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最后一季花开。
  一春的梦,泊在暗夜里蝠翼游荡。你施施而来,,满眼幽怜,捧我于掌,心隐隐疼痛。天涯相逢,何必相惜?
  案前,结伴电脑书籍笔墨纸砚。现代将古典,理智且性格,应我梦里的景。真怕桃源终回黄粱。
  明明闻声茎脉拔节的声音,不敢信任:曾经的萎靡只为等候,,只为与一个人的知遇重生。抛却蓊郁,艳丽,穿越传说谣言,静静看你,,每孔汗泉,散着你孩童般纯挚的微笑。
  略瘦温湿的指心,轻抹往心伤的痕。幕屏,映着绰约的姿容,是我么?
  浇注的明水透着童心,。默对。你在读我的阅历我亦在走你的沧桑?天涯相逢,,何必相知?
  红楼御苑,一株绛紫仙草,垂泪,咳血,恍惚,试探,焚诗,生与逝世,只为一块补天遗石,。石呢?化解尘缘,云游四方。难道尘世一遭也是一场幻游太虚梦境?!
  多情的仲春,略冷的空气里漫溢红玫瑰与巧克力的暗昧。嚼俄罗斯的粗犷,我看到你的眼盛满甜美和迷蒙。她的笑比玫瑰花蕴藉。
  那个诗意的女子是谁?她俯首闻我体香的样子竟如此极致,。心底暗涌亲近她的激动。只是那么一点点,而我的尽力和她的呼吸好像前生后代,。一如你我。
  我是花,不是花神。不食烟火,怎能走进你的心?我想做她一样的女子。可苍生弄人!
  她的声音清而柔,象秋水,,超脱,轻灵,含着笑弯淌着雾样的心事,有人说她是无忧的天使,可我偏偏能从她的笑里听出滴泪的灼痛!我有些爱上这个心重体盈的女子。竟如偶得思慕已久的典籍一样迫不及待的想翻读她!
  不是每一个女子都是一部耐品的书!不是每部经典都躲在你的书柜里。
  可我在你的案前碰到她,这是谁的荣幸?
  我的心瓣一点一点坚韧的疼痛的打开,在你和她朗柔的笑声里,为谁绽放――为你?为她?还是为这个季节落寞暗恋的自己?花开喧嚣欢众人,晨光才晓泪湿衣,
  我是我自己的孩子!
  一朵一朵,马兰紫的明亮引来如蝶的男女,你说你没有玫瑰,送她一朵我,她笑笑,又俯下身子,我闻到似曾相识的淡淡的体香,“送她于我吧,我会象爱我一样爱她”。她轻轻的说。
  你也笑,看得出,略带委曲――拿往吧。一刺透心的莞尔,香格里拉的云一般,她雅致的悠悠而往。故事停止!她和我一样懂你的心。躲进电脑里残暴的自慰!
  樱花烂漫的一天,苍老腻油的五指领走我,他说他经不起年老哀怜的祈求!我的泪不为谣言而流!
  一春的梦,醉了,醒了,碎了。玻璃门后她的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