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原野,草色泛黄,偶有落叶,心如夜月,黯然皎洁。兴义至贵阳的客车在贵黄公路上飞奔,我坐在倒数第二排的窗户边,面色苍白,四肢无力,几欲呕吐,从没晕过车,此刻却感觉到天旋地转,我无奈地将复习资料塞进了行李包,本想趁坐车的这几个小时把Linux操作系统再复习一下,但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不管明天将会如何。我将头靠在窗户上,闭上眼睛,深呼吸。我太饿太累了,出门仓促,没吃早餐,忙于看书,忘买干粮,注定要遭此折磨,饿着肚子做爱做的事,值得。是时候该吃些东西了。镇宁站,目前是我最期待的停靠站。
    今天是我十天工休假的第八天,这些天我没有好好睡过一觉,更不要说旅游逛街,喝酒打牌了。我每天都足不出户,我已经跟妻子分床而睡一个月,我过着一种沉默孤独的生活。每天除了睡觉的7个小时,其它的17小时都是我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时间,我要把这十天当作一百天来用。没办法,时间不够啊,虽然鲁迅先生曾暗示过:时间就像乳沟,只要你肯挤,总是有的。但我想告诉鲁兄:如果你挤得太紧了,也就没沟了。
    网络工程师资格证书,是我人生之中最重要的一个愿望,让我朝思暮想。有时,我甚至会担心,如果有一天,我还没有取得证书就突然死了,我会含恨酒泉,与酒缠绵。全国计算机技术与软件专业资格(水平)考试,简称软考,被称为IT界的高考,有无数人在为这个目标而奋斗,我是其中之一。也许有的牛人只需要2个月就能实现目标,而我却已经耗费了两年光阴,我容易吗我?虽然我有点笨,但我很勤奋;虽然我有点土,但我很刻苦;虽然我有点憨,但我很专。
    软考,我报了三次名,考了一次,明天将考第二次。
    第一次是2008年11月,我报了网络管理员,准备考过网络管理员(初级),再考网络工程师(中级)。但最后我没有去贵阳参加考试。因为母亲重病,生命悠关。之后又因为一些家事,不断担误学习时间,始终没有几天能真正地学习。一晃就是2009年,时间如水,东流了;日月似风,西去了。
    第二次是2009年5月,我没有再报网络管理员,我直接报了网络工程师,我不想再耗费过多的时间和金钱了,我希望一步到位。可是,临到最后要考试了,我仍然没有看完书,第一遍都只看了三分之一而已,毕竟要学完计算机专业本科四年的大部分课程。基础太差,书太多,时间太少。但为了感受考试气氛,我决定还是去一趟。第二天就要坐长途客车去贵阳考试了,头天晚上却要上通宵夜班,一夜未眠,我轻轻的上了,又轻轻的走了。糊口啊,没办法。第二天,我拖着疲惫的躯体,肩上跨着一个瘪瘪的行李包,走出电信大院,来到神奇中学门口,感觉自己像一条无主的野狗。我叫了一碗潘记羊肉粉,却吃不下去,心里已被太多的沧桑填满,我们这些电信民工啊, 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经过长途颠簸,我终于到达了贵州大学考场,季节是春光灿烂的,我却是支离破碎的。那考试的结果真是相当的惨啊,早上全是选择题,大部分是碰运气。下午的题都是英语跟网络相结合的,一看就傻眼,一傻眼就成了SB,题目都读不懂还做什么呢。我感觉自己一道都不会做,也许学计算机专业的人轻轻松松就能拿二三十分,而我,每拿一分都很难产。我很痛苦,也很憔悴,但我没有后退,我要对得起自己所交的报考费、车费。虽然一道题目也不会做,但我仍然绞尽脑汁,把所有的空都填满了。后来一个月后查分,下午考试得了19分,这也许是贵州大学考场的最低分,但对于我却是高分。那天考试回来,本应该好的的休息,但我没却没有休息,当天,我就翻开了书,从最简单,最基础的开始咀嚼,从二进制和十进制的转换开……  
    想想我暗淡的往事,从离开学校,走进社会,直到现在,一直是一个一事无成的人,虽然也读了个大专(贵州商专,市场营销专业),但却什么也没有学到,学的东西跟现在成天坐在电脑边的工作没有任何关系。感觉我的人生一直都是在走弯路。既然自己转行了,就在这一行好好干吧,虽然我只是一个电信民工或者长工,虽然没有前途,虽然电信随时都有权利叫我们走人,还是好好干吧,因为我没有能力改变这些,我只得接受,我能做的只有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考公务员是很多人拼命寻找的出路,但不是我的路,那几年,我的户口不在兴义,不能报名。即使户口在兴义,但像我这种出生卑微、不善交际的人是不可能走仕途的。做生意也不是我的路,因为我既没有本钱,也没有做生意的头脑。我只能选择打工,好好的打工吧。不知不觉,进入电信工作已经五年了,进了电信,我才借钱买的电脑,才真正开始了学习电脑,对中国电信我是恨还是感激呢,说不清楚。也许有一天电信对我说:同志,你在电信工作的时间到了,你已经不再年轻,请你另某高就吧。也许那时,我会为我的人生滴下第一滴泪:我们为之奉献了整个青春的企业无情地将我们扔掉了,这就是电信C类员工的共同的命运。
    醒醒吧,人生苦短,不要迷茫。人生最重要的不是所处的位置,而是所朝的方向。我朝向怎样的人生方向?仍然是个未知的迷。我正努力明晰这个应该一辈子努力的方向。   
    我今天的行程终于到达贵州大学了,深秋的贵大,依然是一个青青校园,学子芸芸,却不喧哗,树荫下有认真刻苦的同学,石凳上有抚弄吉它的帅锅,小道上有携手并进的情侣,喷泉起伏,音乐声声。和外界社会比起来,这里感觉就像一个世外桃源。少壮不努力,读了破商专,如今来贵大,感觉没文化。我的挚友邓君安排我在学校一个偏僻角落里的园林招待所住下了,特意给我挑了个较安静的房间,但无奈入住的人多。在我的305房间隔壁是一对小恋人,在我的对面房间又是一对情侣,看上去都比我年轻。复习到晚上12点钟左右,我不知不觉睡着了,凌晨1点过种时我醒了,电视声、唱歌声、叫床声,声声入耳;大事、小事、房事,事事烦心。我真想对他们说:同学,来日方长,明天还要考试啊。当潮杂声渐渐平静后,我再次进入梦乡。
    每二天早上开始考试了,早上的题啊,难啊,一开始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前面的10多道选择题我都不会做,我冷得冒汗。其它的题也没有把握,唉,原本对早上试题是非常有把握的,但今天的早上试题实在太难了,我平时做历年真题只需要1个小时就做完,今天我做了两个半小时才勉强做完。考完后没想太多,吃了中午饭,利用中午时间快速复习下午的重要知识点。下午的考试,感觉非常顺利,应该能轻松过关。
    考完试后,已到下午四点半钟,我欲返回兴义,但我的挚友再三挽留,我不知此举是成是败,无心留恋花溪的山山水水。我坐了下午五点半的末班车,当天就赶回兴义了。我焦急地期盼着考试的成绩早日公布。
    11月15日,我在51cto网上找到了专家公布的考试答案,下午的考试完全没有问题,分数在60分左右。让我痛苦的是早上的考试,根据不同版本的答案计算,我都是45分,而且有3道题目存在争议,目前没有标准答案。生死之间就是由一分来决定,我两年来的付出就是由一分来决定,明年我是否还要从头再来由一分来决定。要不过就多差点吧,好让我死心;要过就多点安全系数吧,好让我放心。人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一个月后的某一天,决定我的悲喜......
本文转自:http://bbs.51cto.com/thread-63487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