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安全虽然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但攻守双方的争夺,却如战场一般真实可见。我是一名老兵,这是我的故事。

警报 渗透的木马

夜幕下的英吉利海峡,如同神秘的黑洞,既有吞噬一切的气势,又给人无边的恐惧,似乎随时都能跑出一个怪兽。在Daniel的身后,是他的家乡——漆黑一团的朴次茅斯。这个昔日十分繁华的港口城市,被德国空军隔三岔五地轰炸了几次,他的父亲、哥哥、嫂子、侄子都在一个月前的轰炸中惨死,相比这城市的满目疮痍,这才是二战以来,朴次茅斯最惨痛的创伤。

还好,今天是万圣节,一群浪漫的年轻人带着各种食物和酒水来朴次茅斯雷达站慰问,搞了一场“万圣节礼物”的假面舞会。送走了这帮人,雷达兵Daniel就开始了对发射架的例行检查。不知道为什么,上面来了个神秘的军官,一直都在强调这个事情。

深夜的排查总是枯燥的,Daniel爬上发射架照章执行。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但似乎总是听到哪个地方传来“滴哒”的声音,但又找不到。这个事情让Daniel异常烦恼,在回营房的路上腹诽不已。

“什么?你说什么滴答声?”那个讨厌神秘军官Alarm听了Daniel报告,一把抓住Daniel的胳膊,“快带我去看看,只要出事,我们大家都完蛋!”

Alarm踩着发射架的踏板,爬了四五级,然后取出随身携带的军用手电筒,仔细搜寻。“咦,这是什么?”在踏板与发射架的夹角处,Alarm发现了一个闹钟、一捆雷管几根电线。 “定时炸弹!”Alarm也只是在培训时见过模型,今天见到了真家伙,一股寒气瞬间从他的脊背扩散到全身。

“警报,炸弹!”一串紧急的哨声响起。

“上尉,难道我们的雷达站里有问题?”Daniel问Alarm。 “不好说,经历了无数次血与火的考验,我对兄弟们有信心。我怀疑,是那群来慰问的市民里面混进了德国人的木马!”上尉摇了摇头,心里浮现的是那个德军的神秘木马计划。

“木马?是间谍吗?那怎么办,上尉?他们现在都回朴次茅斯去了,麻烦了!”Daniel叫苦道。

“他们即便是还在这里,我们也很难确定。酒会的时候,大家都带着面具呢。” Alarm也苦笑,“幸好他们来的时候都做了登记,我们立即把可疑人员资料上报!”

艰难 智慧的决断

深夜,英国皇家空军司令部的战情室中灯火通明。

就在刚才,空军司令接到了朴次茅斯雷达站的急电,立即召集参谋长Trends做出布署,几个分管作战参谋也会同参与此次突如其来的会议。

“德国人的轰炸已经快两个月了。雷达站的小伙子们干的不错,让我们的空军击毁敌机一千多架,我军只损失了500多架,但三百多个空军的兄弟死在战场上了!”参谋长Trends讲述着目前的战场态势,声音有些哽咽。“是啊,人的损失太大了!”空军司令也痛心疾首,飞行员损失的速度太快了。这段时间,战局的胶着以及多少个飞行员家庭的破碎,让他原本乌黑的头发白了一半。

司令的面前是一个十几平方米大的沙盘,沙盘的旁边站着Trends和几个中年军官。长达两个月的空战让他们身心俱疲,满眼血丝,但是每个人的身上都透着一股狠戾,显然都是经过尸山血海的历练。

Trends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是看到司令的话似乎还没说完,他就没打断。

空军司令接着说道:“德国人的轰炸越来越猛烈,我们这点家底可不够他拼的。Churchill首相说了,如果再以常规的方式和德国人战斗,我们的失败很快就会到来。Trends,你尽快给我拿出一套行之有效的作战方案!”

Trends沉吟一下,然后清了清嗓子:“这场战役中,目前胶着的情况发生在4个方面,1云,空中战术及战情,2地,地面补给和后勤保障,3人,指挥系统及参战人员,4机,机械化作战系统。从NTI回传的情报来看,德军这次4个方面的配合相当奏效。但我们也发现他们的弱点——轰炸机。他们再机动,也要让轰炸机过来,这个东西可飞不快。”

空军司令和那几个军官不由得连连点头,知道Trends还有话说。

Trends又说:“其实,二十多年前,我们的富勒将军提出了著名的‘1919计划’,他提议用飞机和地面坦克部队配合作战,这就相当于我刚才说的云、地、人、机配合。很可惜,当时时机不成熟。而现在,协同作战的条件成熟了。”

一个作战参谋质疑道:“参谋长,咱们的舰艇、装甲车在敦刻尔克大撤退的时候,绝大部分毁于德国人的炮火之下。如你所说的云、地、人、机协同,我们就少了一项,还怎么协同?”

Trends说道:“无妨,这一次我们依然采用这个方案。不过呢,需要做一点变化。”

大家齐声问道:“参谋长,你要怎么变?”

Trends向着分管参谋Albert使了个眼色,Albert 会意,上前一步:“我建议,即刻成立4部协同作战系统SDS。SDS有三个使命,第一,在空军和陆军这两个不同兵种之间构建自上而下的紧密沟通渠道,比如,最高司令部、后方机场、和前线部队之间在战时切实保证迅捷的联系;第二,建议一套独立的通信系统,避免为通信优先权进行无谓的争夺;第三,SDS下面的特殊任务不仅仅限定给若干作战单位,而且应该分配给战区所有能够调动的战机,打造灵活机动的资源池。”

说到这里,Albert向着沙盘一指:“既然NTI计划已经掌握了敌军的弱点,那我们就应该集结优势力量,寻找战机,来一个云端决战。只要打掉他们的空军有生力量,就能有效遏制敌军横渡英吉利海峡!”

另一个作战参谋提出异议:“我们的飞机及飞行员损耗严重,在这个战机寻找上需要谨慎。”

Albert又将手指指向了沙盘上的雷达站模型说道:“没错,这就要看我们手里的两张王牌。第一,我们的51座雷达阵地及其警戒体系,随时盯着德军的飞机,一旦他们进入一百英里之内,我们的观测队就可以进行追踪,适机迎战,胜算要大得多!第二,那就要看军情五处的了。”

Trends笑道:“所以,我们这一次的云、地、人、机协同作战,是时候来一场云端决胜了!司令,从长远来看,这是个战略,我们需要给他一个合适的名字!”

“就叫P2SO吧!”空军司令笑道。其实这个代号,最高指挥部谋划已久。

Trends又问道:“将军,这个时候军情五处和朴次茅斯雷达站已经开始行动了吧!”

空军司令点了点头:“我们的NTI计划已经收网,一切正朝着我们愿意的方向发展!”

逆转 生死之环

完整内容见

《万圣节的礼物》 我是一名网络安全老兵 这是我的故事(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