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有多少青少年患上网瘾?答案是惊人的400万。在此前举行的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会议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秘书长李建国称,目前我国约4000万未成年网民中“网瘾少年”占10%左右,主要原因是迷恋网络游戏。华中师范大学教授、著名“网瘾斗士”陶宏开则对记者称:“我看过另外一份报告,青少年网瘾人群的数量高达1000万”。 据此可想,包括网瘾少年在内的网瘾人群数量更是天文数字。不管是1000万还是400万,都是惊人的。而网络游戏,被称为是网瘾的罪魁祸首。本报记者采访了多位网瘾人士,揭示了网络游戏让他们疯狂的心路历程。
  网瘾的十大级别
  陶宏开(“网瘾斗士”、华中师范大学教授)
  “关于什么是网瘾,社会上存在一些不同的判断标准,有的侧重于上网时间的长短以及对电脑和网络的依赖;有的主要看上网的表现状况,特别是上网后行为的非理性程度。我比较倾向于后者,按照玩家对网络依赖的非理性程度的高低,将网瘾划分为十个级别。”
  1.在正常的学习或工作时段里,下意识地喜欢偶尔上上网,但没有产生明显的自己或他人能觉察到的负面影响;
  2.不自觉地上网次数增多,或时间逐渐加长,甚或兼而有之,但在感觉到对学习或工作有所影响后,自己基本上还能够控制得住;
  3.对上网产生了较浓厚的兴趣,自己开始有些失控了,虽然在家长、老师或他人的提醒教育下,能够有所改进,但对学习或工作已经造成一些明显的负面影响;
  4.开始依恋上网,并对家长的注意和限制产生反感情绪,对老师的提醒和批评心怀抵触不满,逐步对学习或工作失去兴趣,但在外界的压力之下,没有继续明显的恶化;
  5.有时瞒着家长、老师去上网,为了躲避批评,渐渐以撒谎的方式为自己的上网行为作掩饰,开始喜欢泡吧,但在经过严厉的批评和适当的帮助后,还能够有所认识和暂时的收敛;
  6.一离开网吧或不上网就会感到烦躁不安,对网络产生了显然的依恋心态,放学后不按时回家,周末或节假日常常见不着人,开始表现出厌学情绪,找理由旷课、逃学,省下吃饭的钱去网吧打游戏、聊天,在家里不愿意与父母沟通,在学校里欺骗老师;
  7.明确表示对上网的浓厚兴趣和迫切要求,天天都要上网,对任何人的劝导和帮助都当作耳边风;为了要上网,时常与父母或老师发生冲突;为了筹措网资,在家里想方设法地向父母要钱、骗钱,在外面以种种理由向他人借钱,公然把学习或工作不当回事;
  8.已经对网络产生严重的依赖性,上网已经成为生活中最主要的内容,长时间旷课、逃学,公开连续上网,在家里通宵达旦地打游戏、聊天,或在网吧里泡着彻夜不归、连日不回,生理上和心理上都有不正常的表露,甚至出现暴力倾向,有时偷父母的钱;
  9.完全放弃学习、工作,不顾一切地天天上网、泡网吧,对网络生活产生强烈的依赖感;若父母干涉,非骂即打,暴力逼钱,离家出走,对家人基本上 毫无亲情,有的不惜伤害亲人,甚至因“瘾”生恨,威迫父母分居或离婚;在外面,强行向他人借钱 、要钱、骗钱,甚至有偷他人的钱、或其它小偷小摸等的恶性行为表现;
  10.为了上网,失去理性地走上犯罪道路。
  依此标准,如果其表现出的非理性程度在五级以下,属于一般的上网行为,开始有可能的网瘾倾向。但要采取有效的教育引导措施,及时加以矫正,应该 不会产生不良的后果。若上网的非理性表现在五级以上,那就是网瘾了,需要及时的关注引导和心理治疗。八到十级属于重度网瘾,要完全解决好需要很大的力度。
不参加高考去做网管
  网游:《奇迹》
  上瘾者:戚正(化名)
  上瘾指数:9级
  上瘾元素:装备至上、随机掉落的宝石
  “疯狂,真的很疯狂,那时候心里只有游戏,什么学习、高考都被我抛在了脑外。”虽然三年多没怎么接触网游,但是高中时沉迷网游的疯狂已是戚正脑中抹不去的记忆。
  坐在记者面前的戚正显得有些寡言,脸上依然有着些许稚气。为了网游,他读高中时频繁逃课并将大部分生活费和压岁钱全部花在打游戏上;不参加高考,去网吧做网管只为能免费玩游戏;“贪污”网吧营业款而被老板逐出……  让戚正曾经疯狂的网游名叫《奇迹》。
  每年花一万多元打游戏
  读初中时,戚正就已经开始玩游戏,但只是偶尔玩玩,他的学习成绩也相当不错。情况的转变发生在戚正读高二时,那时班上一些男生开始喜欢玩《奇迹》,为了增进同学“友情”,他也参与进来。
  开了账号、充了点卡,玩了几次之后,戚正觉得这款游戏挺好玩的,开始陷入其中。起初,他和同学在中午休息时间或者下午放学后钻进学校附近的小网 吧玩个痛快。随着迷恋程度的加深,他们觉得打游戏的时间越发不够,进而经常逃课,“一个星期总要逃个几次吧,老师叫了几回家长过来,但起不了多大作用,老 师后来也失去信心了。”
  除了功课荒芜、成绩下降,戚正几乎将他所有的钱包括生活费、压岁钱在内,都用在了网游上,高二、高三时每年游戏花费总在一万元以上。“我自己也算过这笔账的,那时我每月的生活费在六七百元左右,80%都花在《奇迹》上,每年五六千元的压岁钱也全部用上。”
  戚正读高二时的那个春节,《奇迹》推出了一项活动:充一张点卡就送一颗“宝石”。而有了“宝石”就可以升级装备,这让戚正心动不已。于是戚正拿 出了3000元购买了100张点卡,然后跑到网吧里,找到几个熟悉的人,向每个人“赠送”了十几数张卡,跟他们说:“这些点卡充的点数全部归你们,只要你 把那颗‘宝石’给我就行了。”“点数是用来计算游戏时间的,不能用来升级装备,当时我有足够的点数,不过很想要‘宝石’,所以就买了很多卡。”戚正回忆 说。现在戚正依然保留着许多《奇迹》的充值点卡:“没有什么特别原因,只是留着。” 
  为升级装备“贪污”网吧收入
  进入高三后,功课压力加大,但是戚正并没有从《奇迹》中抽身而出,反而越陷越深。那年,戚正家所在的卢湾区某街道拆迁,父母拿着拆迁款在莘庄买 了房子,而他则依然在原来的高中读书,平时住在一个原先的老邻居家中。父母每天不在身边看管,戚正觉得越发自由了,逃课打游戏逐渐成家常便饭,甚至是通宵 打游戏。有时通宵打累了,戚正白天干脆就躺在邻居家里睡觉,连学校都懒得进。住了半年多的时间,邻居将其赶出了“家门”,但戚正很快就找到了落脚点。因为 跟网吧老板已相当熟悉,商量之后,网吧老板让他每天晚上来这里当网管。戚正很乐意,这样不但能免费上网,而且每个月还能拿些工钱。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着,快到高考了,戚正觉得自己肯定考不上大学,就决定不参加高考,父母得知后也无法可施,干脆懒得管他。就这样,在同学参加高考时,戚正依然在网吧里玩游戏。
  升级装备要花很多钱,父母断了他的经济来源,光靠网吧老板给的那点工钱根本不够,于是他打起了网吧营业款的主意。不过,“贪污”了几次之后被老板发现,戚正又一次被驱逐出门。
点评
  《奇迹》游戏理念是“装备至上,随机掉落”,这吸引了众多玩家。为了获取好装备,玩家不惜重金购买他人账号,或从其他途径购买能够升级装备的“ 宝石”。有的玩家为了获得同怪物战斗时掉落的“宝石”(掉落的几率非常之小),十几个小时都在游戏中睁大着眼睛。费钱、费时间,《奇迹》的杀伤力不同凡 响。
  游戏打到“临产”才罢手
  网游:《魔兽世界》
  上瘾者:郑洁、张涛、刘斐(化名)
  上瘾指数:9级
  上瘾元素:虚拟世界中的“会花”
  拉女友一起下水玩
  “魔兽,真的是有魔力的。”刘斐吐出一口烟圈,缓缓说道。“可以让一个心智成熟的成年人沉迷到他自己都难以想像的地步,更不要说那些整天在网游里吆五喝六的小孩子了。”
  “我们这种三十多岁的人下了班应该干嘛?运动、饭局或者加班,或者回家陪家里人……但如果你迷上了网游,这些对你都不可能有吸引力了。”刘斐玩 《魔兽世界》4年了,从刚上班那时玩通宵到现在每天和太太“夫妻老婆档”玩三小时,已经算是收敛不少了。但他身边的同龄人,可不是个个“见好就收”的。
  2005年,同为杂志社编辑的刘斐和张涛一起迷上了《魔兽世界》,当时遭到张涛女友郑洁的强烈反对,为了既能玩游戏又能不得罪女友,张涛做出了一个至今让他后悔不已的决定——拉女朋友一起玩。
  一开始,郑洁觉得陪男友玩玩也好,不就是打打怪兽拿拿装备吗?等自己玩好了还可以好好教育一下幼稚的男友。刚玩时,郑洁25岁,为了和游戏里的 年轻玩家打成一片,她在游戏工会中自称19岁,还在念大学。头几个星期,张涛觉得简直就是生活在天堂,玩游戏时女友不吵也不闹,还时不时向他“虚心请教” 攻略,张涛觉得自己这招“诱敌深入”实在是高。
  可惜好景不长,他渐渐发现女友好像变了一个人,下班回家也不做饭,也不再喜欢粘着自己,连以前最喜欢的周末逛街也不去了。在外贸公司工作的郑洁 收入不菲,打了《魔兽世界》后,却是打游戏比上班认真。上班不去可以不用请假,但不去游戏工会一定要请假。久而久之,张涛也习惯了。结婚后,两人对《魔兽 世界》的迷恋依旧。
  “现在他们夫妻俩每晚七点准时上线打,11点下线,像上班一样。郑洁比她老公打得还起劲,”说起好友,刘斐也是一脸无奈,“现在只要是晚上去张涛家,就可以看到他们夫妻两人一人一把小椅子,背对背坐在阳台上打游戏。”
  夫妻在游戏里行同陌路
  一般来说,玩网游的很多情侣在网游世界里也都以“神雕侠侣”身份出现,但郑洁和张涛虽然身处同一个服务器却一直是形同陌路,因为郑洁不可能让丈 夫来“破坏”自己在网游世界中的完美形象。“网游里每个人都可以享受到在现实生活中享受不到的待遇,女生都喜欢‘装嫩’,郑洁一开始就说自己是19岁,现 在4年过去了,她玩的游戏工会里所有人也仍然认定她只有23岁。”刘斐说。郑洁声音很年轻,《魔兽世界》玩家都采用语音聊天,几年下来,郑洁早就是所在服 务器里出名的美女,“可以说是他们工会的‘会花’了,很多人跟在她后面追求她,她根本不可能请假说自己要生小孩停玩几个月。”所以,怀孕期间的郑洁对《魔 兽世界》的热情不减,穿着防辐射服一直打到临产前一个月才罢休,把一旁的张涛急得不行。
  现在,郑洁的宝宝已经8个月大了,她在宝宝一个月的时候就“重返战场”继续打游戏,继续享受“会花”的待遇。刘斐说,宝宝倒是也很乖,很少哭闹,但每次去张涛家,都看到宝宝一个人躺在摇篮里,就觉得网游的力量真的是无穷大。
“网游对成年人吸引力都这么大,对全无社会阅历的小孩子就更不要提了。”刘斐说,在《魔兽世界》里如此沉迷的孩子远比成年人多,很多玩家一开 口,就可以听出是未成年人,稚气未脱,说话也不懂礼貌,但他们比成年人有多得多的时间,所以会有更好的装备、级别、人脉,这些虚拟世界里的优越感,会让孩 子花费更多时间精力在游戏里,直到不可自拔。
  点评
  尽管有防沉迷系统盯着,但一玩《魔兽世界》就是几个通宵的孩子并不在少数,防沉迷系统成了聋子的耳朵——摆设。自称骨灰级玩家的小语告诉记 者:“真正有网瘾的大多数是自制力较差的青少年,他们只需要借用一个朋友或者亲人的身份证,填写对方的姓名、身份证号,就可以以成年人的身份玩了。而且这 套防沉迷系统本身也存在可笑的漏洞,目前魔兽在内地一共有9大区,每个区里有几十个服务器。可在这几百个服务器里,只有寥寥几个是有防沉迷系统的。”
  舞伴提出“一夜情”
  网游:《劲舞团》
  上瘾者:小夭(化名)
  上瘾指数:8级
  上瘾元素:炫目的道具、“舞友”
  山西太原的小夭觉得自己最近得了“多动症”,只要一听到音乐声,手指头就会不由自主的“跳动”起来,心里也只有一个念头:“马上找电脑上网。” 让小夭如此着迷的就是网络游戏《劲舞团》。为了它,进入高三的小夭已经无数次逃学,也把所有的零花钱都“贡献”了。最近一次模拟考,小夭多门成绩高挂红 灯。“也想过不玩,可控制不住自己,一天不摸键盘
本篇文章来源于 ***基地-全球最大的中文***站 原文链接:[url]http://www.hackbase.com/news/2008-10-10/19712.html[/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