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开过故乡的人们多少都能领会到李白的诗句:“举头看明月,,低头思家乡”的意境。
  记得那年我要到阔别故乡巴东的恩施高中读书,夜里冲动得睡不着觉,脑海里向往着新学校的漂亮,恨不得插翅飞往就好,。等得到了学校,当我看到学校四周蔓延长展的馒头小山,学校山脚下涓涓而往的龙洞小河溪流,我还真有点不习惯。我不由自主地会拿眼前的“秀美景致”与故乡的“巍峨磅礴”作比拟,我想起了象父亲般沉稳护卫着巴东山城的金子山,;想起了象母亲乳液豢养我长大的长江水,于是我开端领略什么叫“思乡”,慢慢地我才发明储藏在我心坎深处的乡情竟是那么的固执。
  进夜家乡的一幅幅画境便如蒙太奇镜头一样展示在我的脑海里:巴山夜雨、凤山夕照、彩渡小船、灵洞仙泉、鹿洞晴云、西壤渔火、烟寺晓钟、古亭秋色,这些都是和我们朝夕相伴的故乡自然风物呀!回忆地处三峡的巴东风情,想起自己曾经最为观赏的秀气俊逸的格子河景致,壮伟奇尽的长江三峡中巴峡风光,就这样我好像又躺在了妈妈的摇篮里,心情舒旷美梦绵绵。
  故乡是美的,宋朝大诗人陆游游三峡曾有诗句写到:“从今诗在巴东县,,不属灞桥风雨中。”你看,前人篇章中有“蜀水飞来,直泄五千里。车似流星盘山过,船如穿梭织江水”,好一幅水陆繁忙运输忙碌的峡江画境。
  又听有人立于山峰画下巴东山城气象并吟唱道:“蒙蒙两山相对答,寥寥冷星东北撒,,层层楼阁映江水,巴山疑是金银峡。”这就是我如花似诗的故乡哟!
  一晃三十年,我已是年过中年,移居都市,,可那对故乡的眷念,却时时让我沉醉,难怪人们说:最深家乡情啊!
  
  乘船逆江而上去往巫峡神女峰观景,其间风光无穷,而此处巫峡险奇又算是三峡之最。
  巫峡全长四十二公里,其中一半在巴东境内,自古颂峡诗句颇多,梁元帝一曲《折杨柳》不知引发多少巫峡梦,你听“山似莲花艳,流如明月光”。唐朝诗人杨炯《巫峡》一诗中有“美人何在?灵芝自有芳”。这句诗歌如烟如霞,令人思绪飞扬,
  又有唐朝诗人皇甫冉《巫山高》一诗这样吟道:“巫峡见巴东,迢迢出半空。云躲神女馆,雨到楚王宫,,朝暮泉声落,冷暄树色同。清猿不少叫,偏在九霄中。”诗人的想象把我们引到了飘渺清奇的画境中。此情此景是在半空云中,,还是楚王华宫?你听清猿冷暄,泉声不断,仿佛人间陶公桃源,是耶?非耶?于是人们便在朦胧的画意中诗情中心旷神怡,飞思流盼!
  读了这些诗歌,,好像你不往古道巫峡游一游,体验那人间天上云雾霞虹的美好心情,实在是人生一大憾事!
  “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的今天,绿水如玉、清歌高扬乘船游境,好不一幅山川美图,沉浸在这天成图画美景中,你能不沉醉吗?