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置身于距贵州省安顺市西秀区七眼桥镇南8公里处的天龙屯堡时,正是金秋十月、丹桂飘香的季节,。一踏上这片土地,我就象走进了久远的年代。固然临动身前也曾经想象过屯堡的宽广与雄壮,但直到身临其境时,看到一些穿着民族衣饰、头戴蓝色布帽的屯堡老人坐在小渠边柳树下,一脸的闲情逸致,
SEW
,我才知道屯堡所蕴含的,除了宽广与雄壮,几乎无所不包。
??六百年的屯堡,六百年的故事,六百年的沧桑,明清的中原文化早已成为现代史书而名扬天下。这支与众不同的汉族群体--屯堡人,他们的语言、服饰、民居建筑及娱乐方法至今仍沿袭着明代的文化习俗,六百年前的江熏风物在这里被定格。走进屯堡村间,流水的清音一直在跟随着我的脚步,回响在我的耳畔。屯堡人应用石头工艺建起的街巷,好像是散步在悠久的历史空间之中,心绪在历史与现实的交织中逐渐迷失,不知所往。而最吸引我眼球的是这片白色的石头世界:石头的房,石头的墙,石头的瓦盖,石头的街道,石头的碾子,石头的磨,石头的碓,石头的缸……
??屯堡文化起源于朱元璋雄师征南和随后的调北填南。洪武十四年(即公元1381年),朱元璋为了全国的同一,派傅友德为南征将军,率30万雄师进军云南。平定南方后,为稳固对南方的统治,朱元璋又命令雄师就地屯田驻扎下来,并从中原、湖广和两江地域把一些工匠、平民和犯官等强行迁至贵州安顺一带居住。此后,随着历史的变迁,这些人在亦兵亦民的进程中繁衍生息,不断接收当地的先进生产方法,以恪守各自世代相承的文化生涯习俗,久而久之,就形成了现在我们称之为“屯堡文化”的这样一种奇特的汉族文化现象,它既执着地保存其先民们的文化个性,,又在长期的耕战耕读生活中,,发明了自己的地区文明。
??首先,屯堡村寨的选址非常讲求,寨前有可供浇灌的河流,寨中有可供人饮用的水源,寨后有靠山,进则可攻,退则可守。其民居建筑整体性和军事防御性很强,它们往往以街巷为轴,通向各家各户。屯墙随山形地势蜿蜒,扼守村,形成封闭构造。每一组建筑依山就势修建,分朝门、正房、厢房,朝门成宏伟大“八”字型,两边巨石勾垒,支持着精雕的门头,门头上雕有垂花柱或面具等装潢品,在木制的窗棂、门上雕刻着很多象征吉祥如意的图案。厢房紧依正房两边而建,前面为倒座,形成四合,中间为天井,用一尺厚的石头拼成,四周则雕刻着“古老钱”的水漏。每幢房屋均设有射击孔,融防御、保卫、居住为一体,无不显示当时战争所需的建筑构成和屯武备武的思想。从高向下放眼看往,白白的一片,错落有致,来自江南的木雕和石雕艺术在这里被施展得淋漓尽致。
??其次,屯堡妇女的装束仍沿袭着明清江南汉族衣饰的特点,她们的装束通常是宽衣大袖,大衣袍及长膝下。领口、袖口、前襟边沿皆镶有流绣花纹,腰间以两端垂于膝弯部的织锦丝带系扎。长发挽成圆网罩于脑后,上有玉簪等首饰。差别屯堡妇女婚否在于:未婚少女梳长独辫;已婚者除了把头发挽起来后尚需剃额修眉。妇女装束中往往还配有耳坠、手镯、戒指、手笼、长圆裙以及用绣、补、镂、镶、滚等方式制造的高帮单勾凤头布鞋。如今,其他处所只能在戏台上看到这种穿着装扮,而在屯堡村寨却是日常生涯便装,,其艳服、婚丧和过节日艳服更有奇特的魅力。1993年挖掘的明“荒王”墓出土的随葬物品中的衣服、鞋子与现在的安顺屯堡妇女宽袖镶边大襟衣、绣花凤鞋在尺寸、名堂等方面几乎没有什么不同。屯堡妇女的衣饰,是一部活着的历史。
??再次,屯堡人的地戏原始粗犷,对战斗的反应栩栩如生,被誉为“戏剧活化石”。屯堡地戏,风行于屯堡村寨,是集地戏、祀、娱乐于一体的古老戏种。据《续修安顺府志》载:“黔中大众来自外省,当草莱开拓之后,,多习于安适,积之既久,武备渐废,太平岂能长保?识着忧之。于是乃有跳神之举,借以演习武事,不使陌生,含有寓兵于农之深意。迄今安顺境内,风行不衰。”屯堡人依村寨门前或寨中空地为戏台,以憨直拙朴、粗犷自然的露天演唱情势,用唱、念、做、打的艺术伎俩,表示《封神》、《楚汉相争》、《三国》、《薛刚反唐》、《精忠传》等中国古代忠义历史故事和神话传说。演员们额上戴以简炼夸大的“脸子”即木雕面具,身着长衫,背插小旗,腰系战裙,手持木制短刀长枪,唱着原弋阳腔,仅借一锣一鼓的击奏,在一人启口,众人接腔的伴唱下,以人物高低调换时空变换,借三、五步为万水千山,就竹鞭为金戈铁马,依桌椅象征高山要塞,在扬、开、合的撕杀、挡、架、翻、窜的搏斗中虚实联合,形神兼备,发生极具击鼓进兵、叫金收兵的古代战争气象,从而形成屯堡地戏特有的艺术魅力,曾在法国、西班牙、日本等国演出,引起轰动,登上国际大雅之堂。
??第四,屯堡人的传统食品种类繁多,从主食中的糍粑,,糕粑、包谷粑到副食中的腊肉、香肠、血豆腐、干盐菜、干豆鼓、糟辣子等,无不具有可以长期寄存和便于珍藏的特色,。屯堡人的饮食文化源于部队,在驯服与反驯服的猛烈抗衡中,活动是不可避免的,动荡的战斗生涯中有诸多不便,其中吃什么就成了一个伤头脑的问题,,他们把主菜通过盐制,烟熏火烤,,便于寄存和携带。这些食品是当年他们的祖先为适应战斗和迁徒的须要而特地制造的,一直传播到今天。现在屯堡人家家户户都有炕腊肉、血豆腐、香肠的习惯,是招街贵宾必不可少的菜肴。
??参观完毕,坐在一路颠簸的车上,心中感叹万千……
??缄默的天,缄默的地,共同谱写的是一首无言的长歌。
??读不懂的屯堡,闪烁着谜一般的魅力,我信任我会再来,再来读梦中的屯堡。
??壮哉,石头屯堡,美哉,屯堡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