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了,我一直在寻找一种方法来怀念我此前的心境。如此的破天荒,实在也与爱无关,就像我那天跟你说的:“今晚,对你如此的坦率,也许是由于刚刚听了几首老歌,勾起的一些情愫。也许,明天过后,我会懊悔跟你说起这些。”
  记得,,在结婚前,我跟你有过一次短暂的相聚。像这样,生涯在同一城市,发达的通信,,你我的接洽也是时有时无,时断时续。我曾经也诠释过你对我的感情,但都以接洽频率跟情感深浅成正比这一尺度而逐一否认了。
  在米萝咖啡厅,你依然选了那个光线最昏暗的角落,你说,在这个地位看对方,可以很清楚,而对方看自己,却很朦胧。你说,,这是你多次在这里相亲后的心得。我哑然失笑,劝你不要太挑剔了,照这么下往,同窗中就该剩你跟我了。但你却嬉笑起来“正好,那我们就凑合着过吧。”我心坎一阵翻滚,想尽力去看清你的脸。像这种不经意的话,你已经不止一次的说过。我越来越分不清,这是你试探性的玩笑,还是习惯性的嬉戏?偶然这时,我会发生一种错觉,难道,这些年你还一直在等我?难道,你那句“我结婚了,你怎么办”是说真的?我停顿了,脑中一片挣扎,看着眼前将近一年没见的你,我尽力的想在最短的时光找出一句话可以很奇妙的躲避这个话题。但没有,我愚笨的说:“这,,不大可能吧!?我们太熟习了,。”“怎么不可能?”你语气有点急促“很多人,终极就是这样走在一起的。”很多人?谁?一个身影闪过,,我心一紧。瞬间的意乱情迷一下子苏醒过来。你不懂的,在你眼前,除了情感我是最真实的。你可能忘却,也许不会料到,我固守一份感情可以长达十年,甚至更久。于是我大笑,,躲避,用滑头的目光看你“老弊病又犯了是不?别总拿我开涮。”你愕然,,立刻微笑“那你别总说我呀,自己也得张罗张罗吧。”我一副胸有成竹的激情说“放心,下回确定带回来一个让你政审。”
  情感真的很奥妙,有时只是一瞬间的捉住与废弃。你的感情,在我也不及辩别真伪的时候,我毅然的的选择了废弃。没有人知道,在我心里有道无法逾越的墙。
  此后的两年,你也开端了自己的婚姻生涯。那天,你告知我这个新闻时,一脸饶有趣味样子看着我“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当时的那段情史吗?……我和她同居了半年……”我并不惊奇,或许我早已从你以前那种欲言又止的表情中猜到几分。我只是不明确你为什么你会选择这样的时候跟我说,是在为过往作一个告白吗?我略微惊奇,问你:“那之前怎么一直不肯说?”你笑了笑,很慵懒地往椅上一靠,“哪个女人可以真正不介意对方的过去?就算现在这个‘她’我也不会说的。”我忽然有点清楚,好像间,,有种东西在我心里慢慢褪去,我说:“盼望你幸福!”
  若干年后的一个晚上,电视机正在播出“中华情――难忘的旋律”,我不经意的鄙了一眼屏幕上那串转动的小字“一首首耳熟能详的歌曲,唤起我们心坎深处无法抹往的回想”,心随之一颤,又想起了你,我说,“实在有些时候我还是挺想你的……”我说,“今晚会对你如此坦率,也许是由于几首老歌……”你快速的回复着信息,问我是真是假。你说,你一直拿我当恋人,而我却一直将你当知己。你说,只有我才是你唯独能深躲十几年的女人……
  当凌晨第一缕阳光穿破窗纱,昨晚的一切好像刚刚消散的黑夜,在悄然落幕了。今天,,生涯依然在持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