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声明:原创作品,允许转载,转载时请务必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 原始出处 、作者信息和本声明。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url]http://haoel.blog.51cto.com/313033/124598[/url]
自从AT&T开始私有化原本以开源方式发布的Unix以来,众多老牌程序员和组织失去了修改和编写Unix的权利和乐趣。正当世界计算机软件文明开始陷入了黑暗的帝国的时代,整个计算机世界正在讨论关于“大教堂”(集权、封闭、受控、保密)和“集市”(分权、公开、精细的同僚复审)两种开发模式哪个更能促进软件的发展时,一个名叫Richard Stallman的***开始建立自由软件基金会(Free Software Foundation),其把被商业化摧毁后的、散布在世界各地的***社群变成一台有组织的正规化部队,他们开始声势浩大地在软件领域的各个方面的向商业化的专有软件开始宣战。尤其是Linus Torvalds成功网罗了许许多多反感FSFGPLUnix老牌***创造出来的Linux,为开源世界注入了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成为了整个开源社区的中坚力量。(具体细节请参看我的《Unix传奇》)
 
在今天, “集市”开源组织就像农民翻身斗地主一样强力出击,而商业化“大教堂”节节败退,开源社区在Linux的带领下力挽狂澜。此时,人们又看到了当年如同Unix一样繁荣的局面。今天,再也没有哪个 “大教堂式”的商业化公司敢小看“集市式”的开源软件的力量。甚至有许许多多的“大教堂”开始尴尬和主动地加入到这股潮流中来。今天的开源如火如荼,大有排山倒海之势。
 
Unix的历史教训不但告诉我们距开源越近就越繁荣,还告诉我们要随时警惕着商业化公司的垄断行为。曾经,一个AT&T公司轻而一举地把Unix搅成一团乱麻,今天,一定会再有人出来搅局。在如今开源社区如此繁荣的时候,商业化公司一定不会甘于现状,他们之中不乏玩弄政治的角色,其一定会使出卑鄙无耻的招数从背后捅开源一刀。
 
投身开源
 
       200611月份,Novell和微软签署了专利合作协议。据Redhat公司CEO Matthew Szulik称,去年曾就专利合作协议与微软展开协商,由于双方谈判无果而终,微软随后便与红帽竞争对手Novell签署了合作协议。
 
由此开始,微软对外宣称要力推一款Linux产品,而Novell要和二十多年的宿敌携手合作。这也许看上去有点不可思议,甚至有点滑稽,常言道:道不同不相为谋。而微软与Novell这两个曾经的敌人选择了高调合作。瞠目之余,有媒体把此举戏称作“狐狸娶了鸡,并一同住进了鸡舍”。双方宣称将共同研究Windows Linux的兼容性,这似乎标志着微软终于承认Linux,并且开始与它合作,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随后,微软指出它要合作的Linux平台和开源软件提供商有很多,包括NovellJBossXenSource、三星、Zend和其它厂商。难道是微软开始顺应历史潮流了吗?真的是这样吗?
 
狼子野心
 
让我们先看一下微软与Novell对外公布的合作协议中,有一项专门针对专利的声明,打开了开源软件向微软付专利费的局面。细节是,微软在合作期的5年内向Novell支付1.08亿美元的专利费;而Novell也将向微软支付至少4000万美元的专利费用,双方所达成的共识是,“互不起诉对方的用户专利侵权”。
 
       也就是说,微软和Novell共享其操作系统的专利,任何对NovellSLESSUSE Linux Enterprise Server)的使用和开发都将不会被起诉的。(请大家注意,这次并不是Copyright,而是软件中的若干的专利技术
 
此时,微软的Sales在全世界四处向用户鼓吹,从原则上建议其用户使用Windows,如果用户坚持使用Linux,那么他们会建议用户使用SUSE Linux,这样用户就不会受到任何微软提出的法律问题的困扰。当然,如果使用别的公司的Linux,比如说Red HatRHELRed Hat Enterprise Linux),微软律师可能随时都会找上门来了。
 
可见,微软与Novell的专利合作协议,意味着Novell已默认“Linux中存在侵犯Windows专利”的事实。而这正好给微软在未来的专利诉讼过程中提供了最强有力的事实支持。微软再次显示出了他的酝酿已久的阴谋——表面上看是承认Linux,承认并投身开源事业,但实际上却是想要通过专利合作协议,逐步瓦解开源社区。
 
在微软与Novell宣布达成协议的一周之后,各种与Linux沾边的自由团体开始公开表示反对。其中,Samba社区的态度尤为激烈。他们在1112发出的一个声明的开篇就毫不婉转地写道:“Samba团队强烈反对Novell112的行为(即指与微软签约一事)。”并控诉Novell“为了要战胜其他竞争对手的这点眼前的小利益,而牺牲了关乎整个自由软件社区的长久利益”。Red Hat律师马克把这次合作称之为“绥靖”。
 
对于微软的进入,受惠于Linux发展的IBM也没有表现出欢迎的姿态。IBM负责Linux和开源事务的副总裁Scott Handy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们不知道微软的真正意图是什么,但IBM的态度是这件事(指专利费)完全没有必要。”他坚持Linux合法的论调,认为不应该把终端用户牵涉进来,同时认为微软正试图在Linux周围营造一种“恐惧、不确定及怀疑”的气氛。
 
       微软之心,路人皆知。新一轮“大教堂”和“集市”间的对抗序幕已经拉开。
 
 
粉墨登场
 
围绕着Linux的四周,总是有许多关于软件专利产权问题的诉讼 可是如果你知道软件专利诉讼的问题有多么混乱,你就会很清楚随便什么人都可以站出来提起诉讼,哪怕他手中没有任何专利。
 
       果不其然,鲍尔默在200611月中旬于美国西雅图的一次公开演讲中,再度重申了一个“古老”的话题—微软认为,Linux的一些代码对微软Windows存在侵权。在与Novell刚刚宣布合作的背景下,鲍尔默再度重申了这一敏感话题,无疑掀起了千层波浪。
 
今年5月,微软宣布Linux和其它开放源代码软件侵犯了其235项专利,使得对这一问题的争论愈加“火上浇油”。22日,微软委托进行的一项关于开放源代码软件的调查粉墨登场了。这项最新的调查是由哈佛商学院Alan MacCormack教授和Keystone Strategy Inc.联合进行的,调查报告的题目为“开发者Bill的权利:开放源代码开发者想要什么样的软件许可证。”
 
在采取了一系列看似积极的动作后、微软表现出对开放源代码有了新的策略和看法,但是在过去几个月里,微软的狼子野心已经显现出来,其狰狞的面目也开始显现。微软显然已经决定摧毁和开放源代码之间架设的任何桥梁。微软的首席执行官Steve Ballmer还在公开地支持微软从前的“封闭代码软件是好的/开放源代码软件是糟糕的”言论。这次微软组织的调查,可谓是是对开源的伤害之余再加上侮辱。你也许可以猜到这项调查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是为了阻止GPLv3的出台!
 
GPLv3发布之前,Novell这样表示:“如果GPLv3的最终版本包含了妨碍了我们和微软之间协议,或者我们提供GPLv3代码的能力的内容,微软将停止分发SUSE Linux,以避免将它的专利盟约延伸到更广泛的GPLv3软件收件人,我们可能需要将我们和微软之间的关系进行调整,调整后的关系可能不如我们目前的协议这么有利,或者我们将限制在产品中包含GPLv3代码的能力,所有这些可能都将对我们的业务以及我们的运作成果产生负面影响。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可能会找出解决冲突的替代方法,但是没有任何事情能够保障我们的这些努力会取得成功。”
 
所以,现在我们更清楚为什么微软要那么迫不急待地抛出“开放源代码侵犯了235项微软专利”的声明了。Novell证实了如果Free Software FoundationGeneral Public License GPLversion 3最终采用了目前的专利语言的话,微软将停止分发SuSE Linux。这表明着GPLv3的出台很有可能会让微软的如意算盘落空。
 
 
GPLv3发布
 
2007629,自由软件基金会宣布,其创始人Richard Stallman将在GNU的网站上,在本周太平洋时间星期五上午9点通过视频发布GPLv3[url]http://www.gnu.org/licenses/gpl-3.0.html[/url]
 
本来,GPL并不是所有开源组织所认可的协议。其从出现以来一直存在争议,GPL被认为是一种“病毒式”的协议,BSDfans和老牌Unix***们认为,他们编写Unix的年头都比GPL声明要长得多,他们更愿意采用比GPL更加的自由的BSD协议。今天,开源社区中有70%左右的项目采用了GPL。很多在开源社区的老牌***们认为,Richard Stallman所鼓吹开源软件的言行与当年卡尔·马克思号召产业无产阶级反抗工作的努力如出一辙。
 
GPLv3的第三版修订案发布时,开源软件团体中的许多成员都反对这种协议。尤其是Linux的核心开发小组,其中29个高级架构师有28个反对这个协议。Linus Torvalds称这个协议有“宗教性质”,并公开反对。而整个软件行业特别是开源社区对GPLv3的争论也愈演愈烈。
 
虽然历史上GPL存在着很多争议,而GPLv3从草案开始就遭到了众人的反对。但经过了18个月的长期讨论和修改,最终GPLv3协议最终版正式发布。这个过程包括起草了4个协议草案和在内容方面公开的分歧的协商。最近,Linus Torvalds尽管对GPLv3的态度有所软化,但他对GPLv3仍然有怀疑。他对其阻止使用数字版权管理技术和破坏Novell-微软合作伙伴关系的努力表示了怀疑。
 
目前,绝大多数主要开放源代码厂商都还没有正式支持GPLv3Linux继续采用GPLv2。而SunGPLv3最有力的支持者之一,其声称可能为其开放源代码的Solaris操作系统选用GPLv3,但Sun目前还在对GPLv3还在评估阶段,还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
 
但不管怎么说,GPLv3协议的主要是阻止未来出现类似于Novell和微软签署的专利协议。GPLv3新版本严格规定,今后,任何公司只要向一个(单个)GPLv3用户提供“专利许可”,那么,它必须毫无例外地对所有GPLv3用户提供这种“专利许可”。
 
理想状态下,FSF想让分发GPL代码的所有人都交出全部软件专利,包括没有再次分发的所有人也如此。FSF认 为,软件专利是一个邪恶的荒谬的制度,它让所有的软件开发者都处于被控告的境地,被那些他们从未听说过的或巨型的公司控告。大型软件总是包含了数千种思 路,如果其中有几百个专利,那是一点也不稀奇。大公司会收集上万的专利,并用这些专利来威吓小开发者。专利已经阻碍到了自由软件的发展。
 
而另外一些人认为:“任何软件,不论自由与否,都可能被一个毫不相关的第三方手中的软件专利扼杀,而软件授权并不能防止这个发生。只有法庭的命令或是专利法的改变才能让软件开发对专利也安全。如果我们想用GPLv3达成这一点,那只会失败”。
 
无论如何,从GPLv3发布的出发点来说,它想把类似于微软与Novell结盟的法律漏洞扎扎实实地“堵”上。这点无疑表明了GNU对来自微软的“专利手腕”开始了强力对抗。
 
微软说GPLv3不会对它产生任何限制,也不能应用到它身上,这种态度肯定让很多人感到反感。Groklaw登了一篇文章说明了GPLv3为何、如何应用于微软。文章首先对GPLv3中的一些定义进行了解释:如propagateconvey。在与Novell达成的协议中,微软涉及到了GPLv3软件的转让(convey),它获得了SLES的销售优惠券,但是操作系统的升级、bug修复、性能增强都会涉及到无数代码修改,如果其中的软件再换成GPLv3许可,到时候微软即便想放弃代理SLES,它还是必须要为之前销售出的软件承担责任,否则就破坏了协议。在Novell这边,其承认GPLv3确实会影响专利交易,但同时也表明会发行GPLv3软件。
 
当然,目前微软还受到很多牵制不敢贸然对Linux和开源社区采取大规模的实质性行动。有资深分析人士认为, 微软一直不敢对Linux公司行使专利权。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可能的原因是,如果微软开始使用专利权四处发威,那么,IBMNovell可以立即发起报复。这样一来,任何想要使用巨大的专利攻势打垮Linux的公司,都会最终被传统Linux公司以更加巨大的专利攻势所打垮,软件专利权是一柄双刃剑,微软如果处理不好,极有可能伤及自身。
 
虽然,微软目前有很多顾虑,但这却不能保证微软或其它商业公司没有在酝酿更为险恶的阴谋。也不能保证所有开源项目的立场都是坚定不移的。
 
任重道远
 
法律对专利权的保护目前成了“大教堂”最为有利的武器,而在“集市”这边,虽然GPLv3从目前来看很难与之抗衡,但在集市这边最为有利的保护伞是“民心”。民主和专制从古至今都在长期地博弈,今天在软件领域也不例外。
 
       自由软件基金会总干事Peter Brown在电子邮件中称,“随着GPLv3协议的推出,我们将看到新的防护措施将扩展到自由软件。这些防护措施将使阻止自由软件成为专有软件的长期斗争继续下去”。这意味着,FSF并不指望GPLv3可以完全杜绝类似于Novell和微软的专利协议,其只表明GPLv3可以让开源社区获得和微软之类的商业公司长期斗争的机会。
 
GPLv3也 许并不能强到可以抗微软打的“专利牌”,而微软对抗开源社区的原形也毕露无遗。“大教室”和“集市”的斗争还要长期进行下去,开源社区未来要走的路还有很 长,这条道路必然荆棘丛生,如果一旦开源社区战败,整个计算机文明又要回到黑暗的帝国时代。这一点,曾经发生过,在今天,没有人能够允许再次发生。这是一 场需要坚强意志才能进行下去的事业,需要参与其中的人进行长期艰苦地斗争和革命。而作为生长在这个环境下我们,大家准备好了吗?
本文出自 “陈皓的个人专栏” 博客,请务必保留此出处[url]http://haoel.blog.51cto.com/313033/124598[/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