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古老而神秘的河流――汀江河。
??一个巨大而独特的民系――客家人。
??一块贫瘠而丰盛的红土地――闽西。
??历史发明了一个绝妙的机会,将汀江与客家人牢牢地连在一起。历史又发明了另一个尽妙的机会,将汀江和客家人与中领土地革命牢牢地连在一起。汀江和客家人为东方红史诗增加了气概磅礴的出色篇章,闽西红土地也因了如火如荼的土地革命载进中国历史史册,成为共和领土地治理的摇篮。
??这是一片彪炳青史、光照千秋的革命圣地。
??这是一块风云际会、好汉辈出的红色土地。
??“红旗跃过汀江,直下龙岩上杭。整理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承载这千古尽唱的正是这片红色土地。在毛泽东浪漫的情怀里,闽西这块热土宜诗宜画,宜歌宜颂,于是他散步留恋,吟咏成章;在毛泽东严正的思考中,闽西这片土地端庄凝重,积淀深厚,于是他写下了一系列不朽的篇章。
??闽西,曾经凝集着神州大地的光彩与幻想。
??闽西,曾经凝集着刺破黑暗、迎接曙光的光彩与幻想。
??闽西,分田分地的星星之火,,掀开了中领土地革命的崭新篇章。
??农民问题终究是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基本问题,而农民问题的核心又是土地问题。这一精辟阐述,融进到1931年形成的《苏维埃土地法》,掀起了闽西苏区“打土豪、分地步”的红色浪潮,世世代代受尽地主压迫和剥削的农民欢欣鼓舞,,土地革命如火如荼,处处浮现“整理金瓯一片,分田分地真忙”的气象,
??《苏维埃土地法》的发生也同其它法律法规一样,有着自己的特定环境和条件。追寻着历史的痕迹,我们不丢脸出,这部法律的形成,对于今天我国的土地治理工作,仍有着其深远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一、闽西土地革命的先驱者张鼎丞、邓子恢
??说起土地革命之所以能在闽西大地开展得如火如荼,我们不能不提起为苏维埃土地革命做出过重大贡献的张鼎丞和邓子恢。
??1928年3至6月,中共闽西特委郭滴人、邓子恢等引导的龙岩后田暴动,响起射向反动地主的第一枪,掀起了闽西国民武装斗争的新篇章,吹响了向旧世界,向反动地主的进军号。后田暴动好像一道闪电,照亮了闽西大地那沉静百年的夜空,燃起了千百万大众心中熊熊炎火,而且正是后田暴动中组成几十人的闽西第一支红色游击队,为首创闽西的武装奋斗奠定了坚实的基本,对于永定暴动更是一个强有力的战略配合。
??7月初,为了有效地对付反动派的反扑,以张鼎丞任营长、邓子恢为党代表的福建省第一支红军军队在永定县溪南区10个多个乡召开群众大会,宣扬树立苏维埃和履行土地革命的意义,以满足宽大农民对土地的急切请求。
??鉴于当时党中心还没有公布土地纲要,福建省委也没有具体唆使,张鼎丞和邓子恢硬是凭着摸着石头过河的闯劲,先由邓子恢到永定县卓坑源召开有贫雇农和中农、富农代表加入的座谈会,然后由张鼎丞与他分头到几个村落作调查研讨,切磋分田措施,最后依据大多数人的看法,拟定了一套没收和分配土地的政策及方法,。具体包含:一是地主、富农及其所掌管的公堂田一概没收,以乡为单位进行分配。二是按各乡农民原耕土地划分,在外乡的耕地归外乡往分配。三是按人口(包含田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除外),以“抽多补少”的措施均匀分配。四是按田担数自报公议,抽多补少,水随田走,不公道者个别调剂,对以多报少的土地,分配委员会有权对换。五是山林回各乡、村公有。
??根据此计划,张鼎丞、邓子恢首先在永定县上金、中金、下金3个乡开展分田试点,普遍宣扬土地革命的巨大意义和没收、分配土地的措施,组织雇农工和贫农团,协助各乡土地没收委员会进行人口和土地调查,划分阶级,公正公道地进行土地分配。
??1929年7月20日,张鼎丞在上杭蛟洋召开的具有主要历史意义的中共闽西第一代表大会上,向毛泽东及与会代表先容了永定县溪南区土地革命的经验,同时对个别处所迟迟不分田的右倾思想进行了严格的批驳。毛泽东在会上充足确定了张鼎丞的发展,赞赏了闽西土地革命斗争的成绩,尤其对溪南土地革命的经验给予了高度评价。
??1931年12月7日,张鼎丞作为闽西代表出席了在江西瑞金召开了全国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光彩地当选为中心履行委员兼土地国民委员。
??1932年,福建省政府发出布告,号令各级政府组织开荒队,激励个人垦荒,。张鼎丞身材力行,深刻荒田荒地比拟多的区、乡领导垦荒工作。
??二、翻身做主人,农民得到土地全部权
??在土地革命之前,中心苏区的土地全部制对于农民是极为不利的,历史文献记录:“中央苏区在革命以前和一切中国农村一样,被约束在封建的压榨关系之下。据调查,此区土地全体之百分之八十集中于地主阶级手里(祠堂寺庙富农也在内),尤其肥沃的土地是完整为地主富农全部。但人口的阶级比例,则以贫农为最多,占全人口百分之七十以上。地主富农经过地租与印子钱的剥削情势,使一般贫苦农民与工人过着奴隶一样难过的生涯。”为了强大红军、巩固发展革命依据地,,共产党组织引导闽西群众,开展土地斗争,从地主阶级手里夺回土地,变农民为土地的主人、国度的主人。
??1929年6月,为敏捷开展分谷分田奋斗,毛泽东、朱德、陈毅签订了《红四军司令部政治部布告》,规定“一、收租二百担【1担为50千克】以上的大地主,农里的谷子及至公会(义仓外)的谷子,一概没收分与贫农,不取价格。收租二百担以下的小地主,,农里的谷子须减价出粜,规定每担谷价照价减半(但谷米商人从外境转运来的不在此例)。二、工人农民该欠田东债务,,一律废除,不要归还(但商人及工人农民相互间的债务不在此例)。三、从当年起,田地回耕种的农民全部,不再交租与田东。四、取消一切苛捐杂税厘金钱粮”。紧接着,闽西各区乡敏捷转达贯彻中共闽西第一次代表大会《关于土地问题决定》的精力,决定规定土地以乡为单位,在原有耕种的基本上,“抽多补少”按人口“均匀分配”。明白规定:“一、暴动颠覆地主阶级政权后,须立即没收一切地主土豪及福会公堂等土地(不论典当卖尽一概没收),,回农民代表会或农民协会分配;二、自耕农地步不没收,但所耕地除自食外尚有过剩,经当地多数农民请求,县、区政府同意者,得没收其过剩部分;三、凡土豪地主反动派携家外逃者,其自耕地步由政府没收分配与农民,但家眷在家,并不反动,经当地群众及政府同意其在乡居住者,别又无他种方式坚持生涯者,得酌情分与土地;四、分田区域尺度:(一)以乡为单位,由某乡农民将他们在本乡及邻乡所耕田总合起来共同分配……;五、分田的数目尺度:(一)为使农民敏捷得到田地,,应按照乡村人口数目,男女老幼均匀分配。(二)有特殊情况的处所,得以劳动力单位为尺度,能劳动者比不能劳动者多分一倍(14岁以上至60岁能耕种者为一劳动单位),但需农民代表会议恳求并得到县政府同意;六、乡村中工商学各业能够生活者不分田,生涯不够者,得酌量分与土地;七、旅外不在家者不分田,但现役红军官兵及从事革命工作者惯例分田”。
??在较短时光里,长汀、上杭、连城、龙岩、永定、武平六县纵横三百多里的地域内,50多个区、600多个乡打土豪,分田地,解决了土地问题,约有80多万贫苦农民得到了土地,由于土地革命使宽大贫苦农民解脱了千年的封建桎梏,获得了世代渴望的“耕者有其田”的土地全部权。
??随着党的土地革命路线的确立,有关土地革命的基础政策不断发展和完美起来。1929年7月,中共闽西第一次代表大会通过了《土地问题决议案》,这是对闽西土地奋斗经验的科学总结,是对中国共产党引导下的土地政策的新发展。同年4月,闽西苏维埃政府宣布《土地委员扩展会议决定》明白规定:“农民领得田地即为自己全部,有权转租或买卖抵押。”苏维埃政府不加制止。这样就彻底地变封建地主土地全部权为农民土地全部权,使宽大贫苦农民成为土地的真正主人。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