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几何时,我企盼抬头看见的是大唐的明月,,身处于盛世之中。
  注视着你那茉莉飘香的脸,,引起我对你的无穷想念,
  天之涯,只有你的爱是完善无暇。
  春雨绵延,其贵如油;夏雨瓢泼,畅快淋漓,;冬雨飘洒,不愠不火。
  此时,我盼望老天来场秋雨,由于赖上秋雨,
  秋雨总让人觉得些许忧愁,缠绵悱恻,表面上却于芸芸众生中波涛不惊。秋雨朦胧,一如舒婷的《致橡树》。
  这是孟秋以来的第一场雨,淅淅沥沥的洒在窗外,看不见那远处的山峦,好像这是场刻意的部署。
  自古逢秋多是非,大方忧愁两相随,。有刘禹锡“自古逢秋悲寂廖,我言秋日胜春朝”那样的豪放,;有范仲淹“塞下秋来景致异,衡阳雁落无留心”那样的凄凉;有李煜“孤寂梧桐深院,销清秋”那样的悲凉,而秋瑾的“秋风秋雨愁煞人”却将这种“愁思”推向了另一种境界。
  秋雨来的正是时候。
  此时的我与这场秋雨来了场漂亮的相逢。
  穿越热忱的塔什干大沙漠,来到端木蕻良笔下那漂亮的科尔沁大草原,你可以纵情地领略大漠的激情胜慨,大草原的浓郁的民族风情。无论走过多少荒芜与喧嚣,我心终究憧憬那片纯净、湛蓝的天空。
  秋雨不停地下着,在窗外织成了一幅晶莹的珠帘。
  此时的天气是暗沉沉的,让我想起了故乡古老的老屋,想到老屋里缠满着蛛丝网的屋顶。此刻,故乡老屋的上空也正飘着雨。那天上灰色的云片,就像屋顶上剥落的瓦片,。在这古旧屋顶的覆盖下,一切都显得是那样异常的烦闷。只有正楼那两扇厚重的木门背上灰黄斑驳的花纹,跟烦闷的天空远远相应。厚重的木门在昏沉的视线中显得古老而神秘,,我无从得知它记录了多少过往的繁荣与沧桑,但我知道要正确地推开它实所不易。
  秋天是一位多情的才子,把想念的雨滴撒向人间,
  秋雨是肃杀的。它往往能勾起人们心头的无尽想念,叫人冒着秋风秋雨带着想念走过驿路断桥,然后在古道中肝肠寸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