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是爷们,要有担当和责任

弟弟是我老婆的弟弟,我们感情颇深,不是兄弟胜似兄弟。虽然弟弟脾气不大好,性子不大稳定,为人倒也踏实,由于家庭贫困,养成了吃苦耐劳、勤奋努力的脾性。弟弟七八岁时,长得壮实有力,那年收割麦子,天降大雨,弟弟一个人用车子把麦子拉回家,累得小肠气都断了,我欣赏他有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干劲。由于我们两家世交,我比弟弟大十来岁,经常走动,感情一直很好。
 
正是因为我对老婆、弟弟特殊的情感,一直不敢放手让弟弟独自闯天涯,加上岳父老爷子发话让弟弟一直跟着我放心,所以咱一直默默的支持着。老婆14岁出来工作,去过珠海、柬埔寨,用柔弱的肩膀把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庭硬抗了起来,由于老婆一直是家里的顶梁柱,对弟弟的爱超越了姐弟之间的感情,用我的话说真是又当爹又当妈,虽然现在弟弟结婚了,老婆的这个角色一时半会还是转换不过来。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弟弟也有属于他的生活方式,为了弟弟婚后,能有个好的归宿,咱也为他们铺好了路。
 
弟弟是厨师出身,几年的手艺要是丢了我都感觉到可惜,在安定门二姐开的饭店里,弟弟有好多机会可以去学习,可是弟弟不喜欢厨师这个行业,尽管店里的厨师献媚的要教他这个教他那个。由于二姐他们工作繁忙,无暇照顾店里的生意,弟弟也就失业了,没有了去处,来到大兴和我生活在了一起,那是2006年。我们在张哥的“白洋淀饭馆”干起了烧烤,由于我们烧烤地点占主街道,常被城管抄,我就安排弟弟在“白洋淀饭馆”学起了配菜的营生,他的生活就和厨师结缘了。
 
2010年,弟弟所在的饭馆转让,想盘下来自己做,老婆就和我商量。看着别人挣钱,我也心动,于是转让了这家饭馆,弟弟还干起了厨师这个营生。今年年初弟弟家里介绍了一个媳妇,来到北京呆的不大习惯,一直想回南方生活,毕竟她在南方生活了七八年了,不习惯北方的水土和环境,干了两年的饭馆在今年的四月份又转了出去,督促弟弟回家完婚,这也算了却了我 一件心事。弟弟、弟妹双方的父母都希望来他们来北京工作,岳父认为我在北京他放心,弟妹的父母认为她在南方生活了那么多年人都熟悉了,那些小姐妹天天在一起也不是个办法。尽管弟妹不大乐意也拗不过父母的唠叨。
 
生活本来向着好的方向发展,戴哥在“铁科院”新开了一家餐饮,环境优雅,活还不重。5月8号开业,我和戴哥沟通好了,让弟弟管后厨,弟妹收银,两个人在一起还不分离。7号下午弟妹突然离开,非要回南方,他们的突然离去给我一定的打击。我常常和他们说,“咱在外面没有权没有钱,只有诚信”,戴哥第二天就要开业,哪怕你要走也不急于这一天的时间,你帮忙两天,做事不能做绝,做人要讲诚信,凡是给自己留有余地。
 
昨天晚上才有时间和戴哥一起吃饭、唱歌,戴哥顺便谈了弟弟突然离开没有打招呼的心情,我很被动,我们几年的交情了,不能为了这一件事情让我们之间产生隔阂,有些话必须说清楚。弟弟、弟妹在南方发展并没有自己想要的顺利,处处碰壁,昨天又返回北京。“铁科院”那边人都上齐了,我们好多人不珍惜眼前的机会,因为得到的有些容易,殊不知,这都是一环套一环的铺好的道路,把别人的付出心里坦然的接受,不懂得感恩和付出,去哪里能稳定下来呢。我总不能和戴哥说,“你把其他厨师开了,让弟弟上来”,就是戴哥愿意这么做,我也不能那么说,要站在别人的立场考虑问题。
 
弟弟心里做事情有点好高骛远,不特稳定,让我心里始终放不下心来,其实以我和戴哥的关系,我要求什么,戴哥肯定不会推辞,可万一干的过程中又出现突然离开的现象,那我该怎么做。虽然戴哥说弟弟的行为只是个人行为和我没有干系,我心里隐隐约约的有点痛。戴哥今天给我回话,虽然“铁科院”去不了了,大兴还有店面和嫂子商量后给我结果。我昨晚开玩笑和老婆说,“你特宠着弟弟了”,在外面漂着混口饭吃,和家里是不一样的,不能都按着自己的性子和喜好来,毕竟出来打工不是享受来了。
 
有些路走对了,天堑变通途,有些机会错过了,再追回来就费劲了。弟弟,我希望你能把这个家扛起来,让你姐姐好好休息下,毕竟你结婚成家了,我们不能过问你那么多事情,你要明白的是,你们的生活轨迹要以你为圆心,而不是以弟妹为圆心,这个家以后还是要靠你支撑,不是靠女人来支撑这个家,咱们是爷们,要有担当和责任,要稳定求发展,帮只能帮你一时,不能帮你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