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花园该打,反垄断更该升级
(本文仅部分转载,全文请看《互联网周刊》2008年9月下旬刊)
 
姜奇平
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
 
      在打击番茄花园上,政府被微软利用了。作为补偿,对微软也要“平衡”一下。
    建议国家取消学校的微软课程内容,特别是与微软开发工具有关的内容,戒断青少年的微软产品成瘾症,也帮助微软减轻盗版压力。
 
微软产品成瘾性
 
通过番茄花园,发现了新的问题:网民对微软软件已经出现重度成瘾症状。
微软有意让中国人成瘾,有盖茨1998年7月20日在《FORTUNE》的讲话为证。有人为微软辩解,说他不是那个意思。但在我看来,那只是主动谋划让中国人成瘾,与顺势而为让中国成瘾的区别。就象当年英国人是主动计划让中国人吸食鸦片上瘾,还是从市场上观察到这种形势顺水推舟,没有太大差别一样。在“他们会因此上瘾”(盖茨语)的认识上,是没有区别的。
 
通过番茄花园这件事,我们应从资本高度,而不仅仅是产品高度,认识软件成瘾问题。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贝克尔说:"'增强效应'作为成瘾性行为的一个定义特征,是指目前增加某种药物或其他商品的使用会引起将来对这种商品的需求的增加.用消费理论的术语来说,'增强效应'意味着过去的消费品和现在的消费品是互补品的关系,也就是说,所消费的成瘾性商品和成瘾性资本二者是互补品."
 
所谓成瘾,就是个人资本投入造成的消费依赖性.
 
标准相对于产品,就是可以引起"增强效应"的信息资本.软件与标准二者是互补品.标准垄断就是资本垄断.
 
虽然盗版的存在让微软没有获得相应部分利益,但微软占领了市场,形成了事实标准,因此属于标准垄断.占有市场份额从某种程度上抑制了竞争对手进入,因此盗版和把一些产品免费在某种意义上是一样的结果.当所有的竞争对手消失后,微软可以借机垄断中国市场,赚取超额利润.
 
政府一方面要通过法律,帮助微软打赢番茄花园的官司;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戒断青少年对微软的软件成瘾,才能从根上杜绝青少年对番茄花园们的依赖;同时"帮助"微软从根本上减少盗版(大家都不用了,自然盗版也就少了).
 
戒瘾的本质,就是把标准的主动权,重新拿回来.用开放标准,作为微软事实标准的替代品.戒瘾的对象,就是全国在校学生.具体作法是在学校教育中,以开放标准顶替封闭标准(MS).建议取消全国学校的微软课程内容.将微软垄断软件纳入与成人软件\绿色软件共同管理渠道.希望有两会代表提出这方面的提案.
 
微软软件以及其教育应在商业领域发展,而不应该在学校这个公共领域发展.目前LINUX在操作系统,办公套件等方面已经较为成熟,大家不用,只是因为迈不出第一步.与其让已经被微软"套牢"的成年人付出路径转移成本,不如从学校起,从公共软件教育角度,强制青少年接受LINUX,从早期阻断青少年对微软产品的成瘾性.让他们走向社会后,再选择用不用微软的东西.这样来化解软件"他们会因此上瘾"的策略.
 
对微软反垄断是持久战
 
对于微软来说,反垄断的成败,取决于替代标准和产品的成熟与否.没有充分可替代的竞争产品,反垄断就会出现回潮.因此对微软反垄断必然是持久战.
 
网民希望低成本获得软件,不可忽视.治本的作法,是在软件标准层,通过引入开放系统,壮大开源软件,引入兼顾公共利益和商业利益的标准竞争.
 
教育部门应该反思是不是我们培养出的程序员,只会开发微软标准的软件.建议大学拿掉学校课程中与微软开发工具有关的内容,代之以LINUX开发语言,开发工具课程,引导开发人员多为开放系统服务.
 
建议国家以网络应用为重点集中攻关LINUX的瓶颈.目前要着重解决LINUX在网站兼容,网络应用等方面的瓶颈问题;开辟手机软件,家电软件等新的增长点;用丰富的应用吸引市场的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