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会给你这样那样的盼望,让你能有信念活下往,固然每个人都知道,最后的成果终究无法回避,不过还是持续挣扎着前进,把自己的生涯无穷放大,或者是永生的幻觉。
??由于深深知道生命纯属偶然。至今记得初中生物课上老师第一次告知我们当精子和卵细胞联合发生下一代有多到数不清的情形,假设在配对时染色体有一点点的偏差那么你就不是现在的你了时每个同窗脸上惊奇的表情。
??所以我们应当觉得庆幸,庆幸我们能来这美妙的世界走一遭。
??想起周国平的话,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重情感就难免会脆弱,求完善就难免会有遗憾。也许,宽容自己这一脆弱,,我们就能保持;接收这一点遗憾,我们就能安静。
??十八岁的年事,没有大张旗鼓的爱情,没有大过天的幻想,安于现状是心愿。因此,日子总是平庸如水,或者说是索然无味。
??面对空虚的生涯,也曾有过要停止的动机
??和很多同龄人不一样的感受
??离说,每当我谈起自己或是人生的时候总会变得异常的可怕,那些不符和我们的年纪的思想让她觉得惧怕。比如我说人活着没意思,不知道人逝世后是否会生涯在另一个空间里,或者是进进下一个循环?有时候真想往尝试一下,从几十层高的楼顶跳下来做自由落体活动,听风从耳边长啸而过的声音,不知道是怎样的一种感受?
??我不是巨人,不会流芳百世,不知道在我分开很久以后还回有多少人记得我?
??很少的时候,我会想起那个多年以前逝世于白血病的孩子。从得到医院通知到他分开其间只有短短的一个月左右的时光,而他离开的时候只有十几岁,我亦不满十岁,。那时常听到长辈们谈论这个近乎完善的孩子,知识语气里充斥着遗憾,而近十年后的今天,曾经优良的男生早已被人们所遗忘。
??世界就是如此,它任流逝的岁月冲走暖和如春的、难过难耐的回想,留下缺了口的记忆。
??时间永是流驶,市井依旧太平,放眼看往有限的几个性命在时间的长河中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是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是给有恶意的人作"谣言"的种子.
??鲁迅说,,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然而造化又经常为庸人所设计,一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痛。在着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痛中又给人暂得偷生,坚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
??2008年的夏天终于在一场暴雨之后分开了。我在这个秋意渐起的季节里正式升进高三,开端了紧张繁忙的一年。
??重新编班,接收与文化生不一样的学习模式――上午正常上课,下午去画室集训,晚上上自习或是画画。这样压制而又索然无味的生活几乎另全部人厌恶,可是没措施,,没有谁能按自己幻想中的方法生活。
??一缕阳光从门外透进来,照在黑板上,经反射至北边同窗的眼里,造成南边小部分黑板的反光,看不清亘常而烦琐的解题进程。阳光稍强一点的时候可以清晰地看见空气中游离的尘埃,没有性命的、龌龊的渺小的、只能随空气流动而高低翻滚的尘埃。甚至,我可以闻见阳光和空气混杂而散发出的腐败的味道,使人生厌。
??我经常看见临桌的同窗在空缺的文页上写满密密麻麻的英文:where there is a will,there is a ,
CPG
;way。同样无聊的事我也做过,会在草稿本上写满“我要考上xx大学”的字样,却在一次有一次失利的测验中发生废弃的动机。于我而言是奢靡的东西我不会要,是我的我也不会废弃。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刻画这样的我,。不求上进?自甘腐化?还是陈腐?或许都是吧。
??由于新生开学的缘故,借用别人教室为画室的我们不得不搬离回到那个逼仄、昏暗湿润的旧画室。
??打开门的一瞬间,我闻到了空气中腐败的味道,从未关的窗子打进来的雨水因长时间得不到清算而发出的臭味搀杂着画具霉变发生的气息,令人作呕。好象腐败了的人生,完整没有生气可言,
??人活着毕竟有何意义?
??佐拉说,人生是两分半钟的时光――一分钟微笑、一分钟叹息,还有半分钟的爱。
??假设将我所生活过的十八年比做两分钟的话,我会将它划分为一分钟思考、半分钟叹息、半分钟的爱和半分钟的失望。
??不符合一个正常的十八岁女生的生活和感叹,
??
??逝者如此,时间如流水。在时间的长河里,人们大都习惯于并且安于遗忘,甚至如鲁迅先生说的在遗忘中瞒与骗。
??实在也不是全部时候都那么不乐观的。
??有时也信任时光不会使记忆风化,信任性命是一朵长开不败的花。
??就像诗人食指在《相信未来》中写道:
??当蜘蛛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痛/我依然执怮地展平扫兴的灰烬/用漂亮的雪花写下:信任未来。
??
??活着,,于是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