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年失去的意义太多,一些无法扭转的摧残仍在继续,就像我用赤裸的生气去对抗寒冷,在这激流的城市中,我们必须要选择进步所带来的痛苦,不然仍然是安于现状,和后退不前的忧郁。在上海的时空隧道中穿行一天是多么的快,很多选择和思维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判断,在那个时间段,只能让离我们逐渐远去的终点线去真实证明离我们更远的起点线是否是对的。直到用生命的重点线去反思人这一生中不同阶段所作所为对于错,好与坏。然后用时间的真谛真实的去映照感悟人的一生。

   08年对我来说是平平稳稳,安安乐乐,感情美满,工作稳定顺利。

   09年真实是沧桑满腹,在08年安稳并加载这不思进取的反思中,09年要进行正面的规划,但是突然一下变的很迷茫,it想汪洋大海,要向哪个方面,上海不是长呆之际,让我永远找不到心灵的归宿感,如果在上海呆需要一个发展方向我很明确,以后要回西安是哪个方向我不太清楚,回新疆发展大概是那个方向,面临城市地域的差距造成我很难判读到底选择哪个方向,域名蠢蠢欲动想换工作,一直拖到09年12月31日,也就是整整拖了一年。

   我怀着一个四无归宿的心灵,给很多不同地域的朋友打电话,搜集信息,发现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迷茫,当然从他们的沟通中我也得到了一些我想要的信息,想学习很多知识,也想考取一些相关证书,在考虑了经济和26岁高青年人士,先容易的事情做完,于是考了个国家信息产业部颁发的网络工程师。


   就这样一下到了09年后半年,我计划花了尽2个月时间去选择我到底学什么,当我选择好了以后,有发现上海这城市没有这方面可以锻炼的公司,在穷途末路之时,我只能选择换份工作,也许换了个环境就有一份好的心情,也许眼前会豁然开朗,在每周一次投简历当中,投来投去总是那么几家,而往往给我打电话的公司都是些我没有投的公司。

在12月中旬接到一个香港分公司的电话,技术总监以前是雅虎的技术,可能公司怕我不来,在电话面试当中不断地说这个人,说公司有多好,设计到得领域都是最前沿的,电话面试通过后,复试,还算顺利,就是和技术总监在谈工资的时候有点像是在讨价还价,至少让我很尴尬。

合计一算我这年底一换工作亏了5000快,不过也算值得吧。

   09年工作发展上面整体没有上面提升。

   在08年11月24日正式住入绿地威廉后,感情一切很平稳,只是是我这单方面的感受,我也许不够成熟,我只想我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所有面临的一切,所有我其实一直很忙碌,焦灼,没有好的前途,就没有好的收入,感情也就没有好的未来,我当时只觉得,只要两个人一条心,所有的事情都能势如破竹,然而我极为的幼稚了,我其实早就应该站立起来,来面对彼此家长的困惑,我只想着我目前没有实力说话,其实有时候挺身而出来正面说明一些问题,不默默自己独自去迷茫焦灼后的努力更有效果,09年的6 7月恰恰相反我的想法,势如破竹的攻跨了她的内心所承受的防线,也彻底把我打蒙,我在不是一个能自我犀利的独自思考未来,再也没有了在为了将来产生迷茫而立定的近远目标,已经是一头污水的一个蒙人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去解决,所有我一瞬间退缩了,我作为一个男人,我没有办法解决问题,那个就让更好的方式去处理吧?

我从来没有这么不自信过,从来也没有这么受自尊的伤害,在8月的一天,我们离开了一度让我们在寒冷中的温暖的住所。太伤感了,每每想到那幅画面,我总是心情很低沉,当你想得到的演看着就要到手,却只是一晃即失时的感受。

   而后面的时发生的更是伤人,我真的在被蹂躏,言语,行为,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此时此刻不在有张力,个性。说不清楚,其实本来一切就在我未料到中发生,所有一些也就比较自然了。。。。不说这些了,我喜欢淡淡的滋味。

   马上快过年了,她说这一年我的才气不错,那我暂且相信吧,2010年我只有一件事情可以做,努力工作,至于能唤回来什么,唤回来多少我自己也不知道,努力的工作会有明天。


一个在极度迷茫中的极度悲观主义乐观者的言语,乐观也是自己给自己强加的,必须强大自己的内心和能力世界。



2010-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