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好不带任何功利性、目标性的到一个处所去玩儿,像一个精灵,去看每一张从我的眼前划过的脸,去抚摩每一棵皲裂的树,去悟谙每一道律动的景致。无忧无虑的蹦跳在生疏的土地上,感受别样的阳光雨露,一个人到来,一个人离去。
??熟习一所城市的最好方式是走路,当你用视觉与脚步往丈量这所城市的角角落落时,这个城市已经成为你怀中的新娘;而权衡一个城市文化底蕴的一个主要尺度,我以为是这个城市的旧书市场,尽管有的城市这样的市场已经被差未几全协调完了。
??但过去,,几乎每一个城市,在自己的角落里都会留有大批的痕迹,它们可能是以数个旧书摊的情势显现的,不同的变换着地点,与城管做着猫与老鼠的游戏;也可能是专业的旧书店,这样最好,由于它固定,存书多,便于查找。
??一九九六年秋夏之际,纯洁就是玩儿,一个人来到了桂林,住到了一个叫做“桂星酒店”的处所,这一呆就是十几天,我曾有一个本子纪录了那十几天的事情,惋惜的是,一时找不着了。我这人也是选择性的失忆,比如,桂林市内的景致开发出来的全体看完了,真正留下印象的却没有多少,独秀峰让我觉得了震动,是由于它果真很独秀,一座兀峰平地拔起,往上攀爬的台阶也很陡,到了上面给你的感到真的使你很“独秀”,但这些漂亮映像留下的记忆,远远没有另一个场景留给我的震动更强烈:
??在桂林市百货大楼旁边的一个街道上,一个脏兮兮、一动不动的裸身的女丐躺在那里,她蓬头垢面,下身有好几个部位都在溃烂,苍蝇在叮咬。四周的很多人都在熟视无睹的走过,没有任何人驻足停留,;而我远远的、远远的,在路的另一面停下了,凝视了足足有五分钟,直到确信她还活着。
??正是这样一个强烈的视觉冲击,让我与桂林这个漂亮的城市有了一个更增强烈的对照,所以回来后,再也写不出任何作文,我拍摄的那些漂亮的图片,看过一次后就放到了一边,甚至没有把它们装进影集,现在也不知道把它们放到哪里往了。我记得很清晰,当是为了搞到好的后果,我甚至带了两个相机,一个彩卷,一个黑白;现在这一切已是过眼云烟、恍如梦中,今朝不知昨晨事了。
??我天天凌晨出去,晚上回来,,累了就休息一会儿,就这样用脚步丈量着这个城市,用视觉去冲击着这座城市,见到了大名鼎鼎的荔浦芋头、沙田柚、罗汉果,尤其是那些铁木菜板牢固不说,而且还很奇特,一刀下去一条刀痕,当你把刀拔出来不久,刀痕就会主动愈合,摊贩的表演给我这个北方汉子搞的一眨眼一眨眼的,
??终于,在一个小街道、一个很不显眼的招牌处,一个很小的旧书店显现在我的眼前,这是我在桂林发明的惟逐一个旧书店,而在里面的收获却至今令我津津乐道。
??书店里面也很小,,不到二十个平方的样子,非常的拥挤,进往后你可以自由的看,自己寻找,没有人管你,没有时光限制。书架上甚至没有任何标签,不是按类型摆放的,而是全体混放,真正的旧书杂货展。一个人假设没有足够的耐烦、没有对书籍极真个酷爱,就无法在这种环境下呆上一小时的,由于搞不好一会儿就会使你头昏脑胀。
??我在里面呆了三个小时,在一个极不显眼的处所,发明了一个破旧的粉红色硬壳书,封面、封底都没有字,应当还遗失了一层外壳,在侧面分三行有九个金色小字:《唐诗六百种提要》。好家伙!我早知道社科所孙琴安的这部著作,,只是吾生也晚,没有遇上那个出版的时期。打开看出版时光是1987年9月第1版,一共印了5420册。这本书直到现在我也没有见到它的修订本,孙氏把自唐至清的唐诗选本六百余种按序排列,有摘录,有注释,有圈点,有评注,非常具体的集在了一处,查阅起来非常的便利,给我以后对唐诗选本的认识以很大辅助。
??还找到了85年出版的陆侃如先生的遗著,煌煌两大册、80万言的《中古文学系年》,这套书更是了不得!这位老先生为了这部书用了10年时光(1937-1947),,解放后又对原稿不停的修正、弥补,直到他1978年12月1日逝世,仍没有出版、仍在完美,。这本书被这位教授写了40年呀!它里面有多大的含金量,就不用阐明了。这部书“以年为纲,以人为目,上自公元前53年扬雄生,下迄公元340年卢谌逝世,共收录中古时代152位作家,具体考证了他们的生平业绩、著作篇目及著作年代。”他在这本书中征引书籍数百种,材料极为丰盛,实在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工具书。
??更加有趣的是还在这里发明了陆侃如及其伉俪冯沅君合著的《中国诗史》(下),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上、中)了,这是个83年本,是竖排繁体。当时冯沅君与陈衡哲、冰心、庐隐在文学上并称四大才女,,其与陆氏之联合更是被成为珠联璧合。而这部诗史,是她们两人苦心经营的成果,在中国近代,这样的佳话并不是很多。
??我找到了十几本我以为很有价值的书,然后把它们背回酒店。无论走多远,除非万不得已――书太多了。我从不邮送,怕的是万一丧失,我都是背回去,背到家,,一个真正爱书的人,是不会给自己已经得手的书籍留下任何遗憾的。
??
??2008年9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