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如此匆仓促的一掠而过,好像还在迷恋那种热热的温度,就被一场场的秋雨,瞬间骤凉。不久前的T恤,没有过渡期的被柔软的毛衫取代,底本是个不怕严寒的人,却没有缘由的弱不禁风,也许,是对暖和沉沦太久了吧,才会对突如其来的冷,,无所适从。
  十月,就这样来了,带着秋的萧瑟,也有着冬的苍凉。那一树纷纭坠落的盎然,摇曳了满目标伤感。
  雨,不容阻挡的分外频繁,即使偶然的雨过天晴,,也使透过云层的阳光,看上往是那样的疲倦不堪,,慵懒的拉长地上的身影,向冬的方向,倾斜俯瞰,
  今夜,依然是绵绵不断的雨,窗外的雨声,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淅淅沥沥的哭泣着,迷迷蒙蒙的围绕着。定定的凝视着玻璃上的雨水,,扭曲蜿蜒汇合,婆娑成满窗缠绵的泪痕。阴霾的夜空,看不到半点星光,厚若泡沫的云层,浓缩着漫天的色调,一种压制的灰。
  有多久了?不曾在落雨的夜晚宁静的独处。而此时,又一次,轻轻的悉数自己的呼吸,,默默的凝听时光踏过的步伐,慢慢的飘摇搁浅许久的思绪,静静的拾集荒芜多时的字句……一切,好像都变得陌生而远远,全部的熟习与亲近,都莫名的含混起来。那些文字,那些过往,那些故事,那些曾经缤纷斑斓的影像,,仿佛相隔水雾的梦境,,迷蒙而虚幻……尽力的想要写一些什么,却暮然发觉,已经不能用文字往具象某一瞬间的意念,只是一片空缺,却又空缺的混乱无章。读不出脑海中的痛,却读懂了别人文字中的伤,这是失往?还是获得?无法明白,也不愿细想。
  
  曾经认真的去抹平某些幻境中的虚实影像,浓墨淡彩般渲染过的水色风光,轻描淡写叙述过的悲欢剧情,都在飒飒的秋风中,旖旎为天际的云裳,,虽炫美,却毕竟会飘渺散漫,成绩一幅如烟的尽美篇章……
  或者,深秋的颜色,,不应只是低落的颓靡,而尽力明媚的表情,却无法嫣然嗜热的眼睛……
  窗外,依然是迷蒙的烟雨,骤冷的秋,冷凝了一季……
  
  2008年10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