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在自怨自怜吧,,由于生活的不顺利?因为生活的莫大压力?所以再也无心观赏每一枚包括性命气味的绿叶?所以也不会有心聆听窗外每一颗雨珠滴落时的吟唱?
  你猜忌自己是否在等候中渐渐老往。
  一旦感到离自己幻想的生涯渐行渐远,你的呼吸都要开端发抖。是的,你有多久没再梳理每一片落叶从春至秋织就的故事脉络?你是否已然忘记某一颗雨珠吟唱的欢喜?
  你现在只要没有必要便足不出户,屋外是晴是阴都要向旁人探听,或者几乎不关怀。倘若出门遇见阳光只感到该逝世真炙热怎么忘却拿伞也不抹上防晒霜;出门遇雨便叹息怎么办鞋子湿了不知道会不会坏,;好歹是无雨也无晴,,你又发觉温度骤降风又好大怎么会这么冷。你终于不再察觉每一种气象的奇特性情,,你发明不了阳光的残暴笑容是为促成性命的成长,它或许基本是为了蒸发掉你胸中堆积的阴霾好让你的心境渗晶莹朗的味道;你也没有懂得每一颗雨珠吟唱的是谁的心酸,它或许也只是想为你捎来夏日的清凉以滋润你燥热的心绪;你也忘却了这时候气象的骤变不过是下一个季节来临的序曲,它是告知你新的生活方法马上可以展开了,新的季节请拥有新的心境。
  你为什么要埋怨?又为什么总是无动于衷?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值得你思考的毕竟是什么?一片面包?或者是为得到这一片面包而必需做的尽力?你不再记得自己许下的让自己每一天都快活的诺言了吗?你不自觉的成为了马克思笔下的“忧心忡忡的无心观赏景致的人”,继而你的生涯也在他的理论下延续。
  你甚至很久都没再心无旁骛的凝听一首完全的乐曲,没再吟唱过一支动听的新歌,你讨厌楼下装修的刺耳噪音,,仇恨它令你心神难平情感变坏。你缩在房间里,睁着眼睛发呆,心境变坏让你做不了任何事情,无心浏览,无心……什么呢,好像除了浏览无事可做,,出门又觉无多力量找不到目标,成天成天的浏览甚至让你感到呕吐,你讥笑自己没能如饥似渴。
  对面楼层飘来缕缕菜香,是晚餐时光到了。你的生涯很有规律,早中餐二合一,晚餐算是dinner,然后折腾到清晨几点进眠,越日如此往复。你不记得自己几天没出门了,由于房间光线不好,所以也不明晰外面是晴是阴是黑是白,你搞不清晰自己过的是哪一国的尺度时光。
  “生活的意义”这个命题忽然又重回你的脑海,,你像独善其身的哲学家一样苦苦思考。你知道自己永远也得不到明白的答案,,你只是不爱好为难的生存状况,比如那片未得手的面包总让人心烦意乱,
  生活的意义就在于那片面包?你恍然记起关于“天天都要快活”的诺言,是了,为什么那时候的欲望是天天都快活呢,并且那样的坚定不移。性命的脚步从未结束,你在追赶什么?是了,你原来是追赶紧乐,可是现在由于没法好好追赶所以不爽快,
  人生,竟然倒退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