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犬病,俗称疯狗症,是一种人畜共通传染病,病原体为狂犬病病毒,它会导致动物的急性脑炎和周围神经炎症,没有接受疫苗免疫的感染者,当神经症状出现后几乎必然死亡,通常的死亡原因都是由于中枢神经(脑-脊髓)被病毒破坏,最终死于植物神经受损导致的脏器衰竭。但是只要及时的接种疫苗,一般都能诱发机体产生足够的免疫力消灭病毒。

哺乳动物中,灵长目、食肉目、翼手目等目的动物都可以成为病患,如人、猫、狗、雪貂、浣熊、臭鼬、狐狸、狼、熊、蝙蝠还有马;而啮齿目动物(除海狸外)很少感染,如松鼠、花栗鼠、兔子等,但为了保险起见,被啮齿动物如鼠咬伤后还是应该注射狂犬病的疫苗。
病毒大量存在于发病者的脑脊液、口水和体液中,绝大部份通过咬伤传播,很多时令染病的人或动物特别活跃,在没有激怒的情况下发起***,展现其他不寻常的行为。狂犬病亦可以以麻痹方式出现,令患者显得沉默内向。亦有未经确认的实例表明病毒可经气溶胶由黏膜或呼吸道传染,在探索有狂犬病蝙蝠的洞穴时被含有蝙蝠粪便的气溶胶感染。狂犬病从一个人传到另外一个人极为少见,曾出现于器官移植,极少出于人咬人或接吻,2004年在美国一个未诊断为狂犬病的患者过世之后捐献内脏,获得捐献的四个人因狂犬病身亡。
狂犬病的临床表现可分为四期
潜伏期(平均约20~90天,最短3天,最长19年[2])
根据个人体质不同潜伏期的时间从几天到数年不等,在潜伏期中感染者没有任何症状,也没有传染性。
前驱期(约持续1-4日)
大多数患者开始出现全身不适、发热、疲倦乏力、不安、恶心等症状,对疼、声、风、光等刺激敏感,咽喉出现紧缩感。半数以上病人由于病毒在伤口处繁殖而对周围神经元产生刺激,因而感到伤口附近有麻木、发痒、刺痛或虫爬蚁走感。
兴奋期(痉挛期。本期约持续1-3 天。)
人类:患者各种症状达到顶峰,出现精神紧张、全身痉挛、幻觉、谵妄、怕光怕声怕水怕风等症状,因此狂犬病又被称为恐水症,患者常常因为咽喉部的痉挛而窒息身亡。 患者逐渐进入高度兴奋状态,表情极其恐怖、烦躁不安、惊惧,有大难临头、死亡即将降临的预感。较理智的人,感到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时,尚能主动要求医护人员把自己捆起来(约束起来),断断续续向家人吩咐后事,其生离死别的悲惨场面,惨不忍睹。多数病人两目惊愣而绝望地注视着周围的一切,时而躁动不安,冲撞,狂呼乱叫,力大超人,十分恐惧死亡。由于迷走神经核、舌咽神经核及舌下神经核受损,引起呼吸肌、吞咽肌痉挛而出现恐水、怕风、吞咽困难、呼吸困难等。恐水是绝大多数狂躁型狂犬病特有症状之一(个别患者恐水症状并不典型,亦不一定在早期出现),恐水表现很具有证病性,除狂犬病癔病外未在其他疾病中见到过。饮水、闻及流水声、看见水或仅仅提到“水”字都可导致咽喉肌严重痉挛。吞咽困难,故患者虽然极度干渴却不敢饮水,即使饮亦无法下咽。他人用大棉签蘸水送入口中,帮助解决干渴之苦,但仍无法下咽,呛咳不止,加重咽肌痉挛。随病程发展,出现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症状,大汗淋漓、唾液分泌增多、大量流涎,尤其小儿患者,因咽部疼痛和阻塞感,更加重了烦躁,用双手撕拉自己的咽部、颈部,并向四周胡乱吐唾沫。由于声带痉挛,吐字不清,声音嘶哑甚至失音,小儿张口嚎哭,声音沙哑哭不出声,有群众误认为是“学狗叫”。怕风亦是狂躁型狂犬病患者较为特殊的症状。即使是微风:用手在其面前拂动扇风,用嘴对其面部轻吹,身边行人走过带动之风或开关门窗所致穿堂风等,均能激惹患者咽肌痉挛。患者躲在房子里,蜷缩在阴暗的角落里,对声音、光亮、疼痛甚至医师触摸肢体等任何刺激都特别敏感,可激惹其咽肌发作性痉挛。患者极其痛苦,不仅无法进食、饮水,而且常伴有辅助呼吸肌痉挛,导致呼吸困难和缺氧。主要为抽涕式裂嘴样呼吸,面部肌肉抽动,颜面口唇青紫,甲床紫绀,并可能出现四肢抽动,甚至全身呈疼痛性抽搐状态。患者缺氧如此严重,但吸氧却十分困难。由于躁动不安,用鼻导管或鼻塞甚至面罩给氧,不但安置困难,而且也不好固定。若强行固定,输氧导管亦随时可能被其自行扯掉。即使给氧的导管不直接接触皮肤粘膜,小流量给氧,气流亦可能刺激而引发咽肌痉挛。此外,由于自主神经功能亢进,出汗、流涎,出现中枢性发热,体温高达38-40℃以上。心率加快、血压升高、瞳孔散大、表情极度惊恐、焦急、痛苦,但神志大多数清楚。极个别患者对他人乱吐唾沫,企图逃出室外,有***或咬伤他人的行为。随兴奋症状的加剧,出现精神异常、谵妄、幻听、幻视、冲撞嚎叫或喃喃自语。病人可能在发作中死于以中枢性呼吸衰竭为主的混合型呼吸衰竭或循环衰竭。
昏迷期(瘫痪期)
兴奋期后,痉挛抽搐逐渐停止,患者似乎逐渐趋于安静,少数病人有短暂的一过性理智状态,能配合医护治疗,简单回答问话,或勉强饮水,少许进食,疾病似有好转,此即俗话所说的“回光反照”现象。但反应很快减弱到消失,出现各种迟缓性瘫痪症状,尤以肢体软瘫较多见。眼肌、颜面部及咀嚼肌瘫痪,表现为斜视、眼球运动失调、下颌下坠、嘴不能闭合、面部表情木呆、失音、感觉减退。腹壁、提睾、膝腱等生理反射消失,迅速由安静进入昏迷状态。呼吸逐渐减弱、变慢、不规则,出现潮式呼吸。脉搏细弱、不规则,甚至摸不到。心音低钝、心率紊乱。两肺呼吸音粗,大量鸣痰音,吼痰。血压逐步下降,皮肤湿冷,出现花纹,指端青灰。瞳孔散大,口鼻腔中流出咖啡色液体,迅速死于呼吸、循环和全身衰竭。本期仅持续6-18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