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不用遗憾!
??爷爷21岁那一年就任新中国成立后槐芽镇第一镇长的时就已经是个“老干部”了,解放前随着与比他还年长的他的侄儿做地下党了,当时我那位大伯是某分区的地下党干部,加入过多次公民党与共产党的交锋。爷爷19岁时,七八支短枪架着临危不惧,一个人组织群众退却,,也终凭着自己的尽力成为第一任槐芽镇镇长。爷爷有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十八弟兄,他排行老六,至今还有七位老人健在,时常一起喝点小酒,打打花骨牌。
??在那条不长的街道上,陪着爷爷一路走过往,不时有人大声喊着爷爷的称谓打召唤,言语间有着尊重,姑妈说:“从前,你爷爷东街跺跺脚,,西街都要抖三抖呐!”
??53年时,土改,爷爷还只是24岁的年青小伙子,却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与当时到我们镇观察工作的陕西省第一书记李震生一见如故,老头子对爷爷极为赏识,问:“娃,跟我往西安吧?”只是,当时我的祖爷爷家教极严,受旧制思想频深,爷爷又是家中独子,奶奶是小脚,还有两个正嗷嗷待育的孩子,终在思虑后摇头与那锦绣前途失之交臂,60年后,,爷爷又10几次对我讲起了这个故事,一边有些遗憾,又认真地教导我:“做人得有自己的原则,你祖爷爷的家训不可忘,所以没有什么懊悔的。”??
??
??一生的守看

??爷爷娶奶奶那一年,爷爷21岁,奶奶18岁,爷爷做了40年的生意,人脉渊博、健谈又很威严,一生都像一棵大树一样顾全着这个家庭,器重传统思想的仁、义、孝、德、惠、礼、让。固然这些教导终极没有很胜利地发展下往,原因就是由于爷爷年青时过于威严和专断而让爸爸和大伯都很反水,,终极都没有达成爷爷心中所愿,直到奶奶逝世,中年丧母的父亲和大伯才真正意识到这个英武多年的老人也终于老了,孤单了!父子关系才渐日和解。
??以前小的时候有些怕爷爷的,在我印象中,在20岁之前,我都很少跟爷爷说过话。这十年,爷爷奶奶,话多起来了,性格也渐日的好起来了,就渐渐地爱好与爷爷聊天,听他说戏文,听他说古书,每次回家与爷爷说说我在外面的近况,给他解说他听不懂的名词与事情,爷爷也很少直接告知我应当怎么做,而是从戏文或是历史里让我清楚做人的道理。或是做人同等的“千里做官只为吃穿”,或是做事要脚踏实地,或是为人要拿得起放得下的“诸葛亮当年就是由于不理解以柔克刚,而被司马懿活活呕逝世!”而我总在碰到事情上想起来爷爷的话振作起来或是觉悟!
??这是我们爷孙俩的乐趣,也是我们能一起共享的天伦,从前奶奶在时,总是坐在一边给我们递上小吃食,或是偶而插上一句;或是表妹在时,我们由于一块糖,或是一碗粥,要抢个半天,打闹不休,爷爷奶奶总是笑着骂我们,又不是没有吃的,还要抢,但言语里粉饰不住的笑意。60多年的相扶持,到奶奶逝世前一年,爷爷聊天时跟我们讲:“只要我在,谁都不能欺辱你奶奶!”奶奶是街北史家的幼女,身材极弱,又是小脚,给爷爷做了一辈子的家庭主妇,,育有两子两女,还有一个孤儿,,典范的刀子嘴豆腐心,对亲友实在也是极为宽厚的。
??总在冬天夜里,奶奶怕冷,爷爷总要把最热的那一块让给奶奶,爷爷也总跟我们开玩笑说:“还说我厉害呢,我都得让着你奶奶,晚上她怕冷总挤着我睡,抢我的被子,我还不敢用劲拽!”这样60年的爱情就是在碗筷里,在儿女间,费心着大姑娘嫁了,小儿子又调皮了,直到儿女们都开枝散叶,他们都渐渐耳聋眼花。
??2008年5月8日晚10点半,奶奶因心脏病突发分开人世,一辈子只在祖爷爷离世时流过泪的爷爷一连几天都落泪不止,他不信任奶奶放下他一个人走了!我替爷爷擦着眼泪说:“奶奶去天上了,终于不再受苦了!爷爷,奶奶在天上要看着你好好过呢!”也是在那一天,我终于意识到,2007,2008,我挥霍两年的时光消极懈怠,甚至于想到自杀,在那一刻,我知道,我没有资历消极,没有资历懦弱,只有更好地活下去,,让天上的奶奶开心还有自豪!??
??
??让爱枝繁叶茂

??现在,我会微笑着陪爷爷聊天,听他讲了十几遍的故事,也很认真地回应他的讯问,,陪爷爷吃他爱吃的碗肉,喝两口酒,怕他多喝趁他不留神再偷偷地匀给自己点;晚间小小的火炉子上烧一小杯的开水,放进坨茶,火苗青亮青亮,滋着茶杯,随着火儿越来越旺,浓浓的茶香便溢了出来,一家人一边聊着天,一边爷爷用手帕扶着杯把倒出来一点点的茶汁来,很苦,说是提神,可我总在大年三十的夜里喝了一口又一口的,看过电视便倒头就睡!在北方没有讲求的工夫茶,随着爷爷的坨茶,我喝到现在,习惯了茶里苦而醇香的味道,淡淡的几片叶子,在水里翻卷着身躯,伸展着,,不若苦茶的人生!……少年的天真烂漫,,中年的稳健开朗,老人的平缓安祥……性命由破笋而拔节而枝繁叶茂!
??当我在街上给爷爷买他爱吃的零食时,当在手机店里请求店员给我拿声音最大,字最大号的手机时,我终意识到,我长大了,是爷爷的守护星了,这晚来的天伦之乐,还有爷爷渐去的岁月,我能做的就是好好地维护他们,让自己幸福也让他们幸福!
??朴实的日子里颤着协调的弦音,单调的岁月中淌着厚重的意蕴,平缓流淌的院子里滋生出爱这样弥足宝贵的东西,散步街头,我也经常站在长啸的车流涌动中感到自己流淌在血液里的家的情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