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是一个民族的声音,是口开出的最漂亮的花朵,它跟一个民族的文化心理、思维方法亲密相干,是民族耸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须要;它记载了一个民族的文化踪影,成为延续历史与未来的血脉,;同时,它是实现充实自我,完善自我的寻求。
??说起一般话,心中不禁涌起一股思绪,牵着我回到难忘的岁月:我的老家在农村,小时候天天听到的学会的都是方言,,从没想过除了方言之外还有一般话,也基本不懂什麽叫“一般话”,我的老师讲的也都是带着浓浓乡音的巴东一般话(现在被戏称为“巴普话”)。
??还记得,当年的晨读,孩子们都把板凳搬到教室前的空地上,围成一圈,,用隧道的故乡话摇头晃脑地开端“念经”,还故意把声音拖得很长很长,稚嫩的童声此起彼伏,把故乡话演绎得很有味道。我是一个爱说、爱笑、爱唱、爱跳的男孩,课间休息经常会旁若无人的大声歌颂,可是,生在巴东的我平舌卷舌不分,常常把“飞”唱成“灰”,也经常把“歌”唱成“锅”,把“大河”唱成“大活”,可以说从我嘴里说的、唱的都成了清一色的“南腔北调”。
??一次偶然,被选送进城听课,城里老师不仅讲课用一般话,而且还激励我们用一般话读文章、提问和答复。那时,一般话就象城里的老师一样,让我们这些乡下“毛孩子”好奇和惊喜。由于他究竟与那些满口方言的老师不同,也算是一次视觉与听觉的盛宴。刚开端也不知道那就是一般话,,只感到他说起话来抑扬抑扬,好听极了。小小的我暗暗地想:有一天,我也要做一个有文化的人,要在城市里生涯,能说一口好听的“洋话”。
??后来,来到生疏的城市,在异地求学,宿舍里的同窗和我一样,都不会讲一般话,所以只好各自操着自己的“语言”警惕翼翼地交谈。后来有人提议大家一起学一般话,以解决语言不通造成的艰苦。甚至把一般话宣扬画张贴在寝室,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在宿舍谁不说一般话就扁谁!大家志同道合地学说话,也算是颇有成效,一段时光以后,大家都能操着尺度的或蹩脚的“一般话”交谈,感到还真的很不错!
??但我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放假的时候,我骤然发明自己不会说故乡话了,。家人当时就很奇异,说我“麦子韭菜不分”,乡亲们也都用很奇异的眼神看我,那不屑的表情好似在说:小样,你还在我眼前“装洋”?所以大多数时候,我见人只是拼命奉送可爱的笑容,却一句话不说,以至大家一致质疑“这孩子怎么变得越来越内向了”。
??从此,我在一般话与方言之间苦苦挣扎,挣扎了多少年,直到工作,天天都和一般话进行着零间隔的接触,我才真正的领会到一般话的魅力。在应用一般话的进程中,,我不但认识了一般话的适用价值,而且逐步认识了一般话的文化价值和审美价值。猛然间也就感到说一般话的利益还是颇多的,暖和如和煦阳光,温馨如东风拂面,协调如幸福田园,
??记得以前贾平凹说“所谓一般话就是一般人说的话”。说好一般话,,便利你我他,,不学好一般话,你就很难与他人来往了。是呀,既然一般话就是我们一般人说的话,我们没理由不把他学好。假设大家都讲一般话,,那么我们就能听懂别人说话也能让别人听懂我们说话,这样不是很好吗!
??还记得都德的《最后一课》:在领土失守,国民就要做亡国奴的时候,小弗郎士的老师冒着性命危险,给大家上了最后一课,他用异乎平常的冲动语调说:“法语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在这里,我也要说:“让我们讲好一般话吧!它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声音!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