方位的革命性意义,进而认识到程序员阶层的伟大贡献和潜在能量。

从历史上讲,现在处于虚拟世界的拓荒阶段,有大量艰苦的工作去做。程序员正在用他们的大脑、双手和生命为全人类开创一个崭新的世界,他们的工作和牺牲是无比光荣的,是无比可敬的,是必将载入史册被人永远铭记的!

 

3.3阶层的局限性分析

3.3.1中国程序员的苦难

中国程序员心理状况堪忧。长期严密的逻辑思维也导致了人员性格有自闭倾向。加之大部分程序员仅从事局部的开发工作,缺乏大局观、系统认识。另外,受社会风气和年龄局限,一部分人有浮躁、功利的特点,那些不得法的程序员还表现为易怒、悲观、头脑僵化。大量的调查都表明中国程序员普遍存在心理问题。

中国程序员的身体状况堪忧。长期受电子设备辐射,错乱的生活规律,不健康的心理状态,缺乏体育锻炼等都导致了程序员的身体状况堪忧。中国程序员的平均寿命虽然没有统计数据,但显然低于全社会平均寿命。

中国程序员职业生涯较短。与国外很多有数十年程序生涯的人相比,中国程序员在高压生存环境中难以为继。

中国程序员的婚姻状况堪忧。从业初期忠于事业,干劲十足,无心恋爱。往往到了30岁才开始考虑组建家庭,但身心条件都制约着恋爱和婚姻的成功。

中国程序员的社会地位低下。因追求技术路线而放弃政治生命,放弃休息的权利,放弃与外界交流的机会,社会形象缺乏阳光。程序员的工作热情被领导层利用,国家相关法律不健全,社会对知识产权的漠视都导致其劳动权益往往得不到保障。

总之,中国程序员表面上有数字上的工资优势,但实际情况用“苦难”形容不为过。

3.3.2造成苦难的自身原因

程序员自身的麻木无知和畸形的生活方式也是造成苦难的原因。程序员苦难的深刻内因在于其把本应用于学做人的脑力资源都耗费在了解决“脑筋急转弯”上。

程序员的权利意识匮乏。他们普遍认为或被灌输技术人应该是纯洁的,为了喜爱的技术应废寝忘食,努力工作。但实际上是放弃了自己的劳动权益,缺乏集体维权力量。

程序员的虚实时间比严重偏高。程序员自诩IT人士,原本正常工作时已分配了大把虚拟时间,加班时继续在虚拟世界中,业余时间又喜欢上网、即时聊天、短信问候、邮件交流,还沉迷网络游戏、电子小说,现实时间所剩无几,饮食、起居、道路交通,以及真实的情感交流、旅行、体育锻炼、修身养性等时间被迫压缩,效果大打折扣。如此畸形的生活习惯,必然被视为“怪人”,必然成长为“怪人”。

 

3.3.3造成苦难的外部原因

程序员阶层苦难的根本原因在于,其创造的虚拟价值被严重压榨,即由现实层输入的现实价值远小于由中间层输出的虚拟价值。

有几种表象可以定性说明,这几条不分先后,相互间也没有严格界限。第一,程序员的知识产权未得到有力保障,这一点众所周知了;第二,虚拟社会盈利方式缺乏智慧,通俗的说是还不知道该怎么赚钱,例如新闻网站背后有大量信息收集、编辑、管理、发布工作,却只能从广告费中分割收入;第三,程序员的劳动价值缺少合理计算标准。一分耕耘难换一分收获;第四,程序员的劳动权益得不到有效保障。信息技术企业中普遍存在超负荷工作和无偿加班的问题;第五,社会对信息产业认识错误。盗版软件的猖獗和“免费时代”的荼毒让民众认为软件理应是廉价的甚至是免费的,虚拟商品的特点使民众误认为软件不过是一张光盘或一个图标而已——这使得知识产权保障工作缺乏群众基础。

 

4.阶层的觉醒

事实上,程序员的苦难已经成为社会关注的问题。我们首先要明确,这尚属人民内部矛盾,应通过人民共同思考协调加以解决。但是,倘若处理不当,仍会有很大危害。程序员阶层的创造力和破坏力都是常人难以驾驭的。

中国程序员阶层需要觉醒。第一,要明确自身的历史责任;第二,要唤醒自己的政治生命;第三,要有正确的人生发展规划。

 

4.1阶层的历史责任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中国的程序员阶层有着崇高的历史责任。

现在,信息产业革命已近半程终点,诸多技术出现难以突破的瓶颈。从根本上讲,是西方线性哲学思维的局限暴露,进而表现为对线性数学的研究走到了尽头。新兴的非线性数学急需一种革命性的数学基础理论出现。笔者研究认为,在《易经》中,数“亦一亦二”的思想可为非线性哲学的再次开拓,为新数学理论的提出,为真正的智能计算机的设计开发指明方向。中国的程序员要敢于从最基础的部分寻求突破,不迷信西方的技术。这是中国信息技术一举赶超世界,开辟新天地的绝好时机。

钱学森同志在上世纪后期提出“系统学”理论,归纳起来,就是基于现实世界构建虚拟世界,通过在虚拟世界中推演来指导现实世界。现在,中、美、俄的科学家利用计算机进行虚拟核试验;美国已经将军事演习放在计算机上进行,中国也积极进行科技练兵;美国骑士公司利用计算机代替人进行股票交易,业绩居华尔街之首;美国通用汽车利用计算机模拟汽车碰撞试验,降低成本;医学专家将人体各处机能信息输入计算机生成虚拟人,进行各种生化试验,开发新药;多国政府都利用计算机预测未来经济数据和政策实施效果来指导决策:这一切,都饱含着程序员卓越的工作。更重要的是,让我们相信程序员是最先进生产力的持有者,此外,钱老的系统思想是程序员工作的核心指导思想。但是,中国程序员的生产力尚未得到充分认识和开发,尤其在民用方面,这一问题的解决越来越紧迫。中国程序员坚持技术利民,要敢于技术攻关,加快高端软件的开发和应用,为中国产业升级立功。

由于虚拟社会是一个新兴社会,这个社会应走向何方,应如何前进,是摆在全人类面前的重要课题,作为虚拟社会的缔造者和建设者的程序员阶层应对这个新社会的发展负主要设计、施工和管理责任。虚拟社会应作为人类探索和谐大同社会的试验田,作为传播弘扬中华文化的主阵地,作为教化监督联结现实世界的有力工具。中国程序员阶层在开发应用网络技术的时候,要保持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增强政治觉悟和文化情怀,惩恶扬善,知所进退。

中国程序员阶层是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重要力量。在面临国家民族危亡之时,要坚定立场,挺身而出。2001年,因中美撞击事件而引发的“中美***大战”,可视为中国程序员阶层开始登上历史舞台的表现。******,这种不流血的行为,其破坏性可以超越一场核战争。中国程序员即便未受国家召唤,也应注重战斗力的培养。

综上所述,中国程序员的责任,就是“圣用手中刀,创出新时代”。

 

4.2阶层的政治觉醒

当务之急,中国的程序员应唤醒自己的政治生命,追求从根本上改善发展现状。

依照法律,自发组建民间团体,恢复自身良好形象,与政府合作监督行业行为,依法扩大阶层声音,依法倡议规范市场,依法维护知识产权,依法维护劳动权益,依法争取在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合理位置,依法促进信息产业的政治文明建设,群策群力探索中国信息产业发展之道,为中华之崛起贡献最大力量;而不是建立几个用来灌水吐槽的论坛。

中国程序员阶层要有长远思考。不论个人还是集体,即便有了一定的经济地位,也坚决不可欺行霸市;即便有了一定的政治地位,也坚决不可腐化堕落;即便有了一定的文化地位,也坚决不可误人子弟;即便再有能力,也不可以脱离人民,不可以脱离社会主义建设的统一战线,不可以忘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

 

4.3阶层的人格培养

每一个程序员都要适时反省自己,关心生活,重建人格。本文给出一条中国程序员的修行路线,以作参考。

首先是正心。只有心是正的,才能看清什么是斜的、错的。应认识到,程序员也是人,工作不是全部,知识源于生活,快乐也蕴含在没有思维难度的事情中。人生的意义应在于看清隐性的得失,培养健康的心,塑造完整的人格。

之后是笃学。应把学习外物和认知自我结合起来,把知识的归纳整合与良好生活习惯的养成结合起来,把复杂的表象和简单的本质结合起来,把自我发展和时代发展结合起来。

之后是立志。端正了生活态度,积累了原始知识,掌握了学习方法,发现了时代特征,认识了自己的长短处,明确了人生的兴趣点,就可以立下志向,坚定信念走下去。

之后是养气。前进的过程中要不断总结经验,不断调整步伐,不断发掘潜力,不断开拓眼界,不断磨砺意志,不断积累人脉,不断把握机会。

之后是济世。自然看淡名利,乐于分享,为行业掌舵,积极培养新人。

之后是归隐。这时开始淡出他人视线,确立新的起点,不知老之将至。

 

4.4对政府的建议

中国政府对信息产业的支持是值得称赞的,笔者仅提出自己的一些想法,点到为止。

虚拟社会正越来越变得“真实”,应当把虚拟社会认定为新的社会形式,而不是娱乐形式。虚拟社会和现实社会一样,也会形成鲜明的社会风气、社会阶层、社会制度、社会文明和社会界限。它现在就像一个快速成长的少年,不仅要给予物质支持,还需要精神层面的引导和培养,否则遗患无穷。政府应当组织深入的系统的研究,仅研究技术趋势是远远不够的,信息技术并不神秘,技术是让人来用的,归根结底要研究人的内心需求。

虚拟社会内部将加速整合。“一键转帖”技术加强了不同社区的联系,这只是一个开始。未来,虚拟货币间将出现兑换,催生虚拟汇率、虚拟汇市、虚拟央行、虚拟统一货币,这将极大影响当今的世界金融格局。

物联网的发展将使虚拟社会登上统治地位,这一天是必然到来的。物联网意味着个人能力的空前提高,意味着社会交流能力的井喷,意味着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可能出现不相适应。政府不能操之过急,立法、安保等配套工作要跟上。值得一提的是,应牢牢把握社会的领导权,莫为他人做嫁衣。

信息技术将加速普及,二线程序员的数量将急剧扩大。政府应当建立规范的从业人员资质认证管理机制,务必重视并落实对程序员的政治素质的培养,聘请真正有政治觉悟的人有针对性地授课,在技术教材中适量加入美育、德育内容,强调神圣的历史责任,批判一夜暴富、见利忘义、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思想。

中国信息产业中的某些问题在世界范围内同样普遍存在,如果我们能率先成功转变,将刺激中国信息产业迅速走强,领跑世界。中国信息产业的发展,需要科学发展观的指导,需要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浇灌。

 

5.结语

中国,程序员阶层,大有可为,好自为之。

 

 

6.参考文献

1)《易经》

2)《论语通译》,徐志刚,人民文学出版社,1997-12

3)《创建系统学》,钱学森,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07-1-1

4)《网易博客首创“一键转贴”功能隆重上线》,网易官方博客,2008-03-18 12:48:12

5)《IT从业者调查》,开源中国社区,开源中国社区,2010-11-23

6)《其实你不懂程序员》,benniao51cto博客,2010-12-31

7GoogleBaidu搜索“程序员”结果,201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