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其实时间挺多,有时我在想是不是人的心理也有周期曲线。好像我又是一段疲惫期。不管如何,我每天回到家里,抱起儿子一顿乱啃的感觉,还是让我的疲惫感都消失了。
  再过一个来月,儿子就4周岁了。忽然之间,随时光的流逝仿佛没有任何的感觉。眨眼间,儿子就到了会学大人腔、耍顽皮的年龄了。这不,早上叫他起床是最困难的一件事了,我都奇怪这孩子怎么就像大人一样爱睡懒觉。起床啦,起床啦,快起来刷牙,上学要迟到啦。好像每天早上老婆都在重复这么几句,我和老婆开玩笑说,你比公鸡的晨鸣还准时,最惊人相似的是都这么一句。每每这时,儿子总是懒洋洋的先伸个懒腰,做个半起床的姿态,恋恋不舍的样子。老婆总是要轻轻地拍拍小屁屁,起来,别像只水牛似的,就尽在一个地方打窝窝。啊,水牛,哪来的水牛?你不会是说老爸吧!儿子仰起头来,睡眼松松。你们俩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一个德性。反正是一只大水牛,一只小水牛,老婆笑着说。才不是呢,我是奥特曼,老爸是怪兽,儿子一咕碌就站起来了,叉着腰,又来一个经典打怪兽招式,一副神气的样子。霍霍,我们家的奥特曼昨天晚上还差点尿裤子呢,老婆又笑了,一把抱起来。不对,我是看见玩具车脏了,正想用水冲呢。。。。。
  儿子喜欢听我们说话,我们说话的时候一般不插嘴,总是忽然冒出句让人大笑或是让人摸不着边际的话来。有次,我在和老婆商量,放假了回老家玩玩,老婆说好久没回娘家了,先到她娘家吧,我说还是先回我老家吧,老妈最近身体不太好。儿子忽然睁大眼睛说,这不是我们的家吗?我怎么有这么多家呀?老婆笑着向他解释,这里的家是爸爸工作的地方,妈妈的妈妈的家就是妈妈的娘家,爸爸的妈妈的家就是奶奶的家。儿子没听明白,还是一脸茫然。思索一会儿说:让奶奶到妈妈的家不就可以了吗?这样子我们就不用到哪么多家了啊。一次搞定。我和老婆对看了看,都不知道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